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一般的时光

2019-06-09 08:57阅读:
莲一般的时光
白衣书生
  和两位初三时的同学聚,我们没有太聊过去。那些同窗时的故事,大抵早已经聊完了吧!其实我们无论怎么聊,谁都脱不开心底里的沧海桑田,一股淡淡的忧伤在弥漫。
  那么,就依了旧例,谈我,谈我的故事,我文字里的故事。大抵我已习惯无拘无束,在一些旧时好友面前畅所欲言无所顾忌。所以,我之渴望自由,可见一斑。但凡我不自由了,就闭嘴,别人叫我也不说,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不知道该怎样来感慨过去,过去里的人,总是穿过脑际,只不过近年来,较之以往,要好得多。我终究要从过去里解放出来,那些瞬时而过的柔软,与温情。对的,还有笑容,那追魂一般的鬼魅的微笑。我终以奋笔疾书的方式,将过去差不多写尽,就像掏空了,那么我的好起来,便指日可待。我可能需要清空自己,才可以重振精神,去活得春风拂面,至少不像现在这么呆板与木讷。
  人终究都是活一辈子,几十年而已,为了应付生活就已经费去大把的时间与精力,那么还能剩下多少是给自己的?何其短暂,我总说,别人总不信。那么,我就懒得说了。
  近段时间,“快手”上复旦大学讲哲学的陈果很火,接下来又发现了北京大学的姚瑶。原来哲学,也莫过于寻常生活中的一些小道理,谁都会遇见,但谁都不察觉。于是,有人讲了,这才恍然大悟,有所收益。所以我总是坚持认为——这世界不缺少教师,而是缺少导师。
  我还记得曾经一年在南归的火车上,遇见一个在读研究生的漂亮女孩,我蓦地神明一般地讲析,令她何其感慨。她说,我从小活到大,从没人这么给我讲过,故而尊我为她一辈子的老师,然而当场环绕的五六名乘客,谁都以为我是她大学里的老师,即便身边坐的先前聊过一些的那位中国美术学院的文质彬彬的研究生。事后,虽然同在一座城市,我再没见过那个女孩,但她在QQ上万分感激地告诉我说,我的那席话,助她化解了当时面临的一场情感危机,她不但跟男朋友和好了,并且比以前都还要好。这样的事,对我而言,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一切看机缘。
  大抵我太注重自己语言的份量,也太注重感觉上的状态,不当讲时坚决不讲,宁肯木讷。放眼望去,这世界
的语言垃圾何其多,我可不愿意去成天没营养地喋喋个不休,至少这是我的活法。没有遇对人,或者别人并没准备好听,我宁肯礼貌性地点下头,或者仅此而已。我曾经有过一位学生,是海外留学的文学博士生,几年后一言不合就断交了,气都不用生。不过我依是默默地关注着她的创作,有次在她的一篇博文中介绍到她的三位老师,其中并没提及我,于是我就放下了,放下曾经的那段情分。想必我并非她学校里正式的老师,况且都已经断交了,不提及也在情理之中吧!或许唯有释然,才可以放过过去,放过自己。
  我到底是愿意活得轻松一些,过去的就都过去吧!反正谁也回不去,即便回去也不会是原来的自己。谁都经历了浑身的沧桑,放下过去,才会有未来。我看见太多的人高举着“活在当下”的旗帜,在这个世界上横冲直撞不需要教养,我真是感到无话可说,很是无力。于是,懒得讲,便成为常态。
  只不过,我的放下,是不再轻易去纠结,也并非一古脑儿不分是非黑白地全部忘记。每个人的过去都值得尊重,记得就是记得,记得多少就记得多少,不再把自己无端地陷进去就好。毕竟人不是机器,点个“删除键”就什么都是一片空白的了。况且什么都忘记的人你敢交吗?会不会成了无情无义?
  这些天,没在腾讯视频上找到连续剧《将夜2》,好歹翻了一部《天上无诈》来打发时间,却终究缺少些趣味儿。只不过,剧中的姑娘马赛,我在《青春斗》里见过她,如今换了个顽皮些的角色,可以算作亮点。没有找到一部可以抓住我内心的剧,那么不少时候是可以不看的,于是我就感到日子的空旷了。
  我在这些空旷里,开始感到了寂寞。无来由地想起过去的一些事,一些人,一些场景。大抵我早就不会曾经那般撕裂地疼痛了,心里虽然早就愈合生茧,但到底会生起一些惆怅来。好在都不会有事,大不了一个人笑一笑,也就过去了。多少年来,多少刻骨铭心,早就被我写进了故事,不是说无处安放吗?我可给它们找了一个好去处。
  这些天,依旧包书、寄件、骑摩托,除了上班就是宅。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只是少了一份热闹,也少了一份喧嚣。我从那些热闹与喧嚣里脱出身来,少去了诸多廉价的牵挂与纠结。我到底是要从那重重迷雾一般的过去里脱出身来,从一切的沉重里脱出身来,不为所缚。我之渴望自由,似乎更是一种天性使然,谁也无法碾压与剥离。只不过,碰够了南墙,便懂得自保。在自我的世界里去尽可能地自在,既不招谁也不惹谁,多好!
  我到底是辜负了书房的存在以及它的使命,不过我已经预感到了我将来的生活,可能是不息地看书与撰写评论。我终究可以对这个世界,对那些别人的作品去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大抵算不得炫耀与哗众取宠。我只是在做自己的事,不需要排场,更不需要“此处鼓掌三分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与活法,我大概就这样了。一个心怀美好,生活里缺少美好,便宁肯享受孤独与寂寞的人。
  和同学的酒聚,没有太提过去同窗时光的故事,大抵早就聊完了。我们都活在当下,望着当下世界里历尽沧桑的彼此,喝不上几杯便醉掉。那些莲一般的时光,都睡着了。
莲一般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