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公然敲诈当朝宰相的宋初名将

2017-05-09 07:29阅读:
北宋开国功臣,大将王彦升是个职业军人,先后效力于五个朝代,即后唐、后晋、后汉、后周,最后才修得正果,跟随太祖赵匡胤,是“陈桥兵变”的重要参与者,拥戴太祖成功登基,是北宋初期炙手可热的武将之一。然王彦升这一生却始终未获太祖重用,既未成为独霸一方的藩镇大员,也未在朝廷封侯授印,一辈子都是个二流角色,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王彦升因擅长击剑,大号又叫王剑儿,生性残忍好杀,且又膂力过人,从他先后从事多个末落王朝来看,这个人做事没有底线,深懂投机钻营,又因没有政治腹心,泥腿子大老粗一个,凭借的仅仅是勇猛迅捷,杀人不眨眼的果敢,所以很容易就能获得新主子器重,反正,任何时候都少不了这样的战争机器,为有想法的政治家攻城略地,充当打手和急先锋,所以王彦生此前一直都混得很好,自个儿也很满足。
敢公然敲诈当朝宰相的宋初名将
无论是在后晋还是后周,主子爷是少帝石重贵或者世宗柴荣,王彦升都是最能打的几个勇士之一,击北汉,破南唐,阵前斩将,阵中杀人,威震天下。就是有一条,千万别让他杀红了眼,否则王彦升就是一个杀人魔王,他曾经在对南唐一战中,斩首两千人,杀得唐军瞧见他就胆寒,这么一个大杀器,可想而知赵匡胤得到后该是多么欣喜,当然,王彦升最初的表现也是令赵匡胤满意的。
据《王文正笔录》载,太祖赵匡胤在陈桥发动军事政变后,率领叛乱份子耀武扬威回到下榻之处,马上下令让时任后周宰相的范质等人前来进见,这范质带着一群峨冠博带文质彬彬的文官慌忙赶来,虽然知道出了大事了,但酸儒们叽叽喳喳尚议论不休,太祖脸本来就黑,此刻更黑,再看赵匡胤身后之人,铁塔一样执剑而立,此人正是王彦升。王剑儿按剑喝斥,要死要活,你们看着办?范质等人见事已至此,马上黑压压下跪一片,自此君臣之礼既定。
赵匡胤凭借的正是王彦升杀人不眨眼的魔性,后周大臣们的见风使舵也正是缘于屠刀下的威逼,至此王彦升可说是立下了新朝初定的首功一件。接下来,赵匡胤要仰仗王彦升的地方很多,可是王彦升却把太祖交待的一件重要差使办砸了。虽然太祖取得了军事主动权,政变俨然成功,但是汴梁城中仍然有少数忠于后周的军事将领,太祖密派王彦升率部以军事恫吓
相威逼,临行前再三嘱咐,不可滥杀无辜,需秋毫无犯方能降服人心,可是王彦升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没把太祖的话放在心上。
王彦升率部回到京师后,忠于后周的原皇家警卫军团副总指挥韩通准备召集禁军,为后周孤儿寡母找个说法,凭什么就夺了人家江山,这不摆明了欺负人吗?就在韩通奔向军营的途中,偶遇王彦升的骑兵队伍,韩通见势不妙赶紧往家里跑,王彦升仗剑紧追不舍,追到韩通家里后,不问青红皂白,指挥手下将韩通一家老少一个不剩杀了个净光,这下杀人魔王王彦升祸闯大了。
太祖听闻这件事后,鼻子都气歪了。莽夫、笨蛋,蠢货,太祖实在不知道该找怎样的词来形容王彦升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天下初定,最怕的就是荼毒生灵,令新朝旧臣人心惶惶,更怕由此而激发兵变,谁知道暗地里有多少人还想再搞一个陈桥兵变呢?本来一个温情脉脉的新朝,怎么就让王彦升弄成了一个血流成河,令人胆颤心惊,朝不保夕的白色恐怖时期呢?
王彦升所杀的这个韩通可不是无名之辈,而是战功赫赫的后周朝一代名将,韩通又叫韩瞠眼,估计是个大眼将军,其在后周朝屡立奇功,多次收复中原沦丧土地,曾经大败北汉契丹联军,是让辽人闻风丧胆的一员战将。此人也是太祖意欲收复为我所用之人,可是却让王彦升搞砸了,更严重的是后周将领大多唇亡齿寒,忿忿不平。太祖咬牙切齿痛恨之余,恨不能手刃了始作俑者,只是现在还不是卸磨杀驴的时候,太祖忍下了。
敢公然敲诈当朝宰相的宋初名将
虽然王彦升公然违抗军令,滥杀无辜,但因非常时期需要笼络人心,太祖并未降罪于王彦升,而是仍然任命王彦升为恩州团练使,铁骑厢都指挥使,但多少心里对这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知蛮干的武将充满了失望。接下来,身为武将的王彦升又干了一件更加不靠谱的事情。就在这年四月,担任京城巡检的王彦升,一天晚上,竟然带领士兵叩开了宰相王溥的私宅,公然暗示索取贿赂,原话是这么说的,“王公啊,你看哥几个这么辛苦,实在又累又困,能否赏赐点酒食?”王溥装糊涂,只是置酒款待,王彦升酒足饭饱之后,竟然公开索要白金千两“辛苦费”扬长而去。
第二天,王溥一早上朝,将王彦升公然索贿情况密奏太祖,那话里隐藏的辛酸和委屈,让太祖怒从心头起。我王溥虽然是前朝旧臣,但怎么说也是陛下亲自任命的宰相,为百官之先,这是何等尊崇的地位,可是陛下你手下一个武夫居然就敢如此非礼,这事不是打我的脸,而是打陛下你的脸啊。太祖最怕的就是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武将,特别是仗着曾经拥戴之功而为非作歹,无法无天,这要是再不约束,哪天还会再捅更大的娄子。太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王彦升被外放唐州团练使,一脚被太祖踢到下面去了,落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宋史》载,王彦升这一下去,可就再没有回到中枢朝廷,不过这也倒好,反而成全了这位粗鄙好战,杀人如麻的名将不俗的历史战绩,王彦升与李汉超、郭进、李继勋等北宋开国名将一起镇守西北边境,这一批人都是能征惯战、骁勇异常的将才。此后,北宋开国二十年西北无战事,使太祖能够集中精力进行中央集权制改革,为文官专政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当然,武人的春天也即将谢幕,文强武弱的北宋政治局面自此拉开序幕。
史载,王彦升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他在驻守西北边境时,仍然以惯用的残忍好杀手段慑服党项人,他在镇守原州时,对待每次擒获的犯法的党项人时都很残酷。王彦升经常聚集属僚宴饮,没有下酒菜怎么办?好办,将擒获的党项人押上来,他亲自用刀割下这些人的耳朵,以此佐酒。犯人常常血流满地,却动也不敢动,谁知道他是不是还要割鼻子,剜心剜肺?王彦升先后生吃人耳数百,吓得党项人闻风逃窜,不复骚扰边境。
太祖对这么一个二货猛将又爱又恨,开宝七年,即公元974年,太祖得知王彦升患了重病,恻隐之心顿生,下诏令王彦升回京养病,可惜王彦升在回归途中不幸因病医治无效死亡,享年五十八岁。王彦升至死,都没能像曹彬、潘美等人一样做为独挡一面的统军大将征讨四方,当然也没能得到美谥,也没有像高怀德、李继勋、王审琦等太祖昔日的老部下一样得到节度使这样的实职,究其原因,怪不得别人,得怪自己。
一是王彦升行为举止粗俗,武人吃了没文化的亏;二是胆大包天,什么事都敢犯,浑不吝一个;三是其作用只是一把带刀的侍卫,吓唬敌酋管用,治国理政一事无成;更重要的是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太祖不能原谅他滥杀大将,他因擅杀韩通,终身不授节铖,太祖是以此为戒,垂训其他将领,因此注定王彦升终生未获重用。隔壁老王的一生,是死不瞑目的一生,但从老王身上,依稀可以看到太祖的用人之道,也算是知人善用了,值得称道。
文:老蔡的菜园子
敢公然敲诈当朝宰相的宋初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