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翰烽:年轻演员收入高得离谱该怎么治?

2017-03-16 08:25阅读:
碧翰烽:年轻演员收入高得离谱该怎么治?
有全国政协委员不解:当红年轻演员的收入,居然超过了一个几百人的中型企业。有政协委员表示,为了票房和宣传,不得不加入这些年轻偶像,而扭转这一现象,还是要靠市场和舆论引导。(红星新闻2017年03月13日)
针对目前电视节目中真人秀泛滥,一位不愿具名的全国政协委员表达不满:一帮演员在节目中打打闹闹,挣的钱却超过他的一个几百人的中型企业。一些真人秀节目男女演员打打闹闹,有宣扬性暗示、性骚扰的嫌疑。
宋丹丹说:现在的“小孩”一夜之间就成了明星了,一下就有几千万粉丝…我们现在社会的价值观往往认为有名有钱就是成功人士。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副总导演陈维亚表示,部分年轻演员收入虚高是一个现实存在,这是市场逼迫,需要票房,需要宣传,就要做一些妥协。另外,制片人、制作方,要求你再大的导演来拍戏,当红演员必须放进去。
之所以有如此之“红”的年轻演员,之所以他们的收入能够高过百人企业,关键就在于有强大的市场需求,有强大的年轻粉丝队伍,一些年轻人热衷于追捧明星,热衷于追捧这些当红年轻演员,你有什么办法?他们就是喜欢,而且就是爱往里面花钱,这钱还真是舍得花。
可以说,这些年来,年轻追逐明星一直是存在的。即使如今天的中老年人,你能说你在年轻时没有追逐明星吗?肯定也是有的,只不过你会认为,你那个时候追逐的明星层次、素质不一样,的确是有些本事和能力的。现在也许是不是浅薄了一些,或者其中掺杂了一些人为因素,使得这个明星的出现不再显得那么公平公正,也似乎缺少真正的艺术锻炼。
对于这种现象的出现,我们不能视若洪水猛兽,因为每个人都曾年轻;我们也不能视若无睹,这里面反映的一个重要问题在于“娱乐至上”、“金钱至上”观念的渗透。
我们的改革是说要市场来决定。但是不是任何资源都是由市场来配置的。像文化影视这种产业,不仅仅只有经济属性,更重要的还有社会属性。关于经济的可以由市场来决定,但是社会的就必须要有一定的规范,不能任由经济来决定,否则就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这种影响,对于社会道德、信仰价值、收入分配秩序、勤劳创新创造致富观念等等造成冲击。
一些诸如“有钱有名”、“一夜暴富”、“灰色收入”等等就可以逐渐占据社会主流,真正最终影响就是整个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所以说,市场并不是万能的,有些行业、有些领域就不能过度市场化。
现象的根源与危害,相信都会有认识,但问题是该怎么治?至少不可能一棍子打死,直接封禁了之。从长远来看,首先要营造一个健康的制度环境,鼓励出精品、出大家,这个是需要下力气的,特别是在当前浮躁的社会里,很难有文学艺术作品静下心来创作。要让真正的精品、艺术大家成为社会的主流。
其次,人的成就不能完全以“名”和“钱”来衡量,这就涉及到一个媒体传播、引导的问题。之所以有那么的明星炒作,媒体的引导方向也出了问题。
最后,在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问题,如何调节这些高收入者,应该有一些综合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