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立北魏皇后的金人是这样铸造出来的

2019-02-02 08:15阅读:
册立北魏皇后的金人是这样铸造出来的册立北魏皇后的金人是这样铸造出来的
南北朝时,北魏宫廷内有一个奇特的风俗,即“亲手铸金人”。每逢册立皇后,候选人必须在众目睽睽下“亲手铸金人”,用以占卜吉凶,窥探天意,以“亲手铸金人”的成败决定册立与否,成则立,不成则不立,然后再选一人走这道程序。对此,《北史》后妃传序云,“魏故事,将立皇后必令手铸金人,以成者为吉,否则不得立也。”不少妃嫔,虽众望所归,万事俱备,志在必得,与皇后之位仅一步之遥,但在“手铸金人”这个环节上出了问题,只能接受无缘皇后的命运。
关于皇后册立行“手铸金人”一事,《魏书.皇后列传》记载得颇为详实,“道武皇后慕容氏,宝之季女也。中山平,入充掖庭,得幸。左丞相卫王仪等奏请立皇后,帝从群臣议,令后铸金人,成,乃立之,告于郊庙。……道武宣穆皇后(追谥)刘氏,刘眷女也。登国初,纳为夫人,生华阴公主,后生太宗。后专理内事,宠待有加,以铸金人不成,故不得登后位。……明元昭哀皇后(追谥)姚氏,姚兴女也,舆封西平长公主。太宗以后礼纳之,后为夫人。后以铸金人不成,未升尊位,然帝宠幸之,出入居处,礼秩如后焉。……”
从史料记载来看,不论接受“手铸金人”占卜的妃嫔出身如何,是否得宠,是否生子,是否贤能,只要过不了“手铸金人”这一关,即便再怎么受皇帝宠爱,即便死后可追谥为皇后,但生前登不上后位。没办法,这是北魏故事,是拓跋氏皇族定下的死规矩,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即使是皇上也无权插手和干涉。
金人,其材质并不一定是黄金,通常为黄铜,即铜鎏金像。所谓“手铸金人”,就是工匠们将一切铸造工序都准备齐全的情况下,由被定为候选人的准皇后,在工匠的协助下将铜液灌入模具。这个流程看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则很容易出问题。其一,面对册立大事,当事人容易紧张,心理素质不容易过关;其二,铸造铜像需所有参与人员齐心协力,一人出了差错,可能导致全盘皆输;其三,可能会有人从中作梗,故意使绊子,做手脚。不管过程如何,最后以结果确定立与不立,所以,很多准备立为皇后的妃嫔在这上面栽了跟头。
手铸金人,并非北魏首创。说起“
手铸金人”占卜的渊源,从现存史料中可以找到很多线索。如《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灭六国后,秦始皇“收天下兵,聚之咸阳,销以为钟,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宫中”;《汉书.霍去病传》载,“收(匈奴)休屠祭天金人”;《后汉书.西域传.天竺国》载,“世传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顶有光明,以问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黄金色”;《史记索隐》载,“韦昭云:‘作金人以为祭天主。’崔浩云:‘胡祭,以金人为主”,等等。
秦始皇铸十二金人,除了收天下兵器,防止民众造反,也与其迷信有关,《汉书.五行志》载,“秦始皇帝二十六年,有大人长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见于临洮。天戒若曰,勿大为夷狄之行,将受其祸。是岁始皇初并六国,反喜以为瑞,销天下兵器,作金人十二以象之”;匈奴单于铸金人,是为了祭天;汉明帝梦金人,则与佛教有关。可见,金人是最早匈奴人用来祭天用的,匈奴人迷信天地鬼神,故把偶像当做天地鬼神的化身而予以崇拜,后来,随着佛教的传播和影响,金人与宗教信仰也渐渐联系起来,正如《魏书.释老志》所载,汉武帝得到休屠王祭天金人后,以为大神,供于甘泉宫,“金人率长丈余,不祭祀,但烧香礼拜而已,此则佛道流通之渐也”。
那么,北魏为什么要通过“手铸金人”确定皇后呢?她们所铸的金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是自己的模样,还是他人的模样?
说到“手铸金人”,必须提到一个人,即冉闵,冉魏政权的创建者。据《晋书.慕容儁载记》记载,东晋永和六年(公元350年),冉闵称帝时曾“铸金为己象,坏而不成”,前燕皇帝慕容儁则“欣于闵铸形之不成也,必欲审之”,得知冉闵不具备当皇帝的“天命”后,才信心满满地发兵灭掉冉魏。从记载来看,鲜卑人慕容儁和汉人冉闵都对“手铸金人”非常重视,两国都有铸像占卜的习俗。由此可知,在北魏(公元386—557年)建国前,中国北方已有“手铸金人”之事。冉闵虽是汉族人,但他自小生活在羯族人圈子里,而羯族又属匈奴别部,曾为匈奴人效过力,与匈奴有一定渊源。应该说,冉闵铸像占卜的习俗是从匈奴族、匈奴别部羯族那里学来的,源于匈奴人传统的“祭天金人”。早在五胡乱华时,这个迷信习俗由匈奴人引入中国北方,并渐渐演变为一种通过铸造金人用以占卜的手段,是包括匈奴、羯、鲜卑等在内的北方许多少数民族普遍流行的一种风俗。
北魏拓跋氏是鲜卑族的一支,其前身为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没有多少科学文化知识,故对宗教、祭祀等迷信非常热衷,占据中原后,便效仿其他曾占据中原的少数民族政权遗留下来的以“手铸金人”占卜吉凶、窥探天意向背的方式,渐渐将“手铸金人”发扬光大,并广泛用于册立皇后事宜,清代史学家赵翼也认为“此又在元魏之前,则不始于魏矣。盖本北俗故事,至拓跋而益尚之也”(见《廿二史札记》)。从冉闵“铸金为己象”以及后来“(尔朱)荣遂铸金为己像”(见《北史》)的史料记载来看,北魏册立皇后时,也应当是让准皇后“铸金为己像”,即比着自己的样子铸造铜像,如果连自己的铜像都铸不好,就没资格当皇后。
其实,正如冉闵“铸金为己象”,在北魏,“手铸金人”不单纯是册立皇后时才用这种方法,权臣觊觎王位者,也往往铸像以验天意,想当皇帝也要“手铸金人”,铸成了,就能得到认可,铸不成,则就此打消念头。
北魏武泰元年(公元528年),大都督尔朱荣在发动“河阴事变”,溺死胡太后及幼主,并杀诸王、高官等两千余人后,掌握北魏大权,有问鼎皇位的念头,可惜“荣遂铸金为己像,数四不成”,让他万念俱灰,心情沮丧,以至于“精神恍惚,不自支持”,虽手握军权,但经“卜占,言今时人事未可”(见《北史》),故没敢当皇帝。随后,尔朱荣立一个傀儡皇帝,并让几个候选人“以铜铸高祖及咸阳王禧等六王子孙像,成者当奉为主,惟庄帝独就”(《魏书?尔朱荣传》)。高祖,即魏孝文帝拓跋宏(元宏);咸阳王禧,即拓跋宏的弟弟元禧;庄帝,即魏孝庄帝元子攸。这次“手铸金人”比赛,元子攸获胜,成为皇帝,后来设计将尔朱荣杀死。
北魏之后,汉人政权也有“手铸金人”之事,如北齐。高洋是个鲜卑化了的汉人,在继父兄执掌东魏实权后,想废掉皇帝自立,就是通过“手铸金人”占卜后才动手的,“齐高洋欲僭位,群臣皆意以为不可,铸像卜之,一写而成,遂决意僭号”(见《廿二史札记》)。隋唐之后,新兴起的契丹族政权也有铸金人的例子,一云“及帝崩,所置人户、府库、钱粟,穹庐中置小毡殿,帝及后妃皆铸金像纳焉。节辰、忌日、朔望皆致祭于穹庐之前”(见《辽史.礼志》);又云“覆玉人异。铸金像全。极丽而已。俔妹之然。义昭配地。号峻齐天……”(见《全辽文.圣宗仁德皇后哀册》)。与冉魏、北魏、北齐时期“手铸金人”相比,辽代铸造金像已不是用来占卜吉凶、窥探天意了,而是用于纪念和祭祀。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