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2020-06-08 16:30阅读: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这就是我们镇的home builders
我们镇政府有个公益机构叫home builders family service,家庭建设和服务,这里的建不是建房子的建,是心理建设的建。书面一点说,就是介入家庭暴力,家庭纠纷,问题儿童的心理干预,成年人的心理问题……类似一个公益的心理诊所,至少西柚是把在那儿工作的泰瑞老太太当心理医生依赖的,多年前他自己离婚的心理淤积期,泰瑞几乎是陪着他走来,随时接受预约甚至上门听他倾诉。


现在跟我吵架吵得狠了,西柚也是跑去找在泰瑞诉苦和支招,要么在镇上喝杯咖啡,要么就在泰瑞的办公室聊聊,他管泰瑞叫my supporter(我的支持者),泰瑞那是真支持他,跟心理医生的专业聆听和客观分析不同的是,泰瑞以在精神上主持他为主,从不站在他的对立面。
我也对泰瑞印象不坏,因为西柚每次
去见了泰瑞回来都会给我买束花,或者提出出去吃饭旅行之类的他认为是讨好我的建议,人也会一段时间不那么呛岔。我估计这就是泰瑞给她出的主意,不管主意有效没效,对于这个性格暴躁,情商低下的家伙来说,泰瑞的聆听和开解,起码是没起到煽风点火火上浇油的作用。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我对泰瑞的工作蛮好奇,据说她过眼过耳的问题家庭和孩子无数,她自己还收养了几个被遗弃的儿童,她说那些孩子,不是一般难搞,原生家庭的问题,他们是自身damage的,对社会家庭中的任何关系,也是破坏力十足。
上周西柚跟teenager VS青春期双料症状齐全的女儿当娜闹得不可开交,各种狠话说了又得收回来,他自己完全搞不定,自然又去投奔泰瑞。这回因为我不是事主,好奇心发作申请去旁听,就被带去了。那是镇上一间教堂对面的一栋房子,门口的有橙色的木头花和栏杆。跟街对面洁白肃穆的教堂相比,显得活泼很多,某种程度上说,作用类似,都是救赎,一个是神在救赎,一个是人类自己互救。


泰瑞居然真是居委会洋大妈既视感, 高高胖胖红脸膛,表情丰富亲切不拘爱说笑话,很难跟电影里专业干练的心理医生对上号。她对我一点不陌生,知道我的各种习惯,每天上午下午遛狗,喜欢在院里扑腾花草啥的,看来近年西柚找她倾诉的主要内容就是嘀咕我。
泰瑞先像所有中国人见到外国人喜欢问的喜欢不喜欢中国一样问我,你在新西兰过得怎么样,喜欢新西兰吗?面对这类问题,我一概都回答,很好啊,这么美丽的新西兰当然喜欢啦。这样回答主要是对问问题者的善意客气,加上这是我自己选的地方,优点缺点都要接受。泰瑞说真的吗?我以为你会说weird(怪了吧唧的),我说OK,有点怪有点闷。她嘎嘎大笑说那就对了,你是城市姑娘不是吗。估计这也是西柚跟泰瑞倾诉内容之一——我俩之间的城乡矛盾。我问泰瑞,西柚是不是老找你告我的状?泰瑞哈哈大笑说,是呀是呀,估计你人在乡下一颗城市心蠢蠢欲动,让他不踏实。我说我怀揣城市心,室内室外的体力劳动一点没少干,还蛮享受。西柚是假乡下心,只贪图乡下的静好,疏于所有劳作,连剪草都是请人。泰瑞说,我就知道!所以我一直告诉他让他好好珍惜你。好了,我和泰瑞之间寒暄结束。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西柚开始倾诉。上个周一不是女王生日长周末假期吗?他周一一早起来就问当娜今天有什么计划?当娜说上午去骑马,下午约了同学去Albany逛街。西柚追问,那你晚上回来吃饭?当娜说,嗯,回来吃饭。你确定?确定。这段对话我是听到的,西柚反复确认了几遍。
这下西柚就算得了圣旨了。上午兴头头就去超市采购,下午三点就开始筹备。他要做一款特殊的荷兰伙食,不外乎肉和土豆拼凑。结果下午四点钟左右,当娜打电话来说今晚能不能去安娜家sleep over。西柚就火了,这的确不是第一次了,一心一意专门为宝贝女儿准备了饭餐,她说改变计划就改变计划。西柚说这次不行,你不能永远以自己为中心,把别人耍得团团转。然后俩人就爆炒,吵到当娜说,好,今天不让我去同学家,晚饭我也不吃,而且下周不会回来了,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了。这就是离婚后共同抚养的孩子都会玩的游戏,坐跷跷板,下周我不回来了看你怎么办。结果那天晚饭,就我自己炒了盘青菜默默吃了,那俩爆吵完都滴水未进各自生闷气。
泰瑞耐心听了,然后转头问我,EVA你怎么看?我不屑一顾地说,对我来说,这就不叫事。
鸭子青春期,我就靠百依百顺逆来顺受过来的,跟荷尔蒙有什么可较劲的呢,当然这个世界上,也只有鸭子能让我做百依百顺逆来顺受这俩成语的真人版演绎。要去同学家就去呗,安全有保证就行其他都不重要。这个年龄小孩哪有谱啊,可不想起一出是一出,你还想让他们有百年大计言必行行必果啊。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西柚自身是那种很典型的怕变化人格,弹性特别差,他自己可以多变,说好了的事,别人一变,他就会炸,尤其事关做饭,他铺张得一天一地耗时耗力巨大地准备,最后虽然端出来的就是简简单单一dish,但对他来说,做饭事太大啊。换成我,食材准备好了,临时有变不需要做或者不需要做那么多了,食材进冰箱择日再做就好了,计划中的饭菜可以不做,也可以做一部分自己吃,或者请朋友来吃,多大点事啊。到西柚那儿,完了,火山爆发,海啸临城,小行星撞地球,世界末日就今儿了。能力决定承受力。前几周跟朋友聊天,她说她跟他年过半百的洋人老公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grow up,成熟点。嘿,巧了,我也是。
泰瑞一拍大腿说对啊,这么点事有什么可吵的,你再吵下去,让她妈妈那边成为宽松民主快乐气氛象征,你这里是反面,苛刻紧张不通融,等到她满16岁,可以自己选择跟谁生活,你很可能会彻底失去她,不是吓唬你!然后推荐给西柚一本书看,书名类似怎么跟两个事事say No的孩子对话之类。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也好宗教也好,关键在于信任,会把自己交出去。其实泰瑞也没给出什么妙招来,关键是西柚信任她,愿意跟她倾诉,她会耐心听,同样的话和建议别人说他可能听不进去会呛茬,她说他就蛮顺从的,好使不好使另说,至少是把话给唠叨出来了,又有人认真对待,是件很排解的事情。我就没啥耐心,听他车轱辘话来回说,有人肯听感激不尽。
约定的一个小时到了,又约了下周二带当娜来,下下周周二,我俩再一起来,我感觉西柚对此地不是一般上瘾。起身告辞,坐久了估计老胳膊老腿发麻,西柚站起来时候哎呦哎呦地带节奏。泰瑞说,别整这种老男人动静,小心EVA嫌弃。哈哈,我喜欢泰瑞,跟她要了电话,我也要约她喝咖啡。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这栋简单的红砖房子承载了一个镇的家庭支持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后面的私货:

我们出来泰瑞办公室,一个穿校服的十来岁男孩子坐在厅里等候,是泰瑞约的下一个求助者。那孩子极漂亮,金发碧眼五官精致,长得像威廉王子小时候。但是表情冰冷厌倦,估计这就是泰瑞说的,damaged的孩子之一。

最近连看两部十来岁人物年龄戏份比较重的戏,《寻找雅各布》中的雅各布,《夫妻的世界》中的俊英,都是又漂亮又自私,心中亦正亦邪,黑暗深不见底的,泰瑞口中damaged的那种孩子。
《寻找雅各布》虽是开放式结局,但我跟他妈妈,唐家屯子大小姐观点一致,人就是他杀的,雅各布漂亮外表之下,内心有莫名的黑洞,深不见底,平时喜欢看虐恋致残色情网站,受到校园霸凌,心中的恨和他的恶趣味一拍即合,什么事都敢干,心中完全没有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的警戒线。随后全家拼了命地在法庭上为他争取无罪,他保释在家,上网一个篓子接一个篓子地捅,简直猪队友不如,那是事关自己的命运啊,他不建设可以,但一次次亲手毁灭谁救得了他。

后面《夫妻的世界》中的俊英,能对不顾一切保护他的妈妈说,爸爸背叛了妈妈,那又怎么样,他又没有背叛我。就冲这种话,这孩子作为人类都应该回炉重塑,太寒心了。

这是一个多么危险又善恶不分冲动魔鬼的年龄啊。真是后怕,万幸鸭子大了,青春期有惊无险算是平安度过。主要是因为鸭子同学一生下来就抵达叛逆峰值,十五六岁之前,各年龄段的作法都能拿宇宙冠军,真到青春期,她小人家的叛逆也消减差不多了,逐渐走向她自己的反面——消消停停一板一眼规规范范有礼有节。
感谢造物主体谅。

假装在看心理医生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