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2020-06-15 06:12阅读: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前段同时在看两部英剧《后半生》和《普通人》,前面那个是老年人题材,后面那个是青春片,共同特点就是丧,英国人真是丧啊,喜大普奔这么夸张的强国动静自然是没有,主要基本不炼正能量,好事往中性了想,中性往坏事上扯,坏事落地,那就对了。
我蜜化儿说,他们是厌世,老的小的都厌世。可能跟一个曾经日不落帝国国民,一百多年来,慢慢经历失去世界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地位的心理历程有关,世世代代见过大世面,有过大排场,全球来过到过占过抢过拥有过失去过,从《唐顿庄园》的繁复豪气场管家凛然直落《英村脑残故事》、《伦敦生活》之类低到尘埃里贩卖屌丝不烦恼,深刻了然失去是永恒的意义,人生没啥意思后反倒豁达了,百无禁忌,说话搜搜飞刀,语言上以落井下石互捅还互相递刀的奇特民族性隐藏在进化基因中,这种低端坦然,几乎成就了一种文化输入和产业,我实在是爱死这口了。
当然《普通人》是发生在爱尔兰的故事,英国人和爱尔兰的关系,就又涉及英国人民一大丧事,那是大英帝国首块海外殖民地,几百年来惦记来惦记去惦记
也白惦记的神奇土地。所以《普通人》虽然是英剧,但不是发生在英国的故事哈。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抽烟女士就是被邮差看上的自尊自强自立自爱的性工作者
《后半生》中,头发胡子乱蓬蓬的邮差想约男主托尼家清洁工志愿者,也就是气宇轩昂路边性工作者出去,让托尼给他牵线。然后很客观地提醒说,别说我太多好话,我担心她见我会失望。托尼说,就你这样的,再往下形容的也没什么空间了,我就说你像警察从河里打捞出来的一个东西?邮差正色说,别别,河太高级。说下水道之类的就可以了。反正如果喜欢围观丧国丧民生的,看英剧就没错了,他们可不像美剧那么老记着输入伟光正价值观,各种不辍努力民主自由平权奋斗斗,英国南翔挖掘机的劲儿全使丧人丧己上了。
一提英剧话痨就秃噜,毕竟影视承担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绝大部分意淫。现在意淫暂缓,其实我要说的是头发,是从河里打捞出来,还是下水道里打捞上来的人的头发既视感。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对不起二位了,尤其可爱的爱因斯坦爷爷
西柚在纽村疫情3级警戒时候,就着急麻慌地约了降到2级后的剪发时间。因为两个月没收拾的鸡窝头实在没法看就算了,反正他也不看自己,主要终日被我恶意取笑难挨也是意难平。开始我每天起床后说,早上好,爱因斯坦先生。后来又改问候:鲍瑞斯·约翰逊首相先生您新冠病情恢复得怎么样?
同是荒草头发代言,从科学家到政客,就是我试图对该同志打击力度向下发掘的努力,其实自己都觉得恨不给力,反倒抬举了有没有。因为被叫爱因斯坦时候,这人得意洋洋地说,我希望能继承爱因斯坦的诺贝尔奖金。被叫鲍瑞斯·约翰逊的时候,美不滋滋说我希望我有首相的工资。真是荷兰人,不膜拜爱因斯坦的大脑,直接惦记奖金。连首相权力都不提,直接说工资,你说提到一国之首相,谁会第一想到工资呢,相比邦交建功立业的意义,西柚就能,不服不行。
我知道只有用西柚最烦的川普形容他能打击得到他,虽然他跟川普长得的确神似,找抽性格也像,但是人家川普发型虽然地方支援中央,但并不里进八出乱七八糟,我也不能为了解气,彻底在语言上失去对真相的追求。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美编小妹妹说找张西柚发型照片来,我说事主不让拍啊,说要放照片就放这张几百年前在以色列拍的,偶像包袱就这么重,尽管本人目前图像跟这张照片基本无关。
定点打击西柚半天,其实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我的发型失控不能全赖lockdown,从去年十月份从国内回来纽村,就没动过,从有型有款的小卷毛,到呲毛疯长,脑后勺随便一扎,也亏的是在纽村,好看难看,都不受关注,人没啥扮靓动力和压力。
昨天散步回来迎面遇到索薇娅牵着她的两条黑卷毛狮子犬,远远就冲我喊,Hi,it is not fair Eva,你剪头发了,都不等我!你知道吗,咱俩人都超过6个月没剪头发啦,收拾下就是好看!然后完全没空格地接茬说,今年初我在南岛的外婆去世我太伤心了没心思弄头发等想做头发的时候Lockdown啦理发啥的想也别想每天看着你跟我一样头发随便一扎进进出出就觉得还好现在你先剪了我也得赶紧约发型师啦就剪你这样的吧。
我以前说过你远远看到几个纽村人凑一起聊得热火朝天,其实他们可能在说废话,无意义被事无巨细地表达来表达去,光夏天来了和夏天要走了这俩事,就能津津有味拿出来各自充数半年话题。
在疫情lockdown期间,规定人和人要保持社交距离2米,我在镇上看到的最可笑场景是,四个人隔着一条小十字路口围圈而站,各自在射线的两米之外,语速密集地聊些废话,真是不废话不成活。混在这样的热爱热烈废话的小镇人民中,我觉得我的自闭症也没法维持了,慢慢也快有了接废话下茬并发扬光大的趋势。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这就是我的疫情小鬏鬏头
我一点也没想到,在这么个人人粗枝大叶的小镇,还有人给我数着几个月没剪头发呢。不过这么一说,索菲亚跟我的发型历程的确同步,去年10月我从国内回来,见到她的确是差不多的短发,后来长了,又都胡乱扎起来了。
受到索薇娅传染,我也话痨发作,跟她描述了昨天剪发盛况。
昨天本来是伙同镇里小伙伴去城里找朋友玩,想着都进城了,要不也要点好,就让朋友给约约看能不能收拾下头发。朋友就给她的发型师电话,正好她的Tony吃晚饭前有空档。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乡吗?
当时穿花格子裤子的时髦中年华人发型师Tony大叔打量了下我,建议剪一款很有设计感的短发,并在手机里翻出图。我觉得这款一来太年轻帅气,跟我目前的家常乡土气质不符,会显得像一个潮人的脑袋顶在一个灰扑扑农妇身体上。二来从几个月来扎小鬏鬏的长度突然剪到露耳,大冬天的心理建设来不及做,中老年人闪着腰那不是闹着玩的。而我选的那款,Tony又嫌普通,讨价还价的结果就是剪我要的长度,剪他推荐的那个不对称款式,各自妥协一步。Tony边剪边叹气说,唉,你还是太保守。我心说阿姨年轻时候酒红色寸头都玩过了,现在轮到补课保守,谁也别拦着我。我在纽村这些年,铅华洗净已经心甘情愿让所有的新老朋友,当我是一个保守传统的中庸妇人,心境抵达。
当时头发刚刚剪到有点成型的时候,朋友在旁边看着幽幽地说,很乡。霎时室内人人都像被扫了一闷棍,次第倒下,鸦雀无声。帮我约发型师的朋友先缓过来妄图救场说,是香水的香吗?被明确回答,是乡村的乡,然后又用质朴、朴实、纯粹、纯真、村里小芳之类的词补了几刀。这几刀把室内刚刚有点要活过来的几个人又撂倒一次。我同情地看着花裤子Tony说,我倒没啥,反正村妇一个,对你打击肯定比我大,发廊这样的时尚尖地岂容一颗乡脑袋啊,我连累你了,挺住啊。Tony无声操作了很久,终于坚强地说,没有过硬的心里素质怎么可以当Tony呢!他心里一定觉得自己就不该妥协,坚持剪那个酷酷的短发就对了,妥协是魔鬼,现在一世英名毁在我的头发上了。
索菲亚是kiwi大妞,说话表情丰富热情洋溢。听了我的故事嘎嘎大笑,说乡就对啦,你要突然变成奇怪的摩登女郎,我家狗狗都不习惯。来,让我拍张照,我照着你的操作。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后面的私货
SUMMER
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次的短发的,关键不用打理,虽然没听Tony语重心长的劝说,为了发型,一定要改成早晨洗头。仍然晚上洗头吹头发,早晨起来梳梳就得,形状完全可以接受。
多年前雨点说过,你不觉得所有的发型,做完之后,回家经咱们自己的手一鼓捣,就还是我们自己的样子。也就是说流水的发型,铁打的风格和气质。
疫情下的鸡窝头乡村逆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