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同舟不离不弃方显人间真情

2017-11-14 08:35阅读:
风雨同舟不离不弃方显人间真情风雨同舟不离不弃方显人间真情
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苏东坡的第二任妻子,比苏东坡小十一岁。她嫁给苏东坡的具体原因不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王闰之应该是被苏东坡对堂姐的一片深情所感动,同时,还有对苏东坡文采和人品的敬慕。她知道,这样的男人足以托付一生,嫁给这样的男人才有真正的安全感。虽然她在才学上不如她的堂姐,但她却是苏东坡生命中最为嘘寒问暖的人。我们不能要求她有多高的思想境界,但她却是与苏东坡风雨同舟不离不弃的患难夫妻。她对苏东坡的照顾最多,陪苏东坡的时间最长。她纯厚贤惠,无微不至地关怀三个她亲生和不是她亲生的孩子,“三子如一,爱出于天”,这一切都让苏东坡很感动。
王闰之陪伴苏东坡,经历了宦海的大起大落,他们共同生活的二十五年间,先后历经“乌台诗案”和“黄州贬谪”。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她和苏东坡一起采摘野菜、赤脚耕田,变着法子给苏东坡解闷。当时,苏东坡处于生命中的最黯淡时期,王闰之随他辗转漂泊,无怨无悔。她性格柔和随顺,随遇而安,与苏东坡的乐观旷达相互映衬。
“乌台诗案”发生后,王闰之曾哭得昏天黑地,苏东坡苦笑着对妻子说:“子独不能如杨处士妻,作一诗送我乎?”王闰之“不觉失笑”。
王闰之文化不高,有时不理解丈夫的追求和遭遇,看到丈夫因书获罪,她迁怒于丈夫的书稿,边烧边骂:“是好著书,书成何所得,而怖我如此!”
苏东坡与王闰之感情笃厚,她去世后,苏东坡痛彻肺腑,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亲自写了祭文《祭亡妻同安郡君文》:“我曰归哉,行返丘园。曾不少许,弃我而先。孰迎我门,孰馈我田?已矣奈何!泪尽目乾。旅殡国门,我少实恩。惟有同穴,尚蹈此言。呜呼哀哉!” 苏东坡在祭文中承诺:“唯有同穴,尚蹈此言”。王闰之的灵柩一直停放在京西的寺院里,十年后,弟弟苏辙将她和苏东坡的尸骨合葬在一起,实现了苏东坡“惟有同穴,尚蹈此言”的愿望。
苏东坡和王闰之的婚姻是实在的,柴米油盐,充满温馨的烟火味,但也不乏浪漫色彩。苏东坡的好友赵德麟《侯鲭录》记载,苏东坡任颍州太守的时候,有一天,梅花盛开,夜里天空明净,月光皎洁。
王闰之对苏东坡说:“春月色胜如秋月色,秋月色令人凄惨,春月色令人和悦。何如召赵德麟辈来,饮此花下?”苏东坡听后,大喜,说:“吾不知子能诗耶,此真诗家语耳!”不会写诗的王闰之,却说出诗意盎然的话,苏东坡召唤友人,在梅花树下饮酒。酒酣耳热之际,苏东坡想起妻子的话,灵感突现,吟出一首《减字木兰花》词:“春庭月午,摇荡香醪光欲舞。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娩香。 轻云薄雾,总是少年行乐处。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王闰之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引发苏东坡对春天和快乐的思考。真正的诗意,来自对生活的真实体验;而简单的哲理,则来自对生活的真实感悟;王闰之远胜于那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人。
苏东坡被贬到杭州任通判时,王闰之买了一个丫鬟,名叫朝云。王闰之在临终时,把朝云叫到跟前,把照顾苏东坡的重任交给朝云,朝云含泪答应了。
王弗与苏东坡之间的感情有一种中国传统家庭夫妇的主流意识,是一种正统的爱情。王闰之对于苏东坡来说应该是爱情和家庭两种意识的合力化身。王弗活着的时候,王闰之应该是暗恋姐夫,而作为风流倜傥的大文豪,苏东坡恐怕也不能平静地面对美丽动人的堂妹,或许心中早有萌动。
在王弗去世后三年,苏东坡娶了王弗的堂妹王闰之,或许正是二人早已心有所属的一个有力表征。王闰之既是王弗在苏东坡生活中的替身,同时也是苏东坡能得以安然度过二十五年跌宕起伏人生的一个最有力的支持。所以,苏东坡对她既有爱情又有患难与共的感情,可谓爱之至深。王闰之过生日的时候,苏东坡放生鱼为她资福,并作《蝶恋花》纪事。
王闰之和王弗的家乡都是眉州青神,那里山川秀美,岷江穿境而过,在漫天的曼陀花雨中,碧水潺潺,林木葱郁,仙气逼人,生于江畔人家的王闰之,在苏东坡的眼里,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而风雨同舟,不离不弃,则展现了王闰之对苏东坡无价的人间真情。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