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挑刺”,让教材汗颜

2020-01-08 16:59阅读:
2020年1月1日教师报
钱夙伟
小学生“挑刺”,让教材汗颜
近日,西安高新第五小学三年级二班学生对北师大版三年级上册数学教材中的一道练习题心存疑惑。为解开谜团,小朋友们在老师的建议下给教材编者写了封信。信中详细说明了发现的问题,还给出自己的建议,请求编者指导。“疑问信”发出10天后,孩子们就收到了回信。编者在回信中称,已将孩子们的问题和建议记录下来,在下一版教材修订之时将进行讨论。(12月26日澎湃新闻)
新世纪小学数学(北师大版)教材三年级上册“年、月、日”单元中,《一天的时间》一课中有一道练习题。题中,根据火车票票面信息,下午6时8分开车,开车前5分钟停止检票。已知小明从家到火车站检票口要20分钟,学生要计算出小明最晚几时几分从家出发才不会误火车。教师教学用书指出答案:从下午6时3分向前推算20分钟,得出结果为下午5时43分。有学生举手问老师,“不对呀,下午6时3分停止检票,如果下午5时43分出发,刚好6时3分到检票口,这时不刚好停止检票了吗?”
教材被小学生质疑,并非第一次,2016年,北京一位五年级小学生写信给人民教育出版社,指出语文教科书上一幅关于宋朝知县的配图有误,知县着装应为青绿色而非紫色,图中官帽上下垂的帽翅也与历史不符。文物专家在看图后称所言有道理。
教材出错的新闻近年来屡见报端,但被小学生“挑刺”足以让教材汗颜。教材是供学习的范本,教材的准确性权威性,已经成为人们的思维定势,教材中的瑕疵
乃至差错,也因此必然而放大,乃至误人子弟。也因此,尤其于家长和教师,更倾向于对教材差错实行“零容忍”。
对于教材中的差错,一些教材编写者认为只是小瑕疵作为遁词,作为逃避错误的遁词。作为教材编写者,这样的一种马虎草率、不负责任的态度,无疑比差错本身更害人。对教材中的许多低级的差错不以为然,必将影响到学生从求学之初,就缺乏一种较真严谨的治学精神,而这显然将贻害无穷。
教材不是一般的图书,教材的性质,决定了差错的“零容忍”。教材屡屡被质疑,其中质疑者还包括小学生,于有关部门,应引以为训,有所作为,比如尽快建立教材鉴定评审的专门机制,一方面严格把关,另一方面及时纠错,以确保教材的准确和权威,让教材真正回归“教材”的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