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2018-01-07 15:02阅读:
欧洲人踏足温岛之前,原住民已经世代在那里作息了成千上万年,其中的一支,就是海岸萨利希族(Coast Salish People)。
他们是南部最大的部族,领地从温岛内侧的乔治亚湾(Gulf of Georgia)北端开始,覆盖了温岛南部的绝大部分。
海岸萨利希族的结构比较松散,由文化和语言各不相同的很多部落组成,其中有一个部落,叫作Songhees(桑吉丝)。
翔氏此番观赏维多利亚内港(Victoria Inner Harbour)的地点,就选在Songhees Walkway(桑吉丝步道)的一个原住民标记处(下图紫色相机标记)。
站在岸边的巨石堆上,望向东南方,可以看到包括卑诗省议会大楼(British Columbia Parliament Buildings,下图左下黄色房屋标记)和帝后酒店(The Fairmont Empress,下图右上黄色房屋标记)在内的内港全景。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与其它原住民领地一样,这里也矗立着巨大的图腾柱,宣示着原住民法定的所有权和永恒的信仰,或许还有对光辉岁月一去不返的沉痛的悼念。
诡异的是,白皮肤入侵者也喜欢他们把柱子竖得到处都是,用以展现后来者的大度和仁慈,允许他们保有部分自己的土地,以及拥有诸多法定特权——
全然忘了究竟是谁反客为主。
既然大家都是客,未知这些比华工早到几十年的家伙,凭什么颐指气使。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第一天的日程算来不是很满,虽然下午暴走了几个钟头,太宰的腿已经全面开始酸痛,可是吃完晚饭回旅馆歇了一会子,一时也睡不着,索性跟净坛开车再出来,过了Johnson St(约翰路桥),来到桑吉丝步道。
观夜景本不在固定计划内,原想着在维多利亚的几天里,随便找个晚上,到市区西侧岸边的Inner Harbour Pathway(内港小径)走走,顺便看看亮灯之后的议会大楼,昵称“鸟笼”的。
出发前,净坛最后审查行程时,在内港南岸寻到了这个观察点,认为远观全景可能更壮观。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事实的确如此。
夏日里一贯的日长夜短,早晨四五点天就大亮,晚上九十点才到黄昏。
说到此突然想起一句人约黄昏后,岂不是只能去听夜半歌声?
翔氏到的时候,将近九点,正值完美的Twilight。
太阳在身后渐行渐低,空气和水面各自折射反射着余光,在眼前自然形成蓝-黄-蓝的柔和色带。
画面正中的一众建筑们,各自在日落的余晖中懒洋洋静静地坐着,等着几小时后夜幕降临,或许还有繁星满天。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如果不走神,会很容易陷在这样的静谧里,仿佛周围空无一物。
然而还是有捣乱的,呼啦啦的Q版小船开过来,那天然呆的造型足可把看客萌翻。
它们普通的名字是Sea Taxi(海上出租车)或Harbour Ferry(港口渡轮),提供内港岸对岸的客运和观光服务,根据航线距离不同,船票价格一般在5-20加币不等。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在岸边坐等了一个多小时,临近十点,“鸟笼”率先亮灯,远远望去果然神似。
对面岸边小径的路灯此刻已经如数亮起,沿岸建筑的模样还看得清晰,大多数还都在沉默着。
卧在议会大楼前有点严肃的矮矮的建筑,名讳可大得吓人:
美国移民局(United States Immigration Office)。
虽是市中心,高楼大厦可也少得可怜,对比之下,右侧那栋密集建筑在画面中显得相当有力:
Hotel Grand Pacific(太平洋大酒店),外观仿照斜对面的帝后酒店设计。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十点十分左右,太阳已经完全沉没,帝后酒店(下图中)亮灯。
桃红色的灯光使这座建筑在一排暖黄色灯光里格外抢眼。
美国移民局也亮灯了,美帝财大气粗,上下左右前后全部亮,把自己活活照成一根白炽灯棍。
空气里流动着丝丝凉风,在水面上拨出细纹,惹得水中光影摇曳生姿。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
VancouverIsland.溫哥華島Day1-4.桑吉絲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