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2020-05-04 15:40阅读: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我们的这个时代,或者之前的漫长时代,夫妻智商和实力等量齐观,比翼齐飞当然佳话,那是天选之人天选佳偶,不是没有,只是罕见,要多罕见有多罕见。寻常伴侣,要追求所谓结构稳定的婚姻,男强女弱的模式保险系数大一点,夫唱妇随,不去挑战世俗习惯和审美,被广为颂扬和接纳,一如石头他爹郭涛的择偶观,“她要有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妻子和母亲的美德——温良恭俭让。”说的明确点,就是孩儿她妈好好在家带孩子料理教务孝顺双方父母,当男人的稳定大后方,不作不生事,当一个五好家庭妇女,在传统评价系统里,是默认高分值的。相反女强男弱的婚姻,就难很多。我在这里并不意在赞美和贬低任何一种模式,存在都是有道理的,只谈难易。
搜索一下我目力下的女强男弱的婚姻,要么女方兀自飞翔,男方怨怼成恨,一拍两散。要么各自寻找情感和精力投放,夫妻成为一个屋檐下的陌生合伙人。要么女方高处伏低,给足男方面子,这个要双方的智慧和心胸。当然也有男方真心欣赏和支持女方的强大,甘当大女人背后的那个小男人,这也特别需要双方感受进度一致,期间所有不满和嫉妒都会质变。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上周意外地在网上看部很神奇的电影叫《小说》,一群八十年代当红作家天团阿成、王朔、马原、赵枚、林白、丁天、方方、陈村、绵绵……坐在一起开会,讨论什么是诗意。一说说了一个半小时,基本就是个开会记录。


原来中国也有这么欧化这么的片子,片子拍摄于2000年前后,感觉是另外一个尚可以坐而论道时代的背影。我如果不是对片子中每一个发言个体都感兴趣,绝对没耐心坐在那儿看一个半小时平生最腻歪的开会发言。


其中赵枚说诗意可以在很平常普通的生活里,比如我生活在天津这样一个很普通的城市,被北京叫庄叫村什么的。但自己有一份女人适合的工作——写作,不用勉强自己跟外界打太多交道,有稿费收入,可以满足生活需求,想买什么基本可以买,跟女儿的有美好相处,有时候女儿读《简爱》给她听,就觉得很满足和平,觉得生活挺诗意的。陈村说那我就不懂了,你的满足里,只有你和女儿,好像缺少男性的影子……步步追问,赵枚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投降说,我也有男朋友啦。陈村说,那我就懂了,不然我想知道没有男性的世界,你的诗意是怎么定义的。
男人真是好自大,他们觉得自己有权和理所当然地介入和主宰女性,而赵枚这样的美丽的女作家,到底还是要给他们面子,给出他们能接受的答案,关于自己的生活。


类似的经历我也有,被拐弯抹角地具体而充满优越感和不体面地打探一个单身女人的生活,长期不解释,他们就长期拥有困惑式的优越感,直到看得到生活格局改变,貌似水落石出,才表达出原来如此啊,像陈村老师输那样的释然和心照不宣。


男人们完全理解不了女人的世界可以是一个闭合的圆圈,这个圆圈的主宰是女人,男性介入或者不介入,深度介入还是短暂接纳,是主宰决定的。对于一个独立女性来说,接纳男人介入自己的生活,较之拒绝介入的得失利弊其实是五五开,一项选择而已,有时候还挺鸡肋的,因为你要开放自己的私密疆土,分享自己的时间精力思维和选择,都很耗神,较之助力和乐趣而言。这个秘密男人估计也不想知道和懒得去明白,不然舍我其谁的优越感往哪儿放呢。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最近连看了两部法国片子,都关于大作家背后的妻子代笔故事。一个叫《阿德尔曼夫妇》,是法国导演尼古拉斯·贝多斯自导自演的声名斐然处女作,他和女主从青春年少演到暮年,演技和化妆术齐飞。另外一部是《柯莱特》,讲法国传奇女作家柯莱特,从做丈夫代笔到自我放飞的故事。豆瓣上看到一句评价,法国人当真是用一种理解政治的方式面对爱情,时刻开战,永不放弃,全情投入,保持体面。
这两部片子,讲的都是女强男弱的第三种情况,是很极致的案例子。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阿德尔曼》中,法国人气大作家维克多意外过世,妻子萨拉在葬礼上,惰于表演悲伤,欣然对秃鹫一样前来打探的传记记者说,来来,我给你讲讲婚姻的真相。
莎拉与维克托的初次相遇发生在一家酒吧,莎拉对不那么得志的牢骚满腹的作家维克托一见钟情(感觉纯外貌吸引),对维克托展开了疯狂追求。萨拉个子比维克多高,学历比维克多高,家庭比维克多有知识分子去腔调。总之萨拉是那种多数男人见了会怕的太聪明太强悍的女人。维克多就怕得要命,他被萨拉的攻势吓够呛,他对他朋友说,谁要这样的女人啊,身高两米。他不是不受萨拉的吸引,智慧当然比平庸性感。他是受不了全方位碾压他的女人,他有动物躲避危险的本能,预见到自己如果和萨拉一起可能被阉割的命运。萨拉的智商和能力足矣让她手到擒来俘获她喜欢的男人,他是她的猎物,她手到擒来拿下了他的好友,他的哥哥,甚至他的爸爸,堂而皇之鬼魅一样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为了就是吸引到自己的猎物为她私奔。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萨拉愿意为自己的喜欢的男人做一切。给他修改小说,给他灵感,给他讲故事,甚至把犹太文化背景都借给他用,直到大包大揽替他写小说。然后用阿德尔曼的名字出版,让丈夫有了荣誉金钱和盛名。靠代笔成名的维克多内里有多空虚有多恐惧可想而知,人变得原来越怪异负面,由内而外的破坏性消磨掉身边人的所有温情和爱。人到中年的沙拉说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担心他离开我,我因此爱他,现在这种担心没有了。因为她知道,即便他找了其他的女人,也是因为他的恐惧,她甩甩衣袖离开了维克多。


丈夫在萨拉离开后,写作出现厌女倾向,口碑断崖下滑。他想念萨拉,写了一本和萨拉一起生活的书,提拔是“萨拉的微笑是我唯一的信仰,用同一本书换来她的微笑。”萨拉笑了,俩人因此第二次私奔,因为维克多的真诚和爱是她要的,就这么简单。这以后,维克多彻底相信了萨拉交到他手中的书稿就是自己写的,这一生的自欺欺人和寄人大脑之篱下,让他完全模糊了现实的疆界。萨拉和维克多,相互生长,相互厌恶,纠缠一生,这就是伟大的爱情背后的秘密。
萨拉对维克多的爱更多的是一种“掌控中的爱”,我给你灵感,帮你事业步步上升,我心甘情愿当你的小迷妹对你崇拜,让你获得“我有男性气概”这一虚妄感觉。她说,持久的爱,只属于一个智者和一个蠢货。她当然是那个智者。她要的,是他的皮囊和爱情,一见钟情这种东西背后,是人和人之间莫名其妙的随机发生的化学反应,有反应总比没反应的值得拥有。萨拉甚至很欣赏维克多沾花惹草吸引年轻学生的能力,夸奖说“不得不说,他经常引起女人的欲望,就像是一个有纵火癖的消防队员。”“ 他没有三十年前的风采,但是我们绝不能低估知识和意识下的性感。”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他是她的猎物和宠物。她把玩他所有的特质,并通过这些特征维持拥有乐趣。
当维克多得了老年痴呆症,完全不记得萨拉是谁的时候,她又一次掌控了他的生命的结束,既然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了,那么爱的载体就完全失去存在意义。萨拉说,“大多数人只在乎成名,而我喜欢秘密”,面对传记作者关于真相的质疑,她反问,“读者有权知道真相吗?读者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要的不是写作的快感,成功的快感,要的是掌控他的快感。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另外一部片子《柯莱特》中传奇女作家柯莱特是另外一种觉醒,她有写作的快感,所以她当丈夫用她代笔换来的财富和名誉,花天酒地、公开不忠的时候,并大言不惭地说,你必须明白,男人都这样的。我们是弱者,我们没有你们那么强大,我们是欲望的奴隶。于是强大的柯莱特要拿回自己署名权,过自己的人生,写作,演戏,游走四方。唯一的缺憾是,奈特莉并没有演出柯莱特的帅气和才气,这是她作为演员的局限。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弱者妥协之后,会有恩怨和不甘;强人不怕妥协,因为那是通往目的地的必经之路,无关输赢。女人的复杂性让她们有巨大的弹性面对不同的生活结构,赵枚一句我也有男朋友,令让陈村的释然,就像大人对孩子的降维疏导。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 后面的私货
男人女人的相处模式很多,有时候这些都是彼此性格注定的,谁也跳不出来性格的剧本。女作家这种物种,不能说都是女权主张或者女性主义者,但是因为对世界的观察和对内审视的习惯,看到本质的机会多一点,可能会衍生出创作和改变生活剧本的能力,所以才有那么多有趣的故事。在不同时代,她们有不表达自己思索和智慧的方式,对的男人选择和塑造,也可能是其中一个选项,妥协不是失败,妥协是能力和表达,强大的女人不在乎妥协。今天提到的三部片子,都推荐看看啊。
假期快乐,亲爱。
女强男弱的婚姻为什么难度系数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