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病友稀

2020-06-03 06:43阅读:
久病友稀

一生很短,少有圆满,生老病死,寻常不过。
婴儿呛口奶,便能要小命,老人打个喷嚏,便能赌上性命。中年人不惧急病,惧慢病,久拖成痼疾,心情为之抑郁。讳疾忌医,也忌探望,忌询问,你已懒得复述。病人的不堪,在于对方活蹦乱跳、喜形于色的状况,会时时刺痛自己的不堪,故你避人,人也避你,你择友,友也择你。伤害相隔如此遥远,也能波及;安慰即便近在身边,未必可及。素常,向前看多于向后看的时间,病中,向后看则超出向前看的时间,有岁月便有故人,索性断绝往还,不再定期联络。利益相同谓之朋,心灵相通谓之友,朋友越近越好,却是近在街头无人问;父系一支谓之亲,母系一支谓之戚,亲戚越远越香,却是远在深山有远亲。
人生落日溶金,富贵草上霜白,病不在你体内,也就无以理解病榻的情绪、病人的感伤。窗外垂柳,三日成荫,十里桃花,齐开齐谢,于短暂的绚烂后决绝离去。不被理解,未必不幸,孤单是恐惧中踏出的第一步。保持与自我的对话,与自我的社交,可以日记,可以月记,可以年记,但不能不记。文字记录,影像记录,内容无非今日比昨日多走了百步之类的流水,别人不以为然,己之心思,尽在其中。这便是回转
之机,关注可能性,便是相信一切皆有可能,世间未有不被嘲笑之愿望,然目标远比情绪重要。加缪1942年冬的一则日记里有句话,“忍受着一种处于绝望之中的沉默生活,可是依然在等待”,忍受绝望,便是忍受煎熬,等待痊愈,便是等待希望。如同上手策划,中手设计,下手案头,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有病乱投医,无论上中下,若都没办法疗治,怀揣希望,而无希望,那才叫绝望。求死不得,求生不成,绝望若不至此,便存明天的向往,鲁迅病中日记便说:“外面的进行着的夜,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我存在着,我在生活,我将生活下去。”
小概率事件,无法预测,惟有认命。回想飞觞引酒、谈诗论文场面,松下之风,高而徐引,那是何等的神采飞扬,虎虎生机。如今虽曰力不从心,一筹莫展,虎落平阳仍是虎,龙游浅滩依旧龙。飞龙在天,有凤来仪,痊愈之日,定是泪水盈眶之时。
久病友稀,不也“久病有喜”?一则重生之喜,无病一身轻,请好好吃个饭;一则触本之喜,对生命质源有所悟,弱其志,强其骨,身体首要 ,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一则看清之喜,惯见炎凉,路遥知马力,有些事让你一夜长大,炎热知微风,有些人让你一生感谢,亚里斯多德便说“悲剧是净化心灵的手段”。
悲剧净心与久病净心,引子不同,却能殊途同归。净心便是与繁华热络、虚荣假相自觉保持距离,如此方能定睛聚焦,审视对方,也认清自己。心有归宿不孤单,与友稀友稠无涉,与有人懂无不懂无关。先好心情,再好身体,净心调养,便是与日常琐务保持暂且放下的态度,与亲朋好友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友也未必稀,林语堂说“只要你说出你的真意,世界上似乎不会没有与你同感的人”,无论病症如何蹊跷,总能找到同病同状者,所谓同病相怜,对方与自己处于近似的疼痛状态。人需社会性栖居,富有富友,穷有穷友,喜有喜友,悲有悲友。悲剧里的朋友,即悲友,病友是其中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