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率领骑兵三百步兵二千,冲下牛头山大破金军

2019-02-03 08:15阅读:
岳飞率领骑兵三百步兵二千,冲下牛头山大破金军岳飞率领骑兵三百步兵二千,冲下牛头山大破金军
李纲罢相后,东京开封府的留守宗泽就事实上成为抗金的中心人物。宗泽和北方的民间自发抗金武装建立了广泛的联系,收编了号称百万人的大军,积储了足供半年食用的粮草。宗泽委任王彦为“制置两河军事”,王彦便派人命岳飞所部“赴荣河把隘”。岳飞因与王彦难以共事,遂自己决定率领部伍南下东京开封府,再次接受宗泽的领导。宗泽珍惜岳飞的才干,体谅他的爱国之心,原谅了岳飞的违反军纪(指率队擅离王彦之事),留在营中听候差遣。
建炎元年十二月(公元1128年1月),金军大举南侵,进犯孟州(今河南焦作孟州)汜水关。宗泽即命岳飞为踏白使,派他率领五百骑兵前往侦察。岳飞在汜水关一带击败金军,凯旋后,即被宗泽任命为统领,不久又提升为统制。
建炎元年冬到二年(公元1128年)春,金国分兵三路全军出动,在东京开封府所属及其毗邻的州县,宋金两军进行了剧烈的拉锯战。宗泽坐镇东京留守司,虽四面受敌,仍从容地调度军队,部署战斗,使金军无力攻下开封。正月里,开封市民甚至一如往时张灯结彩。
岳飞在滑州城(今河南滑县)附近的胙城县、黑龙潭、官桥等地作战,均表现突出,颇有战功。一日,宗泽招见岳飞,授以用兵作战阵图,并说:“尔勇智材艺,虽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古法,今为偏裨尚可,他日为大将,此非万全计也。”岳飞回答:“兵家之要,在于出奇,不可测识,始能取胜。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番话,终于使宗泽点头称是了。
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四月以后,天气开始炎热,金军准备撤退,宗泽则准备北伐。王彦的八字军奉宗泽之命移屯滑州。五马山的首领马扩,也携带信王赵榛的信,前来东京留守司。宗泽和王、马等人共同制订了北伐的计划。至这年六月止,宗泽上恢复大计的奏章达二十四次,但是,始终没有得到宋高宗的支持。年近古稀的宗泽再也支持不住,背疽发作,于七月初一含恨离世,临终前仍然高呼:“过河!过河!过河!”
宗泽死后,杜充继任东京留守。但其人“性残忍好杀,而短于谋略。”完全置宗泽生
前的计划于不顾,北伐终告夭折。
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八月,金军再次南侵。一次,岳飞奉命驻守竹芦渡,用疑兵之计打败金军,因功转武功郎。
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正月,岳飞奉东京留守司的命令,从守卫北宋皇陵的驻地西京河南府返回开封。
杜充出于排斥异己的动机,命令岳飞向守城的将领张用和王善袭击。斯时,王善驻扎城东,张用驻扎城南,岳飞、桑仲、李宝诸人驻扎城西,均负有守卫京师重任。岳飞不愿自相残杀,婉言推辞,但杜充以军法问斩相威胁,勒令岳飞出兵。岳飞有以往擅自脱离王彦的教训,无法抗命,只能出战。南薰门之战,岳飞以八百人击退张、王部数万人,以功升武经大夫。
随后,杜充又派马皋等继续追击张、王部却被打败。王善欲攻打淮宁,张用不从,遂引军离去,自此成为游寇,后来,张用最终被岳飞收降。
自春至夏,岳飞随陈淬多次与王善作战,王善率部东流西窜,最后降金。这都是杜充的罪过,岳飞因多次战功,先后转武略、武德大夫,授英州刺史。
建炎二年八月开始南侵的金军,于建炎三年正月又先后攻下徐州、淮阳、泗州,并进袭扬州。二月初三,南迁扬州的宋高宗,得到金军攻陷天长军(今安徽滁州天长)的消息,惊慌失措,落荒逃至杭州。五月,苗、刘兵变被镇压后,高宗移驾建康(今江苏南京)。就在高宗移驾建康时,杜充借“勤王”之名,行脱离危险之实,准备离开开封,前往建康。
六月下旬,岳飞刚回军开封,就接到杜充南撤的命令。岳飞苦谏杜充,说:“中原地尺寸不可弃,今一举足,此地非我有,他日欲复取之,非捐数十万众不可得也。”杜充不听。岳飞无奈,只得率军随之南下。开封于次年二月陷落。
宋高宗对杜充放弃开封的举动不加责罚,反而还命他负责长江防务,并升任右相。高宗在建康稍事逗留,便又返回杭州,并派使臣杜时亮向金营呈送《致元帅书》。屈辱的书信,并未取得金人的怜悯。
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秋,金军又兵分多路向南进犯。完颜挞懒(汉名昌)领军进攻淮南,完颜兀术(汉名宗弼)则领军直接进攻江南,直捣赵构所在的临安(杭州),企图一举灭亡南宋,占领整个宋朝领土。
十一月初,兀术占领长江北岸和县(今属安徽马鞍山)。金军沿长江北岸东进,与李成合攻乌江,离建康不到百里。杜充向朝廷上报“督师诣采石防守”,却深居简出,不做准备。岳飞入杜充寝阁,苦劝再三,涕泪交流,但也无济于事。
直至听到金军渡江的消息后,杜充才派都统制陈淬率岳飞、戚方等将官,统兵二万奔赴马家渡,又派王燮的一万三千人策应。陈淬率军力战,当岳飞率右军与金国汉军万夫长对阵时,王燮却不战而逃。后来,陈淬战死,诸将皆溃,岳飞苦战无援,整军退屯建康东北的钟山。杜充又弃建康,逃往真州(今江苏仪征),不久降金。建康失陷。
马家渡之战后,岳飞决定脱离杜充,独自转战后方。当时,部下有叛逃者,岳飞向他们慷慨陈词,士卒皆被感动,愿随岳飞作战。杜充投敌后,宋军纷纷溃散。溃军中有一些北方将领不愿再战,欲推举岳飞为主帅,一同投金。岳飞假意应允,乘其不备,带亲信数人与之相斗,一连击败数十人;岳飞又对众军严肃训诫了一番,众皆心悦诚服,军心遂定。
兀术占领建康府后,亲率主力追赶宋高宗。高宗由越州(今浙江绍兴)逃向明州(今浙江宁波),随后又从明州乘船,逃到海上避难。
完颜兀术由建康进军,接连攻下溧水、广德、安吉、湖州,直取杭州,岳飞则领军在其后方伺机给予痛击。派遣刘经率兵千人夜袭溧阳,顺利攻克了被金军占领的溧阳县城。岳飞领军转战广德境中,六战皆捷。
当驻军广德军的钟村时,军粮用尽,将士忍饥,却不敢扰民。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初春,宜兴正被溃军骚扰,县令请岳飞来宜兴,说:“县中存粮,可供一万军士吃十年!”二月,岳飞进驻宜兴屯于张渚镇。在广德和宜兴,岳飞收降了因政局混乱而在当地为匪的多支部队,以及被金军强征来的河北、河东等地签军(伪军)。岳飞不歧视、不苛待他们,签军们都传话说:“此岳爷爷军。”争来降附。
岳飞抗金英勇,爱民如亲,宜兴人民感恩戴德。他们说:“父母生我也易,公之保我也难。”
二月,金军以舟师浮海,穷追高宗三百里未获。兀术借口“搜山检海已毕”,纵兵烧掠明州、临安等城,携带所掠全部金银财宝,从大运河水陆并进,经秀州(今浙江嘉兴)、平江(今江苏苏州)等地向北撤退。经过常州时,岳飞率军从宜兴赶来截击,四战皆捷,擒女真万户少主孛堇等十一人。
常州截击战之后,岳飞首次得到了朝廷的诏令,命他配合镇江韩世忠,从左翼进击金军,伺机恢复建康。
金军在水路与韩世忠相持达四十日,被困于黄天荡,因奸细献策才得以入江。陆路上,四月二十五日,岳飞在建康城南三十里的清水亭,首战大捷,金兵横尸十五里。
五月初,岳飞在建康南面的牛头山扎营,夜间,以百人敢死队骚扰金军,金军伤亡甚大。
兀术准备放弃建康,先在城中大肆杀掠和破坏,然后从建康西北的靖安镇(亦称龙湾)向北岸的宣化镇渡江。岳飞率领骑兵三百,步兵二千,冲下牛头山,大破金军,进据新城。又追至靖安,消灭了未及渡江的金军。建康得以收复。
建康战役,历时半月,岳家军斩女真兵“无虑三千”,擒获二十多名军官。这是岳家军的首次辉煌胜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