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

2011-10-29 10:42阅读: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
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

A.
一个美妙的早晨,云海茫茫,就在山那里,在脚下。
站在云端,沐浴着初升的阳光,头顶是湛蓝的天!
越过远处的山脊可以清晰的看到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

一夜的头疼,现在还是有些无精打采,起来活动了一下,感觉好多了。
今天是个调整的日子,导游会带着我们做适应性训练,爬到4200米的高度,然后再折返回到3700米营地,目的就是更好的适应一下高山环境和气压,为明天的最后登顶做好身体的准备。
不是很严重的头疼是可以忍受的,时间长了也就麻木了,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就会集
中到头疼上,那个时候是最最难受的时候,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恨不得劈开脑袋把那个可恶的头疼虫抓出来。
一般情况下如果爬升过快就会引起严重的高山反应,呼吸急促,头痛欲裂,那恐怕就很难用意志力去克服了,唯一的选择就是下撤。来之前咨询了医生,让我们提前10天开始吃红景天胶囊,据说这样可以大大缓解高山反应,我也就悉听医嘱每天认真的吃药,不管身体是否调节好了,反正心理是起到了一定作用,总觉得吃了药总归是好的。
Fred问我如果明天一个人有了严重的高山反应我们是分开行动还是一同下撤?现在是必须好好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了。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攀登乞力马扎罗,如果已攀登了90%,山就在那里,乞力马扎罗的雪就在那里,近在咫尺却不能触摸,功亏一篑调头向下的确是个极其艰难与痛苦的抉择,然而凡事不强求,登顶也不是唯一目的,来了,看到了,尝试了,尽力了,没有上到5895米得顶峰也就没有那么大的遗憾了。记得谁说过一句话“缺憾也是一种美”,太过完美反而是一种不完美。
一切随缘吧。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 我们的小木屋,空间很小,到了晚上很冷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 早晨的云海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有了阳光就有了希望,在小木屋前留个影

B.
早餐的时候餐厅里很是热闹,有登顶胜利归来的,有像我们这样的将要挑战顶峰的,如果大家凑巧坐在一起自然就攀谈了起来,登顶成功的人自然有一种优越感,兴奋的讲着他们的故事,因高反功亏一篑的人也得到了大家的同情,在安慰着对方同时也在担心着自己登顶的命运。
引人注目的是一群十几岁的美国中学生夏令营团队,他们大概有二十个人,由两个老师带着,这时正在一个接一个说着什么,每个人讲完大家都会鼓掌,我猜想肯定是在分享每个人的攀登感受和key learnings,我在美国公司待过很多年,非常了解美国公司的文化,什么passion, change, value, challenge,等等说起来有一大堆的理论,而这些可爱的孩子能有机会来挑战非洲最高峰,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教育培训机会。
然而最让我感兴趣的是这些孩子的穿着,高山上的早晨温度极低,我们把羽绒服都穿上了还是觉得冷,而这些中学生们居然穿着背心短裤,一个女孩子上面就穿了一个跨栏背心,看着都冷。面对寒冷他们却好像浑然不知,真是傻小子做凉炕头,火力也太壮了不是。还是孩子的他们永远充满了活力,彼此分享完感受就开始吃早饭,这边吃着,那边就打打闹闹着,欢笑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在路上还见到了一对韩国小兄弟,哥哥有20岁,弟弟才14岁,一起来攀登乞力马扎罗。还遇到一个英国小胖子,脸蛋红红的超级可爱,一问年龄是13岁,是我在登山途中看到的最小的登山者。想想这些孩子真是幸福,小小年纪就有机会飞跃重洋来到遥远的非洲,与伙伴们一起攀登乞力马扎罗,这段经历简直就是一个无价之宝,会让他们受益终身的。
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外面的世界绝对精彩!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乞力马扎罗的雪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满目荒芜,由于高海拔这里已经看不到什么植物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山就在那里,他是我现在唯一的目标!

C.
今天的攀登任务比较轻松,就是调整适应,所以到了10点我们才出发。
头一直疼所以早饭只吃了一点点,出发后我走的也很慢,还一路不停的拍照。Fred走的快,由大Pual跟着他,小Pual就陪着我慢慢在后面边走边聊。
大Pual看上去年纪有40,一个粗壮的黑人汉子,话不多但是有一种威严,他告诉我他的登顶次数已经超过40次,可是我每每拍着他的肚皮笑笑说那肚子还这么大。小Paul今年30岁,一个精瘦的小伙子,成功登顶过26次,还爬过旁边的马文济峰,他说因为没有主峰乌乎噜有名,所以来爬马文济峰的人不多。
可能是今天的任务比较轻松,小Pual也放松了许多,问我的工作,家庭,都去过哪些地方,为什么会来攀登乞力马扎罗。他还告诉我说他有一个很漂亮的老婆,已经怀孕了,明年他就要当爸爸了,一脸幸福的样子。接着他突然问我北京什么样子,外国人多吗,有黑人吗,黑人在北京受歧视吗?我告诉他北京的黑人很多,中国话讲的非常好,有个叫郝歌的黑人还在中国的歌唱比赛中获大奖呢。小Paul听了高兴的笑了起来,路出好看的白牙齿,一脸憧憬的样子。
小Pual很喜欢照相,沿途给他照了不少照片,他一再叮嘱我回来后给他发邮件。边聊小Paul边摆弄着手机,一部看起来挺时尚的手机,我问他多少钱,他说30美金。我随口说了句好便宜,小Paul却一脸认真的说:30美金是好多钱呢,很贵的。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可能说错话了,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经济水平不同,物价指数也不一样,如果用你的理念去衡量,尤其是在一些很穷的国家跟当地人说什么什么很便宜,可能会伤了他们自尊心,亦或是给自己带来麻烦。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小Paul和我们的一个挑夫,是不是都很时尚?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挑夫们头顶包裹在沙石路上箭步如飞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喜欢这一片枯黄的草稞地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

D.
乞力马扎罗山藏到了前面山脊的后面,我们慢慢的向着山脊爬去。
远远的看到一个垂直的岩壁,光滑的石壁上满是黑色的条纹,很是好看。小Paul告诉我那叫斑马石。Fred和大Paul正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等着我们。
来到跟前就看到了好几个玛尼堆一样的小石堆,小Paul说只要你检起一块石头把它放到玛尼堆的上面,那你明天就一定可以登上乞力马扎罗的顶峰了。
真的?我兴奋地从地上捡了一块椭圆的石头认真的放到了石堆上,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继续向上攀登终于到达了山脊上,翻过去,乞力马扎罗山就在眼前!
从这里看乞力马扎罗显得更加的真实,山顶上白云缭绕,白云飘过露出了雪峰,其实也谈不上是什么雪峰,只是山顶上有一小片雪,就像是被谁不小心打翻的白漆桶洒在了山顶上。
其实观看乞力马扎罗最好的位置在肯尼亚一边,但是攀登则一定要从坦桑尼亚一侧。乞力马扎罗上有两个主峰,之间是大片的荒芜的碎石路,两个山峰加上中间低陷的山势就像一个马鞍的形状,而我们现在所处得位置就是在马鞍的这一侧,而那一侧就是乞力马扎罗的主峰了。
眼前是一条蜿蜒的被无数的登山者踩出的小路一直向下,再弯弯曲曲的伸向远方,看不到的尽头就通向乞力马扎罗山顶。
明天我们就要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向乞力马扎罗。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乞力马扎罗就在眼前了,明天我能触摸到那山顶的雪吗?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山脊一侧的斑马石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目标乞力马扎罗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 检一块石头放在玛尼堆上,心中许愿我们能够顺利登顶

E.
在山脊上喝水休息了一会,山风很冷,我们于是下山往回走。走下坡路很快,我是连跑带颠儿,只用了不到1个钟头就看到了我们的宿营地,看着那远处一个个小木屋和天上飞的黑鸟,突然就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回到营地才知道同屋那个美丽的英国姑娘搬走了,与另一个登山的单身女孩同住,Fred非说是我的呼噜又把英国女孩也赶走了,晕!我的功力是越来越强大了。
希瑞!赐予我力量吧!乞力马扎罗~~赋予我力量吧!

吃晚饭的时候大Pual来跟我们讲明天的行程:
  • 早上8点出发,下午3点左右赶到4700米的Kibo营地,
  • 然后4点到晚上11点休息睡觉,起来后吃点东西,
  • 夜里12点再出发,连夜从4700米攀登到海拔5685米的Gilmans看日出,
  • 早上9点左右冲顶到最高点5895米的Uhuru,
  • 照相休息10分钟后立即下撤回到4700米营地,吃饭,睡觉2个小时,
  • 下午接着下撤,日落前赶回到3700米营地。

我的头又开始疼了,不知是吓的还是怎么的。
明天将是个艰难的一天,漫长的一天,但我知道也是个永远不会忘却的一天!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从山脊上望去对面就是乞力马扎罗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坐在山脊上望着乞力马扎罗,此刻在想什么呢?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又看到了我们3700米营地的小木屋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的雪(5)漫步在落日的余辉中,明天将是个艰难的一天,漫长的一天,但我知道也是个永远不会忘却的一天!

岁月轻狂
水一般的少年
风一般的歌
梦一般的遐想
从前的你和我
手一挥就再见
嘴一翘就笑
脚一动就踏前
从前的少年
啊~ 漫天的回响
放眼看 岁月轻狂
啊~ 岁月轻狂
起风的日子流洒奔放
细雨飘飘 心晴朗
云上去 云上看
云上走一趟
青春的黑夜挑灯流浪
青春的爱情不回望
不回想 不回答
不回忆 不回眸
反正也不回头
啊~ 漫天的回响
放眼看 岁月轻狂
啊~ 岁月轻狂
起风的日子流洒奔放
细雨飘飘 心晴朗
云上去 云上看
云上走一趟
青春的黑夜挑灯流浪
青春的爱情不回望
不回想 不回答
不回忆 不回眸
回不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