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小村官大腐败:如何破解村干部监管的短板?

2019-01-06 11:09阅读:
碧翰烽/文
12月29日到31日,湖南卫视《湖南新闻联播》栏目连续三天,推出党风廉政特别报道《(新闻评论)桴江样本: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讲述了湖南永州零陵区凼底乡桴江村的首创的村务监督月例会制度。
这一新闻的播出,又将我们拉回到一个非常紧迫的现实问题,那就是村干部贪腐之问题。
对于广阔的农村来说,村干部直接面向农民,主要贯彻执行党和政府在农村的各项政策措施,开展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最后一公里,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事关党和政府的形象与公信。
数据显示,中国约60万的行政村里有数百万农村基层干部。由于缺乏有效监管,随着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的推进,各种扶贫工程项目、美丽乡村建设项目、农田水利建设、危房改造等项目资金、惠民资金很多,加上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土地开发带来的巨大利益诱惑,“小村官、大腐败”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期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敲响了惩治“小官涉贪”、规避监督“灯下黑”的反腐警钟。
除了贪腐花样众多、数目惊人之外,一些村干部还欺压百姓,横行乡里,与民争利,严重的还涉黑涉恶,更加走向贪腐。
深度|小村官大腐败:如何破解村干部监管的短板?
湖南卫视此次解剖“桴江样本”,并没有拘泥于“打虎拍蝇”的表层,而是深入到制度创新的层面,如何从源头、制度层面破解村干部监管的短板,是非常有意义的。
如果细细解读这个村子样本的核心要义,就是抓住了三个关键词:一个是“人民”。就是由村民选举村务监督委员会,而不是由村支两委来指定;还有一个关键就是选出三种人,即村里有威望的“老人”、带头致富的“能人”,以及对村支两委工作“有意见的人”;另外就是通过这样的会议,解决了问题,否决了一些村里不合实际的项目。
把握好了这两个基本原则,就能奠定监督的民意基础。
一个是“公开”。公开是最好的反腐剂,凡是今天腐败较为突出的领域、行业、单位,大多都是因为没有很好的“公开”所导致的。因为有了公开,就会有监督,就会有震慑。
而桴江村的公开是做的到位的,既有会议的公开,还有村务公开栏的公布,又上
传到“互联网+监督”平台,方便全体村民查看和监督。
最后一个是“制度”。无论是“人民”,还是“公开”,如果没有一套完善的制度来保证,最后都可能流于形式。桴江村以“村务监督月例会”的制度形式确定了下来,也就是说,每月村务监督委员会要行使审核、签字、盖章之职能,每月要通过开会的形式进行报帐公开,每月还有乡镇纪委干部、村民小组长参加,为村务监督员撑腰。
如何深化这一制度之创新,并能够持之以恒地开展下去,还得注意几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桴江样本”不能只在桴江,而应该大范围地推行,形成制度性成果。比如至少要在全省进行推行。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像这样的制度性监督,如果不能大范围推行,就可能形成一个孤本,被他人视为另类,最终也难以坚持下去。
其次,月例会制度应该形成标准化的程序,最好以规范性办法或者是地方性法规固定下来。如果只是停留在一次次的会议,那就可能因为“人”的原因,出现因人成事、因人废事。当有人高度关注的时候,会议可能开的很好,当无人关注的时候,会议可能就会走形式。因此,如何规范会议的标准化程序,由谁启动,由谁组织,由谁监督执行,等等,都是需要进一步深化的。
最后,就是一定要保障“公开”。包括我们的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要真正通过民选产生,他们也要受到上级、村支两委和村民的公开监督。尤其是这个月例会制度,就是要通过“公开”来保障其真正实施,并真正发挥效果。如今互联网已经相当发达,关于每一次月例会,都必须通过网络公开,尤其是“互联网+监督”平台,要形成一种制度,不能出现例外。只有“公开”,才能保证制度得以执行,并且不走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