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组合配置-稳定性加高收益的思考

2012-05-05 09:39阅读:
一个好的股票组合应当是部分企业具有比较大的稳定性、同时可以带来比较高的分红(比同期银行定存利率高),另外一部分企业相对具有不确定性但相当低估,未来可以实现戴维斯双击。
该组合的前一种股票属于基石企业,这种企业要求具有较大稳定性,低杠杆经营、未来前景可以较为清晰的预见、存在黑天鹅的概率低、资本支出低从而大部分账面利润都可以转化为自由现金流、而公司的章程也规定派现的比例要高。
通常能满足上述条件的企业都为消费型企业,这是行业属性使然。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民间俗语淳朴但道出不简单的智慧。每个行业都经历起步、成长、成熟、衰落的四个阶段,在前两个阶段行业野蛮生长,大部分企业可能都可以获得不错收益,但到了成熟阶段,供求关系一旦平衡逆转,行业属性的差别威力立马显现出来,资本支出巨大的、产品属性无差别的靠天吃饭的(有色金属、煤炭等)、退出壁垒高的(如钢铁行业),这种企业很难为股东带来长期高的股东权益收益率,波特五力模型分析此处省略一万字。。。而高杠杆的行业也要小心,虽然一直的ROE不错,但这种ROE是靠高杠杆实现,一旦管理层脑袋发热或者宏观经济出现巨大问题(通常这不是业余投资者甚至专业投资者能预见),出现所谓黑天鹅或者地雷的概率即使较低,但一出现可能就是元气大伤,当然这还要回到行业发展阶段分析,如金融地产业,国外的企业已经发展到成熟甚至衰落阶段,猪也能上天的时间已经过去,只有靠不断创去经营新高风险地带,其实离不了提高杠杆,ROE的组成就是净利率*总资产周转率*总资产负债率,行业和企业都已经长大成熟,前两者要提高谈何容易,能保持已经相当艰难,一般的护城河不深或者说粘性不强的企业净利率和都是下滑的,如此一来,提高杠杆维持ROE就是一条出路。有人说过,金融企业最后的结局就是破产。虽说这种说法比较悲观,但观察欧美的大部分金融企业下场的确如此,从上面的分析也看出金融业如果不能保持粘性从而保证净利率不下滑,管理层可能就会冒险提高杠杆干傻事,这就是金融业的宿命。当然如果粘性保持的好,而管理层又不干傻事,企业也可以长期活得不错,如巴菲特的富国银行,这次就没遭受什么巨大冲击。这跟富国零售业务为主,粘性高分不开。从这方面来说国内长得最像富国还是招行。其他银行中短期不悲观,因为还是那句,行业还远没到成熟衰落阶段,等中国鸡的屁下滑到美国2~3%
的时候,估计什么金融创新衍生品全都上马了,那时候金融业的结局可能就如某人预严那样。
说了一堆,其实就是理解行业属性天生有巨大差别。某些品牌消费业天生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某些行业过了猪也能上天的成长成熟阶段就像后娘养的(最简单看看国内劳动力密集的加工生产型制衣厂制鞋厂之类的)。
品牌性消费产品如果能占领消费者心田,如芒格所说的巴普洛夫条件反射理论那样,进了消费者脑海的品牌消费者想到某种类型的产品就自动联想到脑海的某品牌,然后身体条件反射就从超市货架拿那个品牌的产品。而吃或者喝进肚子里的产品是有差异化的,即使差别不大,品牌的属性过广告的轰炸又再次令消费者产生狗狗听到铃铛流口水的条件反射,当然只是比喻,广告令消费者看到某品牌就联想到某明星、某些美好但其实不太搭噶的幻觉,这就是品牌的魅力。只要能保持口感、质量和适度的广告条件反射效应和稳定还可以的管理,一般品牌效益好的消费品还是能获得稳定的收入增长的。
上面这个角度看,投资者买入消费品企业股票获得的通常不是账面利润,经过牛熊洗礼还能保持不错的净值(前提是买的不贵,但何为贵?DCF内在价值的一半,不过经验来说可能静态20倍品牌消费品也不算太贵,但切勿教科书,要具体行业空间、行业发展阶段、企业发展阶段来分析,行业属性和企业商业模式角度看溢价是应该的,只是不应该太多,下手时候还是那个投资出手原则-逆向来买,每个行业都会出现被相对冷落的时候)。
说了一堆无条理的消费型企业杂谈,其实还是围绕一个配置目的,稳定的企业带来稳定的分红,从而让股票组合不至于出现脑袋发热的时候投错的企业影响太大的股票组合净值,并且依靠企业的分红给生活带来稳定最好能不断增长的自由现金流,如果稳定可预期的分红足够支撑生活各种基本支出,基本实现财务自由,那么下一步份配置可以投入到相对不确定但被大幅低估等待戴维斯双击的股票,如现阶段的银行业。
说了那么多消费企业的好,是不是又被洗脑了?当然不是,逆向价值投资是原则,是投资体系不变的原则,消费型企业的配置只是为了稳定的分红,如果估值很高估了即使茅台不卖还是不该(这里估计又被喷了,茅台刚创了历史新高,让你卖!但07年五六十倍静态不卖的还是不该,整体性高估会引发反身性理论所说的崩溃从而提供反向很低估的买入机会,这基本上是肯定的。不要说这一次不同。)
而要实现高收益,还是应该买入大幅低估的企业等待戴维斯双击,退可守攻可进,具有较大的安全性,“停在停机坪的飞机比在天上的安全。西格尔在《投资者的未来》一书中的理论认为,股票收益在于企业未来真实业绩与预期之差。市场预期很悲观的,并且悲观已经充分反映到股价上,如果未来业绩超出市场预期,那么价格将会超预期而上涨,即使不超预期,也不会跌到哪里去;反观高预期的企业如果低于预期的成长,戴维斯单或双杀是跑不了了。有个统计,长期来看,逆向买入冷门股票,无论符合预期或者高于预期,与热门股票符合预期或者高于预期的对比来说,收益都是高的。当然了,如果茅台能二三十PE并且保持二三十的净利润增长若干年,那也是应该持有并且会获利不错,但别忘了茅台只有一个。大幅低估的企业相对来说比较安全,前提是企业的价格真是比未来自由现金流低很多,而这点是建立在主观分析上的,跟每个人的认知能力有很大关系,如果错误判断带来的后果也是相当严重,看看金融危机越低越买花旗和雷曼的下场。。。不过以我现在的认知来看,目前的某些银行还是大幅低于未来自由现金流折现的,1PB的股东权益,就是赌未来几年中国会否出现经济崩溃,但从目前某些银行的资产结构分布和质量来看,联系中国发展阶段和ZF收入,黑天鹅概率比较低,即使出现部分不良资产反弹,也不会造成太巨大冲击。不过注意是“某些”。当价格已经足够体现了风险,那就是机会。
一生人富一次就够了,不想再富第二次(不过关键是啥时才能富第一次呢,呵呵)。要实现这个目的还是构建一个组合,稳定的分红加逆向的低估。
比较杂乱,现在在思考如何从商业模式和行业发展阶段以及波特力分析发现出企业的价值,不经过这些真正经营上的思考,想当然的买企业,很容易掉入历史PE陷阱,也就是所谓的价值陷阱,说的是哪个?苏宁有一份。写博客有个好,特别是每次买入卖出都应该如实记录下来,当初是怎么想的,能发现自己错了才能成长,最怕的就是自己欺骗自己,错了都不肯认。啥时候才能从石器时代进化为现代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