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里的人

2019-06-12 22:21阅读:
过去里的人

白小菜


  我所爱的,可能就是一台电脑,一根网线。我把我的所爱,都系于其上,出去浩瀚,没有归途。
  于是乎,多少年过去。我还是我,电脑还是电脑,网线还是网线。这世界到底发生过了多少万马奔腾,我确实如梦初醒,什么都不知道。那怪不得别人老是以鄙夷的眼神瞧我了:这厮,烂泥扶不上墙!
  我在这样的谩骂中,不知所以,胡乱成长。我只一个劲儿地想着,我心底里的爱人,我的所爱,我的钟爱,我的挚爱。我很想一辈子,都这样活着,可是不能。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反正乱七八糟的,该怎样扯蛋就怎样扯蛋!
  我还记得,我高中时的女朋友,那个初三的女生,她们三个极要好的闺蜜中的胜出者,因为我而割袍断义。可是,那年夏天,我们兴许是放学后背起书包转街转累了,在我家我的房间里,说着说着她就顺势躺在了床上。我坐在床边,就只管瞧着那身洁白的连衣裙,发愣。她到底没有怪我不懂事,我除了发愣什么也没有做,包括不知道怎样说话。事过
很多年,我俩反倒是像忘了,谁也不记得谁。有次初夜在街边擦身而过,似乎就是她,似乎真是她,原本当兵几年的她已经回来了。可是,什么话都来不及说,便彼此去远。她兴许什么都没有发现,挽着她的男朋友,窃窃私语,消失在露灯下的街巷的尽头。
  今晚,和朋友喝酒,忽然想起她。那个从三个特别要好的闺蜜中胜出的曾经的女孩。我差不多就要忘却她的名字了,可是,虽然名正言顺地谈了几个月恋爱,却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呢?兴许那时候,还不懂得怎样说情话,还不懂得怎样肉麻,于是便只好草草地收场。
  我致敬这世界所有爱过我的人,尤其是男女关系及其可能里的女生。我蹚在这条盎盎的河流,她抑或她们,都去了哪里?我活在暗夜的无尽张狂里,多少次在暴雨倾盆的街头,撑伞独行,直至午夜。她们谁又懂我呢?我的生命里所历经的那些女孩,她们都在径自地成长,或有意或无意地忘掉了我这个存在。我从不记恨她们,只是觉得遗憾,觉得痛苦,觉得生不如死,觉得只要一根丝挂上就不再有后续,那多美好多幸福哇!可是,我们都不过是彼此的过客,彼此打发寂寥与孤独的暂时的伙伴,或者爱人。
  我的爱人,始终在遥远的境地里,像远天的星星,忽隐忽现。那些笑容啊,多少年过去都不会变,并且依还那么生动,依还那么鲜活,依还那么栩栩生辉。我像中了毒,多少年过去都这样,可是我的星星们,没一颗是真的想下凡。她们只是逗我玩罢了,兴许在无聊之际。可我就是个十足的傻瓜,无视时光无情地流淌。
  那么,我该醒了吧,兴许是这样!我该从过去的梦里醒来,找个女人二话不说就结婚,然后过上那一路平淡似水的日子,谁也别说谁亏欠。生命只有一次,人生也就那么几十年,再怎么苦恋都是空寂,还不如来个活色生香的伴儿实惠。这样的伴儿,便是你那结婚证上的并肩而照的另一位,你将来的生活里的另一半。有时觉得一定要考虑好了,可有时候反而觉得趁着酒兴,说办就办,木已成舟,舟已下水,生米煮成了熟饭,就那么过呗!再新鲜的日子过久了,也就是平淡。
  可是,我做不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做不到。甚至我多少次给自已做工作,可是,可是,却依是没结果。我想我也不至于差到那样,谁都瞧不起。至少我还鲜活着,至少我还能养活我自已,或者还不止这样,可是呢,那些姑娘们,没一个为我留下来!
  我多少次仰望夜空,怀想曾经的故事。兴许于别人而言,早就抛之脑后,什么都记不起,也不想去记起。可我却还呆呆傻傻地仰望夜空,想着她可能会回来,兴许再等等,她就回来了。我的多少次酒醉,都以为一觉醒来,便会见到她的脸,荡漾着熟悉的微笑,就在我脸旁。可是,多少次的醒来,却如大病一场,要死要活都没人管,只好自生自灭地卯足了劲,活过来。
  这活过来的世界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我的记忆,被艳阳下的现实的街道们灿然地撕裂,可是我依是不甘心,我依是以为前面的拐角,就会遇见她,抑或多年后无比惊喜地重逢。可是,我终究没有实现这样的梦想,事实上一次都没有。可我并不怀疑自已的等待,自已的向往,自已在深渊一般的寂寥里,垂死地挣扎。
  爱我的人,终归是去了。说不定,别人早就躺进了别的男人的怀里,纵情地撒娇。甚或做了妻子,做了母亲,从此相夫教子,得以安栖。我从不想去破坏别人的婚姻,即便是爱情,可是我又该怎样活呢,怎么活下去呢?我想了又想,都没有想明白。那么,就任由时间的流淌吧,反正人这一辈子,如愿或是不如愿也就那么回事。
  我终将化作一缕青烟,成为一堆灰烬。那么我爱的人呢,你或者是你们,就好好地吧,该幸福就幸福吧,该圆满就圆满吧!不要管我,这个过去里的不懂事的人,过去里的那个足够呆傻与木讷的孩子,会有怎样的命运。
  这世界的风吹来,雨淋来,我差不多都不当成回事。因为我始终认为这不会是个事,可是别人呢,谁又不当成是个天大的事呢?那么好吧,亲爱的人,彼此安好,相忘于江湖吧!即便我来过,你也不要察觉。
  早就看惯了四季的轮换,反正已经麻木。一年两年,三年五年,怎么过去的终究记不得。即便才对视过的女子,也在视野里淡去,直以为别人的鲜活与自已无关,别人的微笑终究不是冲着自已来的。那么就冷眼旁观吧,兴许是一条别无选择的出路。兴许有一天,遇见一个爱你的人,她不说爱情,只说“我们结婚吧”,那么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探讨过了这世界太多的问题,结果一切归于简朴。一个不懂恋爱花样的人,一个不屑于恋爱花样的人,自此深居简出,隐身于何其喧嚣的城市。有他,没他,什么谁也不会惊奇,更不会察觉。兴许爱情就是这样,惊天动地的,只有悲剧。那些没有噩耗传来的日子,便是勿须通达的安好。
  安好吧,亲爱的过去,过去里的人!我终将抛弃所有曾经的诺言,曾经的苦苦守候,像一场梦醒来,获得灿然的新生。
过去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