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学的区块化研究

2020-06-01 11:22阅读:
命理学的研究大致分为三个区块:
一、命局。
这方面的研究自然派遥遥领先, 可以说前无古人。比如说命理的特殊结构,基本属于这个区块,同时也跨越到第二区块。
我在命理文章中,连篇累牍的讲命局,从各个角度讲,把不同的命局具体分分解成很多特殊结构和普通结构,并进行了多方位的分析,凡是命理基础知识足够扎实的人,都能由此买进命理学的大门。
二、大运。
传统命理中所说的一些规则,基本只适用于这一块。当然很多内容都有待商榷。
所有的生克制化规则都是用于这一块,冲合刑穿也是如此。不过传统命理中很少讲冲合刑穿的意义,因此很多人在这一块都是空白。我在这一块也没少讲,只是没有明确的点明而已,如果你懂命理,那么我做的已经足够了。
三、流年。
流年的断法是最为复杂,所用的技术也是最为零碎的。所谓盲人秘传的技术,重点就在这一区块。小段在打出盲派旗号之前,他的盲人老师曾经对他讲:要看命中有没有。可惜小段始终没有理解这句话。在和我闹翻之前,我也经常去他的博客转转,看过他对这句话的解释,理解完全错误。那位盲人说这句话的意思,完全是在讲怎么断流年。在这里我可以给出更进一步的口诀:命中无生不论生。这是我自己领悟出来的口诀,就不深讲了,毕竟内外有别。
流年的第一重作用,就是对大运的抑扬作用,领悟到了这一点,就基本达到了职业操作的水准。
其次才论流年与命局的作用关系。这就属于精细操作了。我知道有一种技术思路,可以完全依据流年而断,可谓殊途同归。
小段曾经讲过,流年冲库为开库,大运冲库为冲毁。这种说法是
完全错误的,他所公布的盲人案例中可以证实他的理解错误,我不知道除了我,还有谁注意到了这一点。大家在论冲刑的时候,要多注意库中所藏之物,这就是我的思路。
为什么我总是提起小段呢?因为我认为在所有命理研究者中,他是比较有灵性的一位,他往往有不过的想法,但是总是半途而废,没有研究透彻,最终彻底放弃,这种狗熊掰棒子的研究方式,我不提倡。例如他所提出的做功概念,我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的表述不准确,用词不妥,因此成为了别人的笑柄(笑话他的人当然 也是因为不明其意)。对于很多学理工的人,国语这一块都是短板。
对于流年的研究,是每个研究者毕生的作业。这需要大量的案例堆砌。因此职业命理师始终会走在前列。
PS:过去江湖有个千门,有很多分支,其中的一支也为人算命。这些人在命理学方面基本属于外行,但是对人心理的研究相当 透彻,有一套察言观色的秘诀。可惜千门的传承已经流传了下来,社会上对于命理学的偏见,基本是源于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我曾在一些视频中看到这些人在电视节目中公开发表观点。
谈这些题外话,只是给大家提个醒、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