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九院沙

2020-05-28 06:54阅读:
家住九院沙

自天地坛搬至九院沙附近,只图此处的环境。新晋祠路两侧的白杨遮天蔽日,当年开路时所栽,秋日落金,有婚纱影楼在此为新人拍照。交叉的九院沙河,南北两岸均辟有窄路,北岸槐树夹道,适于遛狗,可惜太短,南岸“十里桃花”,齐开齐谢,春上为美。树有根,我有腿,夏夜追凉,踱步岸边,偶见黄鼠狼自柴堆里探头探脑,野趣顿生。若在雨后,一路嘎嚓嘎嚓作响,那是脚底碾碎蜗牛的声音,不忍再行。
南岸一排饭店,常去的“河东酒家”,为绛县人所开,门口扯着“天下第一县”的横幅,说是此地为晋国设置第一个县,早于秦国的郡县制。“吕梁人家”也属本地口味,却是不善筹算,赔累不堪,开业晚,歇业早。“哈尔滨食府”的特色是黑乎乎的鲅鱼饺子,温州麻步姐海鲜、宁夏滩羊小馆、海边渔村、夏初茶馆都未曾进门。开始是新晋祠路改造,之后是九院沙河快速道改造,前前后后三年时间,几家店哪能撑得住,最后只余“哈尔滨食府”一店。某日,饭店门前运来一组绿皮车,说是要改车厢作餐厅,怀旧风尚昭然,莫名的好点子。未几,这排饭店被拆,计划终于未及实现。生存至今者,惟有小区门前的“皇后猪蹄”
,一到下班时间,便推着小车守候路旁,从二十五一个,涨到二十八一个,推车人也由小姑娘变成了老姑娘。
新晋祠路改造,两侧大树尽伐,中间新栽一排银杏,重现昔日郁郁成荫景象,没有三十年工夫,料难,如我者,未必能见到这一天。九院沙快速道改造后,只适行车,不宜散步,由于车行速度快,小区内跑出的猫猫狗狗,时有碾撞致死者。65支公交车经过这里,只是间隔长,车上寥寥,恐难持久。斜坡的立交桥下自发形成停车场,一位女司机的目测力显然有偏差,卡在那里,进退两难,可怜崭新豪车,顶子划得吱吱作响,“珍爱生命,远离女司机”,不是一句玩笑话。
小区后的驾校扩大面积,又硬化了几块空地,余留的草皮裸地,今年铺盖上了绿毡。前面一动不动站着个人,走进一看,才知是树杈上晾着一条裤子,这里有一条可抄的近道,僻静了些,却可避过快速道上飞驰的车辆。
九院沙是条季节河,雨季承接西山冲下的滚滚洪水。虽如此,仍会生出水绕财门的幻觉来,飞阁流丹,曲栏遥望,草如茵,木如盖,届时或可雅化为“九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