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挖洞的挖洞,跳窗的跳窗,抗疫模范生太难了

2020-07-13 17:02阅读:

黄啸的橙子林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挖洞的挖洞,跳窗的跳窗,抗疫模范生太难了
挖洞的挖洞,跳窗的跳窗,抗疫模范生太难了
今年3月疫情刚刚开始蔓延时候,新西兰政府屁滚尿流关闭边境,全民lockdown,工党政府发钱养着纳税人,摸摸头,都乖乖在家,哪儿也别去,不给病毒大坏蛋开门哈。措施卓有成效,4周后,紧急状态降到3级,两周后2级,连续零新增……进入1级后N周以后,境内最后一个新冠病患在全民新年狂欢般倒数着痊愈了,政府欢天喜像全世界宣布境内消灭新冠病毒,这抗疫曲线完美如理想国,图样图森破啊。
慢慢放松入境要求,之前是有公民和永居身份的人才可入境,现在公民和有居身份的直系亲属也可以入境了,还给诸如美国大片拍摄团队特殊入境许可,放他们进来拍电影。病毒哪管你理想国不理想啊,边境一开,输入就开始了。先是一对英国姐妹,入境后在奥克兰酒店隔离时候,要求去惠灵顿参加亲人葬礼被人道豁免,结果抵达惠灵顿后检核酸检查阳性,舆论炸了。


挖洞的挖洞,跳窗的跳窗,抗疫模范生太难了
这是lockdown期间我们镇一家人自制的lockdown倒数牌子
凡事怕第一,不管是首例还是复发后的首例输入病人,都会受到特别多的关注和调查。这姐俩儿也知道自己万里投毒打破小岛洁净的罪名帽子忒沉,不管不顾摘吧自己说,那什么我们从隔离酒店出来,开着车就奔惠灵顿,中间没下车没上厕所没买吃东西没加油没见人,狂飙9 个小时抵达目的地。总之尽量朝最无害方向描摹。群众都气乐了,您骗谁呢这是,跟我们全国人民都没自驾过似的,怎么可能连开9个小时没停车呢,人不用补给,车也得用啊,开的什么车啊这么牛掰?随后真实过程像拼图一样,一点点被还原出来。俩人中途不仅有进咖啡馆吃东西,有上洗手间,有加油,甚至,有跟人“有限亲密接触”5分钟。首先车是借朋友的,这也要交接吧,然后开车上高速后,迷路鸟,又停车打电话给朋友,俩朋友前来营救,见面寒暄拥抱左亲亲右亲亲,这就是她俩自己交代的“有限亲密接”触5分钟,参加高速路营救的其中一个小姐姐营救完就去了健身房一顿聚众操作,太有想象力了,姐俩可以凭一己之力,把纽村拉回万恶的lockdown,这绝对不是梦,隔壁澳大利亚墨尔本就二次lockdown了,据说疯了一半,毕竟纽村跟新澳大利亚一样,岁月静好时间长了,人的疯点都比较低。想想看姐俩儿随后在网上被骂成筛子的待遇吧,这届纽村人民网络挖掘经验到底还不足,这要发生在网民特别能战斗的国内,一天之内,这姐俩的所有人生瑕疵诸如高中翘课大学挂科都能给你肉得一五一十,弄不好肉出违法乱纪前科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举拿下了。


纽村女总理登姐还是比较仁慈,替那姐俩开脱说,人在这种紧急和强压力下,为自保语无伦次首次表达和二次表达有差异概率很大,算是官方理解了这姐俩第一把不吃不喝不加油不停车不上厕所开了9小时的可笑说法。小国家总理真是啥都管,大到国计民生,小到人民撒谎。有次我看她还去参加了一个大shopping mall的开业剪裁,剪彩在政务上算大案要案吗?太颠覆我的认知了。
挖洞的挖洞,跳窗的跳窗,抗疫模范生太难了
以这姐俩为界,境内消灭新冠病毒说彻底打脸,每天都有入境输入病例俩仨的。纽村疫情模范生就被贴上了管理漏洞百出抗疫全靠运气的副标题。


新闻报道入境隔离人员中居然有不少花式跑路的,比如在酒店围栏处挖个洞逃走,有位老兄应该是《越狱》铁粉。还有半夜打破玻璃跑掉,然后狂敲附近民居的门,这位精神确定正常吗?最逗一个印度人是大摇大摆从酒店围栏被风吹开的一个缺口溜出来,去市中心观光游荡,然后去超市countdown考察,间或玩玩自拍(超市监控到),最后在美容美发盥洗区域买了些美美个人用品,毕竟20几岁的男生正是爱美的时候,然后大摇大摆又回去了隔离酒店。人家根本没打算逃,出来逛逛就回,第二天这位游荡帝核酸确诊阳性。追责时候,据说酒店员工中还有目击者看到他从栏杆缝隙处钻出去,然后以为他是保安呢。游荡帝被纽村人民口诛笔伐急眼了,居然气愤地说,我也是人啊!嘿,捅了马发蜂窝,还玻璃心。
类似逃跑案件好像有四五拨。说明两方面问题,1.人类自觉性不够用了。纽村很多地方的规矩是靠自觉的,比如交通规则,很多路口没有红绿灯,司机都是靠让左手让右手车先行之类的默认规矩,我刚在纽村开车的时候,因为看惯了红绿灯行事,加之严重左右不分的毛病,一到那种round about的转盘就含糊。机场也是,完全没有国内机场那么严格的检验机制,疫情前后都是,基本靠自觉,类似一种广义的契约精神。疫情之下,人性被透支得太厉害,隔离这样的举措,仍然宽宽松松管理,于是自觉人类秒变不自觉,隔离法网都变成了大漏筛子,总之人性是不可测试的,哪里的人性都不可以,不分种族和国别。2.劳动力不足,没有足够的人手参与监管,眼皮底下有人挖洞都没被发现,必须声声呼唤朝阳大妈所代表的人海战术。
前面那俩姐俩申请人道豁免隔离的,离开酒店都不检测,完事不按照规定归队,连累现在所有人性豁免都取消了。亲人葬礼婚礼都不再是不隔离的理由,自由民主在疫情面前,就是矫情。当然,如果按照一个美国人抗疫不复工游行时候喊的口号:“人民有死的自由”,那啥也不用说了,都自由去吧。
挖洞的挖洞,跳窗的跳窗,抗疫模范生太难了
回到纽村,同时舆论炸窝的是,甚至还有流浪汉冒充海外归入,在隔离酒店吃吃喝喝洗香香的。纽村隔离酒店条件优渥,食宿免费,有个妹子在网上直播隔离生活,弄得人心荡漾,流浪汉肯定想,皇上摸得我怎么摸不得,就住进去了。纽村政府为每位海外归来人士要支付4000到6000刀食宿、检测的费用。


4000到6000刀,真不夸张不是每个纽村家庭随随便便都能掏出来的。网上随便翻翻,都是这个调子,他们虽然是新西兰人,但是为了挣fat money(大钱),选择在英国,在美国生活工作,现在因为新西兰比那些能挣大钱地方安全要回来,回来可以,隔离费用凭什么纳税人买单。回来可以,你们倒是抓紧啊,磨磨蹭蹭拖拖拉拉,每天输入几例,不把我们新西兰拖回lockdown不算完是吧。回来可以,还抱怨被隔离憋得慌,抱怨不受欢迎,那有本事你别回,坚守在疫情大国,也算和你的金主患难与共。
排外排的不是外人,都是在海外的新西兰人。疫情照妖镜下,最大感触就是人类丑起来都一个模子,这些谎言和漏洞,自保和排斥,搁地球哪噶都有同款。类似穷山恶水出刁民,如果疫情长久存在,人类生存空间被压缩和限制,那闹剧肉眼可见底线远远未到,等着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国际版吧。

后面的私货:
当初中国抗疫成功,对从海外回国的人士严防死守,类似军事化操作,我心里还有点觉得那个啥,也太把同胞按在地上摩擦了,能不能人性一点呀。现在想想,面对疫情,真是得这么铁腕。纽村发生的隔离人员花式逃跑的事,在国内几乎没有可能发生。人性一点,就给了人性可乘之机。这个感慨仅限疫情,亲爱的别发挥想象力的小翅膀哈。
挖洞的挖洞,跳窗的跳窗,抗疫模范生太难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