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2015-09-10 23:36阅读:
这好像是一首歌的名字。
此刻,却不经意间从我心里流了出来。我被吓了一跳。
这是年轻人唱的啊,你咋能唱?七老八十了,都。
是呀,怎么了呢?
夜,已深。我静静地坐在桌前,看着《看见》。
前几天,开始看《看见》,看之前,不屑一顾,看之后,才知值得一读。一系列刺眼的字眼:双城的创伤、是对峙不是对抗、水溶于水中、沉默在尖叫、无能的力量······
新闻调查。是央视一个有很高收视率的节目。
柴静是这个节目的主持。她选题,采访,编辑,送审,播出。所选题,总是担心,通不过,因为总是采访底层的人:自杀儿童、妓女、同性恋、吸毒者、罪犯(冤案)、涉黑团伙·····采访有时要冒着危险:非典时被感染的危险、被涉黑团伙驱赶的危险,当然还有日晒雨淋、饿着肚皮、拒之门外、徒步跋涉·····这些艰难。最难的是所有这些做完之后,审片不过,前功尽弃。
所幸,我看到的《看见》是她已经记录下来的文字,想必都是已经通过播出了的。还是很震撼。文字的东西,经过沉淀,应该是冷处理了,但如今读来,依然震撼。
我感谢柴静。但我不是在等柴静。也等不到。
我是在等谁?
我也不知道。
但是,有那么一个人吗?让你等吗?在哪儿呢?
也许在天边。在那遥远的地方。
也许在身边。近在咫尺。
也许没有,只是胡思乱想。
抓紧读书。
让我读书的人,让我看《看见》的人,那个小朋友。小朋友让我读书,我竟然读了。读得很认真,很快。估计要读一两个月,我一两天就读完了。因为,我比小朋友有时间。其实,我错了,我的时间不多了,更没有小朋友的时间多。
我在小朋友的时候,该我读书的时候,我没有书读。
文革了。文化被革掉。
我的新书《丢失的青春》其中一章就是《我要读书》。写的那个时期的事。立志考大学的我,结果全国不办大学,只有投笔从戎,上了解放军这所大学,成了一介武夫。当然,比我的同学幸运,上山下乡的他们,当了农夫。
我的确比小朋友的时间多,有大把时间读书,可是,我没读。可惜了,大好时光。
小时候,老是念: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其实,并不明白。
光阴是什么?
就是生命。
什么最宝贵?
生命。
生命是什么?
间。
生命,是以时间为长度计算的。
鲁迅说:无端地浪费别人的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
可是,并没有人谋财害命,而是自己在浪费生命。
每天,做着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就是在浪费生命。
但是,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
人,首先要生活,要吃饭、睡觉,要·····
工作,才有工资,有钱,才能读书、写作、唱歌、跳舞······
所以,必须工作,必须挣钱,必须吃饭,必须忙碌。
太忙了,忙得没有时间吃饭,没有时间睡觉,没有时间洗澡,没有时间上街,没有时间读书,没有时间思想,没有时间注意时间······
对了,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这是歌吗?
谁唱的?
唱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