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御史唐介:杀头不怕,还怕贬吗?

2017-10-12 08:14阅读:
“去国一身轻似叶,高名千古重如山,并游英俊颜何厚,未死奸谀骨已寒”。这是北宋大臣、词人李师中称赞唐介的一首诗。唐介,仁宗朝著名谏臣,名如其人,狷介耿直,与同朝为官的包拯一样清正廉洁,刚直不阿。唐介以直名震天下,被朝臣称之为“真御史。”
唐介这个人,无论是做县令,还是官至御史中丞,都是一样秉公执法,不避权贵,他的眼里时刻容不得沙子,总是在弹弹弹,纠弹贪赃枉法大臣,甚至对位高权重者的道德瑕疵一样绝不放过。李师中所写的这首诗,就是源于唐介对名臣文彦博的紧追不放,文潞公曾经购置蜀灯笼锦献媚于后宫张贵妃,以期邀宠,却事有不密,被台谏集中攻击,首发难者即唐介,后来宋仁宗觉得唐介小题大做,一个是自己宠爱的贵妃,一个是当朝大佬,唐介你莫非因之邀名?于是干脆将唐介贬谪岭外了事,李师中赋此诗兼为唐介抱打不平。
真御史唐介:杀头不怕,还怕贬吗?
唐介早有贤名,幼年随父,可惜做了个小官的父亲早死,唐父想来官声不错,乡邻眼看唐家生活贫困,就集资了一笔钱,可是小唐介却敬谢不敏,分文不取,和母亲相依为命,直到中了进士。唐介初出茅庐,在做平江县令时,就做出了一件耸动朝野的大事。平江县有一李姓土豪,平生吝啬,县吏们敲竹杠,打秋风,他坐视无睹,结果惹怒了这帮污吏,被人下套杀了人,岳州太守是个糊涂官,听信了手下谗言,李土豪虽然吝财,但也知道此事有关生死,因此重刑之下,坚不吐口。
唐介上任后,总觉得此事蹊跷,通过他的仔细勘查和审理,越发觉得证据不足,杀人案难以成立。太守大怒,你一个新人怎能推翻先前结论?请求朝廷派遣司法官员进行复审,因事关当地官员,在唐介的坚持下,此案涉及的被告和证人被转移,并异地审理,此案在宋代已经采取了异地审案制度,避免地方保护主义干扰,宋代司法制度的完善和超前令人惊异,复审后结论果然同唐介一致,太守被免官,害人者被一网打尽,李土豪无罪释放。
唐介在做御史前一直在基层为官,难得的是他不唯上而唯实,甚至多次顶撞上司,事后证明他都做对了,比如在做任丘县令时,境内洪涝灾害,危害民田,宦官杨敏中建议划出十一个村子蓄水,唐介却反其道而行,筑堤拦水,疏浚泄洪,水患遂平
,为当地民众保住了家园。另有一次,他的上司要他高价出售库存绸绢,唐介觉得不可与民争利,更不能发不义之财,于是留牒不发,拒不执行,还将此事上报朝廷,使他的上司收回了成命。
因政绩显著,唐介被调任为御史里正,后转任侍御史,这个职位成全了唐介历史上的真御史美名。当时仁宗虽然节俭,可是对于自己宠爱的贵妃则比较纵容,于是皇宫奢靡之风渐行,贵妃出行要乘坐豪车,宋代限量版兰博基尼即龙凤车,车上装饰着无数金玉宝贝,唐介看不过眼了,一再严谏,最终迫使仁宗一把火烧毁了豪车。
张贵妃的伯父张尧佐无才无德,可是仰仗侄女被仁宗宠爱,不仅大肆揽权,还要分封膏腴之地,仁宗捱不过面子,就想张尧佐一个节度使做做,这下惹怒了御史台,御史们纷纷上书反对。仁宗打哈哈道“节度使,不过是个粗俗官职,用得着你们集体反对吗?”唐介时位卑言轻,走在最后,听到仁宗这句话后,疾行数步,走上前来,一仰脖子,争辩道“节度使一职,当初太祖、太宗都做过,怎能说是粗俗之位呢?”仁宗听后,半天不吱声,后此议暂停。
事情没过多久,仁宗驾不住贵妃的香枕风,又开始给张尧佐加官,这回更厉害了,封给张尧佐四个使的官,即宣徽使、节度使、景灵使、群牧使,比明教教主张无忌都牛叉(张只有左右光明使)。唐介、包拯等人集体发声,极力争谏。仁宗被逼得没办法了,推辞说是中书省的意思,这下文彦博被主子出卖了,台臣们又开始弹劾文彦博,文彦博还真有把柄,即结交宦官贵妃,引援固位,壮大势力。不过事情到了最后,包拯等人都偃旗息鼓了,挺到最后的还是唐介。
这日,唐介再上奏章。仁宗烦死了,你们怎么总逮着我宠妃的伯父不放呢?仁宗一把将奏章扔在地上,威胁唐介道“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出朝廷,贬得远远的。”唐介拾起奏章,一字一顿把奏章读完,然后平静的对仁宗说“我受忠义所激,即使对我水煮火烹加以斧铖之刑我尚不回避,区区一个贬谪远方又有什么可怕的?”仁宗大怒,马上下令将唐介贬往岭外春州。此后不久,仁宗就后悔了,于是文彦博也被免职。或许是有感于唐介的忠直,仁宗居然下令派人护送唐介到达贬所,生怕唐介有个好歹,而让自己落个千古骂名。数月后,唐介即官复原职。
晚年,唐介曾经对自己的唐氏子孙说“我一生为官,知无不言,桃李未曾为你们栽培,但遍植荆棘,你等富贵皆有命,不必指望我,全在你们自身努力。”唐介没有为自己的子孙广植人脉,并靠其荫佑,永葆荣华富贵,但他却给子孙留下了一个青名,一笔独特而宝贵的财富,这是金钱难以衡量的。元脱脱评价:”介敢言,声动天下,斯古遗直也”。脱脱接着说,唐太宗之于魏征,心中始终存有芥癣,不能善终,而宋仁宗之于唐介,却能够始终如一,诚盛德之主也。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
文:老蔡的菜园子
真御史唐介:杀头不怕,还怕贬吗?
     真御史唐介:杀头不怕,还怕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