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2018-02-04 15:29阅读:
离开🔗Swan Lake Christmas Hill Nature Sanctuary(天鹅湖圣诞山自然保护区)的时候,竟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好在雨势不大,所以翔氏按照计划,仍旧往Mt Douglas Park(道格拉斯山公园)去。
道格拉斯山公园位于萨尼奇市东北侧海边的科多瓦湾(Cordova Bay),隔哈洛海峡(Haro Strait)与美国的圣胡安岛(San Juan Island)相望。
公园占地188公顷,是该市辖下最大的市政公园,园内并生长着萨尼奇半岛上最广袤的城区森林。
除了遍布园内的超过21公里的徒步路线,公园最主要的两处活动区便是海边沙滩和道格拉斯山顶。
太宰原想着,早晨空气清新,太阳尚未直射,温度比较宜人,大约适合登顶望远,所以定了先往山顶,再往沙滩。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可是意外,如其名,总是在意想不到的境况里突然出现。
从公园主停车场到山顶,有一条蜿蜒的盘山车道,游人可以驱车直达山顶观景平台。
翔氏到时, 车道起点大门紧锁,门上挂着木牌,说,正午开门。
正午?
十二点?
太宰看看表,才10:20,算下来还有近2小时才能上山。
肿么办?
徒步上山?
260多米的海拔高度,太宰不是爬不上去,只是如此一来,后面的安排就实在紧张了。
放弃这个景点?
这是难得可以驱车登顶的城市制高点,在山顶可以看到360°的海景+市景,就此剔除又委实心有不甘。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商量了会子,还是先去海滩,再回来上山。
海滩区
位于公园的东北角,同时也是园内各项公共设施的所在地,野餐桌椅、停车场、游乐场和洗手间一应俱全。
野餐区与停车场之间隔着些高耸的杉树,伸展的枝桠挡住了大部分阳光,但也不会觉得阴冷。
穿过野餐区,顺着下坡的步道一径向前,再走过一段台阶,就到了海边。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此时雨倒是停住了。
偌大的海滩上,空无一人。
云层还是厚厚的,隐隐约约看到那后面的蓝天,太阳还没出现,近水的空气透明度蛮好,远远的地方仍然雾气弥漫。
海水目前看着似乎正低潮,水退下去,在岸边留下大片的绿色海藻。
理论上,这应该是鸟儿们觅食的好处所,可居然乌鸦也少见。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正想着,就望见不远处海水里站着一只大鸟。
看那体型,估计是大蓝鹭(Great Blue Heron)。
北美洲是它们最喜欢的居住地,尤其是各种水边,无论咸水淡水,诸如河边、湖畔、海岸、沼泽,都可能看到它们,因为这些地方总有丰富的食物来源。
此刻四下无人,周圈清静得很,它正放松自在地在浅水里踱着步,捕食小鱼。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翔氏蹑手蹑脚地走近,它也亦步亦趋地走向一旁,虽然看似不紧张,但也始终保持安全距离。
太宰怕打扰了它的悠闲早餐,走到相隔几十米的地方,停住,远远地看。
这确乎是与大蓝鹭最近距离的一次会面了,虽然它实在也懒得搭理清大八早跑到海边来不知所谓的两个人,自顾自地低头看着海面,踅摸着下一条倒霉的鱼,突然也就像翔氏此前见过的所有水禽(灰野鸭,绿头鸭,鸳鸯,白天鹅,等等)一样,把脑袋快速浸入水里,下一刻抬起,嘴里就叼着活蹦乱跳的生猛海鲜。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就这么呆站在岸边看大蓝鹭捉小鱼,一条两条三四条,一站也站了几十分钟而不自觉。
临近11:30,净坛提议返回盘山车道去看看。
走的时候,它还在不紧不慢地忙活着,太宰心下琢磨,这早餐,怕是迟早要吃成夜宵吧。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几分钟以后第二次到了道格拉斯山脚下,盘山车道大门依然紧锁。
说正午就果真要到十二点么?
太宰的倔劲儿也被充分调动起来了,拉着净坛先去找午饭,填饱了肚子,“正午”以后好爬山看景消化食儿。
没成想,午饭又小插曲了一段。
原计划的某家Fish & Chips(炸鱼柳和薯条),太宰当初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看了无数评价才选中的,居然明目张胆周日不营业,这算哪门子节奏?!
又馋又饿+小地方实在没什么好吃的可选,只得进了旁边的Subway,两人分一条1英尺的热狗完事。
不过也有好处,那就是不仅省钱,而且省时间,翔氏得以在12点整返回盘山车道入口,并且开心地发现,果然开门了!
开车上山咯!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山顶有一处小停车场,车位有限,幸好翔氏到得早,不必为找车位而抓狂。
停车场旁边就是西南向的观景台,从这里望出去,可以看到整个萨尼奇市和更远处的维多利亚市。
居高临下的感觉真是好,再加上时至正午,太阳的热力尽数散发,云层渐远渐薄,蓝天悠然登场,配着下方郁葱的树林和碧绿的农田草场,看着舒心极了。
只是更远处的水面上依旧水雾蒸腾,现下被太阳这么一晒,怕是更加要如梦似幻了。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观景台其实并不是真正坐落在山巅,确切说,是在两处山巅之间的凹处。
净坛于是喊太宰同去爬到山顶再看。
太宰望望不算太高但却蛮陡的坡子,心里打了一回鼓,暗自咬咬牙,终于跟在后面闷头爬了上去。
其实登顶的路线果真不是很困难,也似乎没有太宰想象的那么遥远和漫长。
只是在巨大的日头底下,真的热。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观景台东西两侧各有一个山头,翔氏先取了东侧看似较近的,却发现这边完全没有步道,只能在堆叠的巨石之间攀爬。
西侧的峰顶与停车场之间则有平整的步道相连。
不过无论在哪座山头,只要站得高,望得都远,除了方才在观景台所见的市区全景,此刻更可看到哈洛海峡宽阔的水面,和对岸的圣胡安岛,低处的观景台,也瞬间缩小了好几圈。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才下西山头,又上东山头,这厢的景致与方才也不同。
那些深居海中的小岛们,此刻看去更像是漂浮在阵阵仙气儿中似的,让人很难决断岛周围究竟是水,还是云。
所谓“腾云驾雾”,大约也就如此吧。
两个多月后,与温岛相距不足两千公里的加州发生地震,也让翔氏在怀念温岛美景之余,额外担心起另个事实:
其实我们,都生活在令人闻名丧胆的环太平洋地震带上。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
溫哥華島Day2-2.道格拉斯山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