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材必有用”与“三郎沉醉打毬回”

2019-12-10 07:30阅读:
“天生我材必有用”与“三郎沉醉打毬回” “天生我材必有用”与“三郎沉醉打毬回”
篇一:“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流传千古的优美诗句,凡是华人都能背诵几句,其想象丰富,气势磅礴,风格豪放的诗歌,具有高度的艺术性和强烈的形象感染力,对后代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所以,李白被尊称为“诗仙”。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出生于四川江油的青莲乡。因此李白纪念馆修建于四川绵阳江油市郊。海内外前来参观朝拜的人络绎不绝。据历史学家考证,李白的青少年时代是在江油度过的。自唐、宋以来,在绵阳川北大地,就有纪念李白的祠堂庙宇,并流传着关于他的诸多民间传说。
李白纪念馆位于花木扶疏、风景如画的沱江边,那淙淙清泉仿佛流淌着唐诗的旋律。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当跨过沱江大桥,穿过翠竹连廊,一座仿唐风格的雄伟建筑,展现于眼前。雕梁画栋,珠木飞檐,蔚为壮观,充分显示了李白浩荡深谋喷江海,纵横意气走风雷的豪放气派。
设计典雅的纪念馆,由一道三百米的诗画长廊把太白书屋、陈列室、珍藏室、书画店等珠串似地连为一体。太白书屋前厅,高挂着郭沫若手书的“李白纪念馆”匾额,两边的楹联是:“酌酒花间,磨针石上。”“倚剑天外,挂弓扶桑。”大厅左右,高挂着许多匾联:“盛唐诗酒无双士,青莲文苑第一家。”还有清代四川大学士李调元撰写的:“豪放压群山能使力士脱鞋贵妃捧砚,仙才邑
众美不让参军后逸天府清新”。
在正堂的大厅中央,伫立着李白佩剑读书神采飞扬的全身汉白玉塑像,他那昂首挺胸、俊逸潇洒的神姿仙态,使人常情不自禁地吟诵起他的豪放诗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诗文传百代,足迹遍天涯。文物室内,珍藏着李白生平事迹图画诗文著作书籍,以及流传大江南北的碑文字象。此外,还珍藏李白的文物资料多达四千多件,古今中外出版的《李白诗集》五百多种,以及流传民间的手抄本。文物中,最珍贵的当属日本爱国华侨捐献的李白遗留下来的诗文手抄真迹,那狂放的草书犹如龙飞凤舞,引人入胜。
李白留下的精神财富是世界的。国际友人对李白的诗歌给予极高的评价,美国研究李白专家艾伦在书中写道:“李白写下千古流传的诗文,他不仅是属于中国的,也是属于人类文明的瑰宝。要研究、继承和发扬光大,就会为世界人类带来和平幸福。”
“天生我材必有用”与“三郎沉醉打毬回”
篇二:古语道:玩物丧志。是说一个人对于某事某物过于沉湎而丧失志向和追求。此语中,“物”,大抵是指声色犬马之类,非正经事业,与“本职”、“岗位”无涉也。
宋人晁说之有《明皇打毬图》诗,是讥诮唐玄宗的。诗曰:“宫殿千门白昼开,三郎沉醉打毬回。九龄已老韩休死,明日应无谏疏来。”
诗的前两句,是说唐玄宗打毬归来的排场,城门洞开,宫殿所有的大门也统统打开,这是极不正常的。大开城门,宫殿门与卫戍和礼仪制度都严重不合,但是,三郎唐明皇却全然不顾,随心所欲。“沉醉”,并不是象一些选析本所说的,是唐玄宗喝醉了,而是描摹其神态,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一帮随扈(还有文武大臣),更是前呼后拥!试问,是皇帝御驾亲征,斩杀楼兰胡虏?还是沙场点兵,围猎无数?非也,只为一次打毬尽兴而归。
三郎,唐玄宗的小名儿。因其排行老三,球场上就这样没大没小地喊开了;“毬”,不是后来宋代高俅打的那个蹴鞠,而是一种骑在马上,以杖击球的运动项目,今天叫做马球。由于这一运动形式具有较强的竞技特点,在唐代十分盛行。
“三郎”唐明皇,当属体格健壮,四肢发达,且好玩善玩的那种人。有一首《明皇秉烛夜游图》就写他和一伙人打着灯笼、松明火把在夜晚沿游取乐的事:“姑苏台上长夜歌,江都宫里飞萤多。一般行乐未知极,烽火忽至将如何?”真的不幸被言中了,三郎后来的结局是“六军不发无奈何”,贵妃杨玉环不得不自尽,随残兵败将仓皇逃离皇宫,最后仍然江山不保。
这首诗,最易叫人联想:历朝历代,都不乏爱“玩”的主,宋徽宗赵佶,爱玩诗;南唐后主李煜,爱填词;明熹宗朱由校,特别爱做木工活。当政时,尽管外有金兵侵扰,内有山东、陕西农民起义,也只知道埋头于“院中盖(高四尺许)的小宫殿”。可江山社稷,黎民苦痛,他们却没多少兴趣了。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