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发剪成副教授”彰显技能价值

2017-05-19 09:51阅读:
2017-05-20浙江工人日报
■钱夙伟
“剪发剪成副教授”彰显技能价值
微观点:不容讳言,现在很多的年轻学子,既想一走上社会就掘一桶金,却又吃不起技能的勤学苦练之苦,在这样的背景下,“剪发剪成副教授”显然有着积极的导向性。
  
  据媒体报道,造型师和副教授,听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有个美容美发专业23岁的重庆妹儿,把这两件事同时做到了!她叫聂凤,通过6年的刻苦训练,2015年她在巴西举行的技能界“奥林匹克”世界技能大赛上,作为中国的唯一代表,一举夺得美发行业冠军,实现中国美发行业零的突破。凭借这个成绩,她不仅享受到了和奥运会冠军同等的待遇,还破格成为副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剪发剪成副教授”彰显了劳动的价值,展现了蓝领的骄傲,更是对“技能”价值的充分肯定。“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虽是老话,但并没有过时。不容讳言,现在很多的年轻学子,心态浮躁,既想一走上社会就掘一桶金,却又吃不起技能的勤学苦练之苦,在这样的背景下,“剪发剪成副教授”显然有着积极的导向性。
  可以说,技能的进步程度,体现着社会的文明水平。现今急切呼唤的“工匠精神”,正需要以技能作为底蕴和基础。实际上,技能炉火纯青,乃至成为绝门绝活,历来是我们的优秀传统。比如从北京百货大楼售货员张秉贵的“一口清”、“一抓准”,售票员李素丽的“活地图”,到后来的宁波环卫工人徐辉,扫了7年地后,居然扫出一套融汇着物理学、统计学和心理学的“徐式扫地法”。这不仅印证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老话,于现代社会,凭技能同样可以实现自身的价值。
  在当下产业转型升级之时,技能人才更是关键的人力资源的支撑。可以说,现在中国用工市场,最缺的不是高学历,而是熟练工人、技师和能工巧匠,这一状况如果得不到改观,中国制造的升级基础将越来越脆弱,乃至危及经济总量的提升。随着中国制造以更快的脚步迈向世界,大国制造也在更急迫地呼唤更多的“剪发剪成副教授”。这无论于增强我国软实力还是硬实
力,推进经济新的飞跃,都具有深远的意义。
“剪发剪成副教授” 彰显技能价值
2017年5月19日劳动午报
□钱夙伟
造型师和副教授,听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有个美容美发专业的23岁重庆妹儿,把这两件事同时做到了!她叫聂凤,通过6年的刻苦训练,2015年她在巴西举行的技能界“奥林匹克”——世界技能大赛上,作为中国的唯一代表,一举夺得美发行业冠军,实现中国美发行业零的突破。凭借这个成绩,她不仅享受到了和奥运会冠军同等的待遇,还破格成为副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5月18日《南方都市报》)
“剪发剪成副教授”彰显了劳动的价值,展现了蓝领的骄傲,更是对“技能”价值的充分肯定。“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虽是老话,但并没有过时。当然,10年的“洗剪吹”,这当中有着太多的心血和汗水,更有着对自己职业的执着和热爱。
当下的中国用工市场,缺的不是高学历,而是熟练工人、技师和能工巧匠,这一现状如果得不到改观,则中国制造的升级基础将越来越脆弱。随着中国制造以更快的脚步迈向世界,大国制造也在更急迫地呼唤更多的“剪发剪成副教授”。
“剪发剪成副教授”除了自身的努力,更需要从政府到企业的着力培养。从宏观的层面,以提升职业素质和职业技能为核心,以技师、高级技师培训为重点,重点建设一支门类齐全、结构合理、技术精湛的高技能人才队伍,已经是当务之急。培养更多技能界的“奥运会冠军”,无疑将为可持续发展奠定雄厚的人力资源基础,提供强大的人才、技术的支撑和保证。
“剪发剪成副教授”彰显技能价值
2017-05-19东方网
钱夙伟
造型师和副教授,听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有个美容美发专业23岁的重庆妹儿,把这两件事同时做到了!她叫聂凤,通过6年的刻苦训练,2015年她在巴西举行的技能界“奥林匹克”-世界技能大赛上,作为中国的唯一代表,一举夺得美发行业冠军,实现中国美发行业零的突破。凭借这个成绩,她不仅享受到了和奥运会冠军同等的待遇,还破格成为副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5月18日《南方都市报》)
  造型师和副教授,听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有个美容美发专业23岁的重庆妹儿,把这两件事同时做到了!她叫聂凤,通过6年的刻苦训练,2015年她在巴西举行的技能界“奥林匹克”-世界技能大赛上,作为中国的唯一代表,一举夺得美发行业冠军,实现中国美发行业零的突破。凭借这个成绩,她不仅享受到了和奥运会冠军同等的待遇,还破格成为副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5月18日《南方都市报》)
  “剪发剪成副教授”彰显了劳动的价值,展现了蓝领的骄傲,更是对“技能”价值的充分肯定。“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虽是老话,但并没有过时。当然,10年的“洗剪吹”,这当中有着多少的心血和汗水,更有着对自己职业的执着和热爱。不容讳言,现在很多的年轻学子,心态浮躁,既想一走上社会就掘一桶金,却又吃不起技能的勤学苦练之苦,在这样的背景下,“剪发剪成副教授”显然有着积极的导向性。
  可以说,技能的进步程度,体现着社会的文明水平。现今急切呼唤的“工匠精神”,正需要以技能作为底蕴和基础。实际上,技能炉火纯青,乃至成为绝门绝活,历来是我们的优秀传统。比如从北京百货大楼售货员张秉贵的“一口清”、“一抓准”,售票员李素丽的“活地图”,到后来的宁波环卫工人徐辉,扫了7年地后,居然扫出一套融汇着物理学、统计学和心理学的“徐式扫地法”。这不仅印证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老话,于现代社会,凭技能同样可以实现自身的价值。
  而当现在产业转型升级,技能人才更是关键的人力资源的支撑。而当下的中国用工市场,缺的不是高学历,而是熟练工人、技师和能工巧匠,这一现状如果得不到改观,则中国制造的升级基础将越来越脆弱,越来越空洞化,乃至危及经济总量的提升。随着中国制造以更快的脚步迈向世界,大国制造也在更急迫地呼唤更多的“剪发剪成副教授”。
  “剪发剪成副教授”除了自身的努力,更需要从政府到企业的着力培养。从宏观的层面,以提升职业素质和职业技能为核心,以技师、高级技师培训为重点,重点建设一支门类齐全、结构合理、技术精湛的高技能人才队伍,已经是当务之急。培养更多技能界的“奥运会冠军”,无疑将为可持续发展奠定雄厚的人力资源基础,提供强大的人才、技术的支撑和保证,无论于增强软实力还是硬实力,推进经济新的飞跃,都具有深远的意义。
“剪发剪成副教授”说明啥
2017年05月19日河南日报
钱夙伟
在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聂凤通过6年的刻苦训练,在巴西举行的技能界“奥林匹克”——世界技能大赛上夺得美发行业冠军。凭借这个成绩,她破格成为副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见5月18日《南方都市报》)
“剪发剪成副教授”不失为蓝领的骄傲,也是对“技能”价值的充分肯定。“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现在很多年轻学子心态浮躁,既想一走上社会就掘一桶金,却又吃不起勤学苦练技能的苦,“剪发剪成副教授”显然是一次正向激励。
实际上,技能炉火纯青,历来是我们的优秀传统。从北京百货大楼售货员张秉贵的“一抓准”,到售票员李素丽的“活地图”,再到后来的宁波环卫工人徐辉扫出一套融汇着物理学、统计学和心理学的“徐式扫地法”……不仅印证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老话,更彰显了技能的价值。
如今产业转型升级,我们急切呼唤以技能作为底蕴和基础的“工匠精神”,随着中国制造以更快的脚步迈向世界,也更急迫地呼唤更多的“剪发副教授”。从宏观层面来说,以提升职业素质和职业技能为核心,以技师、高级技师培训为重点,建设一支门类齐全、结构合理、技术精湛的高技能人才队伍,培养更多技能界的“奥运会冠军”,已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