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2019-02-11 07:33阅读:
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屯溪古镇内的程氏三宅,在徽州古民居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该宅是明成化年间礼部右侍郎程明政所建,至今己有近600年的历史,被誉为“国之瑰宝”。
跨进程氏三宅的门槛,可以看到一组组工艺精美的木雕,木雕中最为精彩的是如意球,工匠们采用镂雕手法,赋予木头鲜活的生命。
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前厅堂号叫“务本堂”,取自《论语》:“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为人之本也。”
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这里有一张明代天启元年(1621年)买卖房屋的契约,一张明代的纸质买卖契约能保存到今天,殊为不易,在我国历史上少见。可见古人是如何重视契约和信用的。
该宅的楼上被称为“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说的是朝廷内翰,楼主程讷庵与其夫人的故事;程讷庵与夫人同年同月同日生,且非常恩爱,琴瑟相和,白头偕老。在他们做六十大寿这天,裕亲王特为他们题了这方匾额,并在匾下方注明“双寿”。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现存于屯溪古镇令人难忘的明代古民居程氏三宅。
令人遗憾的是;如此精美绝伦,历史厚重的古建筑周围,己是一片狼籍。“全国重点保护文物”程氏三宅,正孤立无援地站立在断壁残垣的瓦砾中,显得格外凄凉。听带我们来的司机说:这周围原来都是明清古民居,因为此地处在屯溪的商业区,为了建商业街,除了程氏三宅是
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国家保护文物不能拆外,其余的都要拆除。我不知道司机的说法是否准确,但我看到的事实是:程氏三宅周围一片破砖烂瓦和将被推倒且满屋垃圾的明清老房子。
这时,一个将被拆除房屋的房主,见我在摄像,主动过来和老婆攀谈。他告诉我们,他家原是盐商,这栋房子是祖上明朝时建的,现也在拆除之列。言谈中时时吐露惋惜之语,抱怨之声。我们干瞪
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眼,只能表示同情、唏嘘。
现在再看周围老屋被拆光后的程氏三宅,反而倒像建筑工地上的钉子户了。想想今后这座如此宝贵的古老建筑,将被包围在一片灯红酒绿的商业街市中,它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这不禁让我联想到了北京的保留四合院之争,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城市的发展和扩张中,就一定要以牺牲祖宗留下来的
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遗产为代价。
拆毁了,就不能再生了。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有人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它是一种特别的元素化符号,是当地历史和地域文化的物化。只有保持完整的整体,才能体现出“古典美”,才能演奏出优美动听的乐章。
徽州第一厅:厅堂上高悬着清顺治年间的匾额“齐眉”
老宅的门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