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2020-07-28 09:30阅读: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形”),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辽契丹国宫廷藏契丹人手绘,契丹文题跋《图说契丹社会生活组画》译释考,七、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
这又是一幅将引起中国历史界、科技界“唐山大地震”般“地震”的“契丹棉纺织技术展示图”(见图1-10、)。它在公元992年用感情细腻的细节描绘,准确科学的理性构图,动静和谐的人物设计,把300年后宋末人黄道婆才掌握的““捍(搅车,即轧棉机)、弹(弹棉弓)、纺(纺车)、织(织机)之具和“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等织造技术。”完全整套地展现出来,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千古奇闻”。
画,笔者亲自上手鉴定,无论从画纸(契丹独有的绢胶托裱宫廷画纸)、矿物颜料、用墨浓淡、独特的与中原文人画大相径庭的“契丹平铺画法”,以及流畅工整,圆润雍容的契丹小字楷书和内容。无一不具有不容亵渎、不会被摹仿的天生魂魄。画是真品,没有丝毫可以据以质疑的暇疵。
画中五位棉花纺织工匠熟练地掌握自己手中的生产设备,严肃认真地工作着。左下那位褐衣绿裙的女工,应是第一道工序:轧花。就是把棉花絮经过轧车将棉花的种子去掉。她操作的应是一台“脚踏手送式轧花机”(见图567、);左中那位着绿色袍服的男子,从他那一弯弹弓、一张磨盘、一个弹花棰和一条牵纱篾来看,他这里是第二道工序:禅花。就是把去籽后的棉花,用弹花锤击打弓弦,将棉纤维弹松,以便纺纱织布。他那弹花之弓己近五尺,应是当时效率最高的弹花巨弓(见图789、)
中间面对纺车的蓝衣红裙女子,应是第三道工序:纺纱。就是把弹松的棉花纤准按不同需要,通过纺车纺成不同规格、直径的棉纱,供织布使用。请注意,她操作的这架纺车可不是一般的手摇纺车,而是一架脚踏式太纺车(见图14、);右下那位着绿衣绿裙操作大型织布机的女子,应是第四道工序:织布。就是纺好的棉纱通过织机加工成(见图567、);各式各样的棉布。她操作的织机已和元明的织机无什么差别,都是脚踏板为动力的有梭织机(见图134、);右1坐毛毡着粉色袍服的男匠人显然是个技术领头人,他操作的“踞腰织机”,是纺织“提花”、“刻丝”、“色图织”的专用织机。说明此时契丹的棉纺织业已全面掌握了先进的“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等织造技术(见图123、)
棉花和棉纺技木是辽太祖天赞三年(924年)西征时,和西瓜等一起自高昌回鹘引进。新疆棉花种植始于秦汉之际,到唐末棉纺织技术已非常先进。进入契丹后,经契丹人根据本地气候土地特点,几十年地不断改良和革新。至辽景宗时期棉花产量质量已大幅度提高。棉、毛、丝为代表的纺织业蓬勃兴起,契丹人的服装服饰随之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契丹纺织业的发展,摧生了本文译释的《棉花织造图》的诞生。
本画首尾间有契丹小字题跋,总计29字。其中“画名”4字;“跋语”16字;“纪年款”9字。经汉译,其译文分别如次:“画名”:“棉花织造”(音译“宾幼为形”)(见图12、);“跋语”:“补、日(天)、逸、史,如、今、尚、传。户、百、东、渡,书、春、更、近。” (见图789、);“纪年款”“壬、庚、辰、午、月、一、五、年、日” (见图789、)。由于心不在焉,多写了一个干支,年月日写成了乱码。经查核,辽统和年间,只有壬辰年,而无壬午年、庚辰年、庚午年。故“纪年款”正确译文应为“壬辰年(统和十年,992年)五月一日。”
“跋语”白话文意思为“女娲补天的传说,如今还在流传。(太祖时)百户棉农东迁契丹,这件给契丹带来温暖如春般冬季的乐事更近。”题跋者内心充满了对太祖西征的景仰和艳羡。
小文至此,本应结笔。可是因为画中所涉棉纺工具与300年后南宋未人黄道婆所“发明”的棉纺工具极其相似,这就牵扯到一个知识产权问题,谁是这些棉纺工具的真正发明人?是契丹人,还是黄道婆?!让事实来评判吧!
黄道婆,宋末元初人。据说姓黄,无有名字。道婆,是因其长期在道观中生活,人们对她的尊称。元代陶宗仪(1325-1407?)《南村辍耕录》及王逢(1319-1388)《黄道婆祠并序》中都曾极为简略地记叙了黄道婆的生平。陶宗仪对其来历的记载仅是:国初时,有一妪名黄道婆者,自崖州来,并未言及她究竟是哪里人,也没解释她为何要从海南来到上海;王逢则明确说:黄道婆,松之乌泥泾人,少沦落崖州。元贞间(1295-1297),始遇海舶以归。虽稍解了上述两点疑问,但也没有说明她怎么会沦落崖州,又是从哪里学到棉纺织技术的?
经笔者多日揣摩以及当代“黄道婆研究”专家的提醒,感到“道婆”之称,才是破解“少沦落崖州”,“老来归松之”,“中间空白无只字”尴尬疑问的钥匙。“道”者,此处专指信奉道教之人。有学者认为,宋元时代浙闽广农村盛行一种从摩尼教发展的民间秘密宗教“明教”,它混道教、佛教为一体,尊汉张角为教祖,称摩尼为光明之神,提倡素食、戒酒、裸葬的民间宗教。“婆”者,乃是明教中负责为人家诵经做法事的妇女。黄道婆称“道婆”,可能是崖州某摩尼道观中专职执事。
“摩尼教”,又称“日月神教”、“明教”,曾为辽契丹国教三百余年。1125年,辽亡后。大批辽人乘船逃亡至浙闽广一带,带去了“明教”,建立了许多“明教寺观”,也带去了许多先进的农业、手工业、轻工业生产技术。与本文类似之“契丹棉纺织技术展示图”亦应在这些明教徒携带之列,以陪伴身边聊解思乡之苦痛。
小小年纪即被贩卖崖州的黄姑娘,有幸成为了一座“明教”道观的“道姑”。诵经作法事之余,黄道姑对观内收藏的辽人绘画产生了兴趣。听着历代传人绘声绘色的描述,画上的物件仿佛都变成了立体的可摸可碰有生命般的活物。它们向黄道姑倾诉自己的经历,展示自己的能力,披露自已的不足。黄道姑和它们成了良师益友,她把每件器物都深深地印在了心里。随时准备让它们出来的为百姓谋福祉。
当时在崖州,居住和生活着许多从中原及北地迁来的各族移民。因此,“黄道姑”在崖州除宣传“明教”外,更多的是向当时棉纺织技术处于优先地位的福建移民学习,当然也吸收了辽和黎族当地的一些先进技术。一晃30多年过去,“黄道姑”成了两鬓斑白的“黄道婆”。她精通纺织技艺,会制作各种棉纺工具。她的信徒成千上万。正当她准备把自己的技艺献给当地百姓之际,一场大变故击碎了她的美好愿望,迫使她不得不离开养育她近四十载的崖州,踏止返回故乡松之之路。
元世祖至元二十八至三十一年(12911294年)海南岛统治当局对黎族起义进行大规模军事镇压,连续用兵3年,占领黎峒600、户口23827户;之后,设立“黎兵万户府”和“屯田万户府”,任用黎族峒首世袭职,管辖当地军事和民政。因“黄道婆”信众参与了起义,她因此受到牵连,不得不乘船遁迹。
1296年“黄道婆”回到故乡松江府乌泥泾(今上海龙华镇),以织售“乌泥泾被”为生。同时,教人制棉,传授和推广“捍(搅车,即轧棉机)、弹(弹棉弓)、纺(纺车)、织(织机)之具和“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等织造技术。她所织的被褥巾带,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粲然若写”。由于乌泥泾和松江一带人民迅速掌握了先进的织造技术,一时“乌泥泾被不胫而走,广传于大江南北”。当时的太仓、上海等县都加以仿效。棉纺织品五光十色,呈现了空前盛况。黄道婆去世以后,松江府曾成为全国最大的棉纺织中心。松江布有“衣被天下”的美称。1330年卒。松江人民感念她的恩德,在顺帝至元二年(1336),为她立祠,岁时享祀。
黄道婆”事迹可知她是个汇纳百川的发明家、革新家,她发明的棉纺器具,的确和契丹发明神似,两者有明显的千丝万缕的承续关系。但绝无丝毫的抄袭剽窃意图,而且“黄道婆”之具,有创新有发展,更适合中原的环境和条件。所以“黄道婆”和契丹工匠一样伟大,都是中国棉纺织业的创新家。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7.27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