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年,我也只能掺合到这个程度

2018-02-11 06:58阅读:
对于年,我也只能掺合到这个程度 对于年,我也只能搀和到这个程度
黄啸
这个夏天纽村温度飙高到创纪录的29度,举国上下一片喊热,人人见面没别的,就是抱怨热死啦热死啦!对天气的民怨呼声太大,两天就把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虚张声势的气温给惊吓下来了,白天还好,傍晚开始小风嗖嗖,不知道还能在后院露天吃几顿饭。就算纽村惊天动地高温破纪录那天,对于深圳高温煎炒烹炸活过来的橙子姐姐说,这算啥啊,纽村盛夏按照我的标准,白天阳光再猛,晚上坐露台上都得防冻。
不过隔屏看深圳人民喊冷喊得撕心裂肺也挺过瘾的,主要他们认为冷可以,不下雪太不公平了。北京人讲话,北京都冻炸了,也没下雪,母们说啥了,深圳人民退下。作为北京人深圳人双重间谍身份,我深知深圳人真不是无理取闹,虽说见热不怪,深圳一年总有几天生不如死的阴冷日子,是永远有室内温暖可以庇护的北方人无法理解的冻彻心扉,如此一冷就说明快过年了。
南半球夏日暖阳下,除了看着深圳朋友哭天抢地喊冷,就是围观挚爱亲朋们过年前喜喜庆庆地晒年会,年货,年终奖,过年回家应对逼婚大法啥的,所有这些以前常常无感相对,现在都变成了故乡。
年会我没兴趣,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讨厌会,越是盛大的会越讨厌,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场合,那种高亢的央视腔调一出来,老是忍不住小人之心地想拿跟小棍儿把盛大气球给戳破,虽然几十年来,一直心动没有行动。现在终于可以不参加任何会,包括年会了,非常非常感恩,不喜欢的事情,一辈子都会不喜欢,真勉强不了;年货在国内时候也没啥兴趣,食不厌精的嘴巴
,真不是那些华丽丽零食能满足的,开心果腰果蛋卷曲奇啥的,每年常常放到过期。今年承老东家不弃还记得有份年货,还是心里热乎乎的,让老友代取代吃,老友发食物照片给我,隔屏在没吃没喝的纽村看着,真有点馋;最心疼是年终奖。这辈子跟年终奖算是彻底白白了,自己劝自己,人生就是舍得,有得就有舍,不能想要自由身,又想要年终奖,这个道理懂,还是拦不住挺羡慕有年终奖拿的孩纸的。
围观过年的高潮,将会是在年三十晚上万众晒年夜饭活动中,被亲自濒临馋死,虽然顽强地在今年小年夜饭的演习晒中,生还了。万里之外,对于年,我也只能掺和到这个程度。
说起来,今年算是跟鸭子在日本过了一个年。日本的新年相当于中国的大过年,有一周公共假期。过年前,给鸭窝做了大扫除,在日本生活多年的高中亲同学指导下,买了挂在门口的新年挂饰,和纸做的狗年小摆设。除夕吃火锅,看红白歌会,过得一丝不苟。就是因为中国年不能在一起过,替代一把意思。今年春节,我在纽村,鸭子在日本,老爸不在了,老妈跟着妹妹一家美国自驾,北京和深圳的家都锁门,突然有一种连根拔起的感觉。
这种感觉去年已经演习过一次。去年春节是在基督城旅行中过的。年三十儿那天西柚说,今天是中国新年eve,我们吃中餐庆祝吧。在街上转悠半天,进了间像中餐馆,结果是泰国餐的馆子。鬼佬点啥餐都没有分享概念,各点个的,各吃各的,三个人一人一份主食,我是青咖喱炒什菜配白饭,西柚是鸡肉串沙爹炒饭,当娜结结实实一份打抛牛肉,一份春卷。将近200纽刀,加啤酒饮料,合人民币小一千,真没法算,主要是贵而不好吃。出国生活,在吃这事上,要么放下贪念,立地吃陋餐,要么跟自己双手要美食,没有第三条路。吃完假中餐,我给当娜派了个过年红包,算是潦草画了一遍我能想象得到的全部过年符号。
去年没吃顿像样的年夜饭,回wark worth后,就想着元宵节起码吃个汤圆吧。正月十五前,跑了镇里的两个大超市几个小士多都没有。元宵节那天,还跑去掺和了下奥克兰的中秋灯会,night noodles 。在小镇里窝了那么久,好久没见过这么多人了,直晕。说实话这类土了吧唧擦肩接踵的公园活动,在国内就能躲就躲,一点兴趣木有,但西柚觉得我需要祖国气息的好意不好拂,去就去吧,果然无聊,演出基本国内广场舞水平,西柚看得还挺起劲。食街上各国油炸食品混迹中国小吃概念中,我一样不想碰,想找汤圆愣是也没找到,元宵节就算白瞎了。
不管怎么样,奥克兰是华人聚集的大都会,逢年过节还是有感觉和动静的。我在纽村小镇隐居,过年要是自己信念不强,基本就会被漠视掉没悬念。好在今年有深圳朋友一家要来纽村玩,会在2月13号到埠,让我建议行程,我说我们怎么得一起过个年三十儿,你们再自驾去吧。朋友说,那是当然。心里突然有了寄托,朋友有一手川菜好厨艺,起码,今年有年三十儿过了。在国内时候,再说过年无所谓,年味淡了,过年也是一年最重要的一件事,淡漠不掉的仪式感会到点自动推进,真的远走异乡彻底没年过了,还是有点被晃点。
汪曾祺在《岁朝清供》中说“穷家过年,也要有一点颜色。很多人家养一盆青蒜。这也算代替水仙了吧。或用大萝卜一个,削去尾,挖去肉,空壳内种蒜,铁丝为箍,以线挂在朝阳的窗下,蒜叶碧绿,萝卜皮通红,萝卜缨翻卷上来,也颇悦目。”
这个启发了我,打算去置办点小草花假装逛花市了,各种蔬菜都把根留住,当水仙养,不要名贵,但求能活,让院子有五彩小朵,家里有青葱挺拔。然后朋友来了有酒喝,就是年了。
后面的私货:
今天下午一直心里很暖和地跟下周到埠的朋友商量行程,他们13号一大早到埠,先在澳克兰逛一天,14号下午我进城汇合,去华人超市买食材,晚上回小镇。15号也就是年三十儿,睡个懒觉起来,正儿八经准备年夜饭,总之是有年过了。
现在异乡月下,给大家拜早年,都狗年旺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