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界天神托塔天王与大唐战神李靖有关吗?

2019-06-10 07:30阅读:
上界天神托塔天王与大唐战神李靖有关吗?上界天神托塔天王与大唐战神李靖有关吗?
李靖,古典神话小说《封神演义》、《西游记》中的人物,他是商末陈塘关总兵,有三子:金吒、木吒、哪吒,后来投周。父子四个人在扶周灭纣的行列中,立下了不少功劳。最后,纣王在摘星楼自焚,商朝灭亡。周武王登基后,李靖、金吒、木吒、哪吒父子一同肉身成神。闽台地区的传说认为,因为李靖左手中常托玲珑宝塔,故被玉帝敕封为托塔天王,又称为“托塔李天王”,是灵霄宝殿四大天王之一。
大唐卫国公李靖,历史上确有其人。他是唐初名将,唐太宗时任兵部尚书,因为他战功显赫,几无败迹,被唐人称为战神,又因死后经常显灵,为百姓救危解厄,所以百姓为其建庙供奉,由是,到晚唐时,李靖渐渐被神化了。这也是为什么在那些神话小说中,都以李靖作为托塔天王原型的原因。
李靖原名李药师,雍州三原(今陕西三原)人,晚年被唐太宗封为卫国公。他从小就有文武材略,曾受到隋朝名将的舅舅韩擒虎的夸奖:“可与论孙、吴之术者,惟斯人矣。”他一生打过很多仗,体现出高超的军事才干。
唐朝建立至武德四年(公元621年),平定南方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前此,李靖曾受命前往江陵(今湖北荆州)安辑萧铣,李靖向唐高祖进呈平定萧铣的十条计策。高祖采纳,任命宗室赵郡王李孝恭为荆湘道行军总管,征发巴蜀士兵执行任务,考虑到李孝恭没有军旅经历,就任命李靖摄行军长史,全权处理军事,统辖十二总管,从夔州(今重庆奉节)沿长江而下;高祖同时部署三支偏师从其他方向配合作战。
九月,秋雨连绵,江水暴涨。萧铣认为三峡水势湍急,李靖不至于冒险行船,于是沿江不设兵防备。李靖决定出其不意,率军出发。诸将请求暂停行动,等天晴水退再说。李靖说:“兵贵神速,机不可失。今兵始集,铣尚未知,若乘水涨之势,倏忽至城下,所谓疾雷不及掩耳,此兵家上策。纵彼知我,仓卒征兵,无以应敌,此必成擒也。”
李孝恭同意。两千多艘战舰顺流而下,占据荆门、宜都二镇,进入夷陵(今湖北宜昌)。萧铣部将文士弘率数万精兵屯驻清江,被李孝恭打得大败而逃,缴获战舰三百余艘,斩首及淹死者将近
一万。文士弘纠集残兵败将再来,又被打败。当地总管盖彦举以五州之地投降唐朝。唐军逼近江陵,萧铣倾全城兵力出击,李孝恭准备出战,李靖制止道:“彼救败之师,策非素立,势不能久,不若且泊南岸,缓之一日,彼必分其兵,或留拒我,或归自守,兵分势弱,我乘其懈而击之,篾不胜矣。今若急之,彼必并力死战,楚兵剽锐,未易当也。”李孝恭不从,留下李靖守营,自己率领精兵出战,结果大败。
萧铣部众在胜利的喜悦中,只顾抢劫唐军财物,乱成一片,负重难以行走。李靖纵兵奋击,大获全胜,攻陷其水城,缴获大量战舰。李靖建议,把这些战舰放入江中漂走,诸将都说:“破敌所获,当藉其用,奈何弃以资敌?”李靖解释道:“萧铣之地,南出岭表,东距洞庭。吾悬军深入,若攻城未拔,援军四集,吾表里受敌,进退不获,虽有舟楫,将安用之?今弃舟舰,使塞江而下,援兵见之,必谓江陵已破,未敢轻进,往来觇伺,动淹旬月,吾取之必矣。”果然,一批批援兵看到大量战舰歪歪扭扭顺水漂下,以为江陵已经失守,不再前进。萧铣无奈,只得开城门投降,其南方州县纷纷归附唐朝。
武德六年(公元623年),投唐后被任命为淮南道行台仆射的辅公祏,在丹阳(今江苏南京)发动叛乱,称帝建宋。高祖诏令李孝恭为元帅、李靖为副元帅,统领七总管兵力,前往镇压。辅公祏派军赴当涂(今安徽当涂)阻挡唐军。由冯惠亮、陈当世指挥舟师三万,屯守博望山;陈正通、徐绍宗指挥步骑兵三万,屯守青林山;在长江江面横拉一道铁锁,遮断航线;又在当涂修筑月城(又叫瓮城),广袤十余里。唐军逼近,冯惠亮等军坚壁不战。李孝恭派兵绝其粮道,冯惠亮等军缺粮,来袭击李孝恭军营,李孝恭也坚壁不动。第二年,李孝恭集合诸将讨论对策,诸将认为:“惠亮、正通并握强兵,为不战之计,城栅既固,卒不可攻。请直指丹阳,掩其巢穴,丹阳既破,惠亮自降。”李孝恭倾向于这种意见。
但是李靖不同意,他说:“公祏精锐虽在水陆二军,然其自统之兵,亦皆劲勇。惠亮等城栅尚不可攻,公祏既保石头(城),岂应易拔?若我师至丹阳,留停旬月,进则公祐未平,退则惠亮为患,此便腹背受敌,恐非万全之计。惠亮、正通皆是百战余贼,必不惮于野战,止为公祐之计,令其持重,但欲不战以老我师。今若攻其城栅,乃是出其不意,灭贼之机,唯在此举。”李孝恭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派出弱兵攻打敌军营垒,集结精兵严阵以待。弱兵失败逃回,当敌军追过来时,精兵出击,重创敌军。
李孝恭、李靖乘胜追赶,转战百余里,摧毁敌军所有营垒,敌伤亡万余,冯惠亮、陈正通逃走。李靖率领队伍率先抵达丹阳,辅公祏惊恐万状弃城逃跑,途中被抓获,送丹阳处死,江南皆平。
武德八年(公元625年),颉利可汗率领突厥十万大军,寇掠山西,高祖部署几支唐军前往抵御,诸军不利,有的甚至全军覆没,只有李靖统领的江淮兵一万人没受损失。
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十一月,唐太宗决定反击突厥,李靖时为兵部尚书,被任命为定襄道行军总管,节度李勣、柴绍、薛万彻等行军总管,一共十多万兵力,分四道出兵。
颉利可汗的牙帐设在定襄(今内蒙古清水河县境内),李靖率领骁骑三千,从马邑(今山西朔州)出其不意,直趋定襄南面的恶阳岭。颉利惊慌不已,说:“唐兵若不倾国而来,靖岂敢孤军而至。”次年正月,李靖攻破定襄,颉利仓皇逃遁铁山(今内蒙古白云鄂博)。别部唐军也取得辉煌胜利。
在唐军的沉重打击下,颉利十分恐惧,遣使入朝谢罪,请求举国内附,自己来长安居住。二月,唐太宗派鸿胪卿唐俭等人,赴突厥宣慰,李靖领兵迎接颉利。他同李勣会合于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西北),相互商议道:“颉利虽败,其众犹盛,若走度碛北,保依九姓(回纥部落),道阻且远,追之难及。今诏使至彼,虏必自宽,若选精骑一万,赍二十日粮往袭之,不战可擒矣。”李靖把这一决定告诉将军张公谨,张公谨说:“诏书已许其降,使者在彼,奈何击之!”李靖说:“此韩信所以破齐也(汉派郦食其游说齐王田广归顺,田广遂撤销守御,韩信乘其不备,出兵袭破之),唐俭辈何足惜!”
颉利见唐使来请,心里很踏实。李靖、李勣连夜进军,在阴山一带俘获突厥千余帐。李靖派部将苏定方率二百骑为前锋,乘雾前进,距离铁山颉利牙帐七里时,颉利才发觉。颉利乘千里马逃跑,唐俭趁势脱身而归。李靖大军赶到铁山,斩首万余级,俘获十余万。颉利想北度沙漠,由于路口已由李勣把守,未能得逞。他改道走投吐谷浑,被唐西道行军总管张宝相擒获。突厥灭亡,唐朝的北部领土自阴山向北延伸到大漠。
后来,李靖年事已高,患病退休。青海的吐谷浑不断寇边,太宗下诏大举讨伐,很希望李靖能够出马指挥。李靖闻讯,请求出征,太宗喜出望外,任命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节度五总管及突厥等族兵力,出击吐谷浑。贞观九年(公元635年)四月,吐谷浑遭到唐军的沉重打击,烧掉野草,退保大非川。
诸将都认为“马无草,疲瘦,未可深入”。兵部尚书、积石道行军总管侯君集不同意,认为吐谷浑“今一败之后,鼠逃鸟散,斥候亦绝,君臣携离,父子相失,取之易于拾芥,此而不乘,后必悔之。”李靖采纳,督率诸军深入敌境,越过积石山,前后战斗数十回合,取得彻底胜利。
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李靖的夫人去世,太宗指示在自己的陵墓昭陵旁,修造李靖夫妇的陪葬坟墓,依照西汉名将卫青、霍去病旧例,墓前筑阙,修成突厥铁山和吐谷浑积石山之形状,以表彰李靖的特殊功绩。九年后,李靖病逝,享年七十九,和夫人合葬。
战神李靖的军事成就远远高于唐代其他将领。高祖夸奖道:“李靖,古之名将韩(韩信)、白(白起)、卫(卫青)、霍(霍去病),岂能及也!”太宗夸奖道:“昔李陵提步卒五千,不免身降匈奴,尚得书名竹帛。卿以三千轻骑深入虏庭,克服定襄,威振北狄,古今所未有。”
唐代后来的名将为数不少,有的只是在政治上会来事,军事并不突出,有的是蕃族出身,不可能被汉人拉来做神灵。而且,与李靖相比,他们或没有水战、步战、骑战的全面经历,或没有军事理论的著作。因此,民俗把唐代战神李靖附会为托塔天王,在从唐朝至明朝这段时间内,应该是很自然的事情。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