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B版)

2019-06-16 00:01阅读:
岁月静好(B版)

白衣书生


  总想在露天的夜空下饮一杯茶,闲闲散散的,那么如今这个愿望实现了。此时,夜色已浓,我依捧出笔记本电脑,到露台上敞放的一面来,就了桌椅,铺开自已的阵势。就了壁灯,一边饮茶,一边吸烟,或作冥想……
  还记得几年前,我忽然心血来潮,即便严冬,也要款款地拎了电脑,去门前的几家茶楼,寻了有沙发和隔断的雅座,清清静静地写上大半夜,然后再回去。那时我的寓所,依只有自己一个人,一不小心就过了许多年。
  在这许多年里,我俨然一个清心寡欲的修行者,平常都不大出去。成天耗在屋子里,耗在窗外流涌而入的山脚林木潮气的弥漫里,感到这世界真清静!于是放松,修复,让自已饱经的疲惫与创伤,在漫漫的时日里休养生息,得以治愈。
  我必须要克服绵延不绝的寂寞与孤独,并且不得不去学会享受它。我不知道那些年是怎样过来的,又是怎样不息地慨叹。不过终归过去了,我回到了唯剩母亲的家,我一而再地换房子,如今总算
消停下来,安于度日。可是这个世界,总是不安分的,我不得不从一些人性狭隘的明枪暗箭里,腾出身来,安自已的心,做自已的事。我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冲击与撕扯,却又去对谁说起?那么就还是尽可能地自我消化吧!这世间的不少事,或许因为有了自我消化,也便有了更多的安宁。
  我喜欢过安宁的日子,即便平平淡淡也没啥不好。于是我就种花,结果大半年过去了,花没种出来,却长了满露台的草,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失望的。前阵子,在网上买了花肥,液态的药剂,便用喷壶兑足了水稀释,然后尝试着在绿植上喷洒,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唯有新兴起的拉拉藤,在露台的周沿蔓延得很快,经过我细心地牵引,就快爬满整个向外的矮墙,甚至都已经在顺了立杆朝玻璃顶棚的麻绳网上攀爬了。想必要不了些天,它就会功成名就,将整个露台上的花台花盆里的绿植们紧密地联成一片,相互遮掩,彼此牵绊,生生不息。
  又去买了一大盒蚊香,放在露台上用。经过我的努力,这两年家里已经习惯了室内尽量不用明火的禁忌,但室外的露台上是用以用的,譬如蚊香,譬如蜡烛。蜡烛是搬家时带过来的,以前为防家里停电备的。不过,为防停电,我早就买过几根电筒,如今依楼上楼下的摆放在过道显眼的位置,但几乎就没有用过。
  如今这个大院子的小区,只要持了卡,到步行门外的物业公司前台去,水电气都是可以充值的,况且其中两样我在手机上就可以完成,真是方便之极!再也不用像在前一个小区时那么,动不动就骑了电动车去跑能源公司的柜台。
  我的书房依旧在暗角落里,虽然如今已敞亮了许多。只是和明亮的卧室与露台比起来,要略微暗淡一些,大白天包书写东西,大多时候还是需要开灯的。无论开房灯还是台灯,都成。我在书桌和电脑桌上都摆放了台灯,随开随用,伸手即触。只是我更喜欢开放一些的空间,尤其是在写作的时候,空气流通,非常好的。那么这露台,便成了我不二的乐土。
  上午天都还在下雨,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灰蒙蒙一片,我除了闲来无事地瞭上几眼风景,浇上一圈花草,再瞅了几株需要给力的瘦苗喷上几下雾状的花肥,便进了去。中午雨停了,太阳就出来了,我依按了旧习,去卧室里拉上双层的厚帘子,美美实实地睡了一大觉。跟随我太多年的失眠的顽疾,在搬了这处大院子的小区后,便慢慢地好将起来,我都以为神奇。认真回顾起来,我的焦虑致使严重地失眠,得从高中毕业投入社会时算起,即便十年前开始的独自寓居也未曾好转过。如今居然渐渐地治愈,真是令人惊喜!看来终归是清静,加之空气流通的功劳吧!唯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与车行作过多次联系,可往往到了我下班返城时,由于夏季雨水的影响,这维护便总是去不成。就连车行的职员都禁不住笑了,你这换机油也是太曲折了吧?我便只好说,上次在雨天骑摩托摔过一跤后,疼了一个多月,心里就有了阴影,有了阴影就有了忌讳,那就还是下次过去吧!
  近日护照办下来了,但我又取消了行程。那么办上一个放在那玩儿,也是不碍事的。想我以前办的港澳通行证,也是因为临时取消了行程,便放得都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作了废。不过,这没什么,也不必为花了几个钱去心疼。钱这东西,挣来就是拿来用的,只要自已舒服就好,不给社会添乱就成。
  我的恐高已经成了一道顽疾。前两年在昆明飞了一趟西双版纳,天上50分钟,虽然我不动声色,却依是心里紧张害怕得要命,说白了,就是恐惧。加之我原本就不喜欢出国,觉得置身一个语言文字不通文化迥异的异邦的大环境里,我肯定会憋出病来的,所以去不去都没什么要紧。虽然如今的跨国旅游产业已经相当地成熟,跑一趟也花不了几个钱,但我还是不想去。与其盲目崇拜,热衷猎奇,还不如静下心来,做点自己的事。
这些天,我在家里,但凡闲暇了,便坐去书桌前包书,或者清点证书,再去电脑上查询各地图书馆的信息,做着做着日子就混过去了好大一截。我不必为那些可能的寂寞与孤独而不安,因为它们都是我自找的,要不然去楼下客厅陪老母亲不息地聊天也是可以的。事实上我都很少下楼,或许是一个人清清静静地呆着真的习惯了。因为唯有静下心来,脑子里才会有更多的思索,自主的思考吧!
  想这十年,变化可真是大啊!曾经的我在网上是非常地活跃,可以同时开八个小窗与人快活地聊天,而今好几天都懒得跟人来两句。兴许面对互联网的新奇与热烈已经过去了,经过时日不息地沉淀,如今更需要理性地思考,话讲多了也是会消减心神的,加之万千网友中也不是每一个都值得信赖与交往,说不定跟你聊几句逗你玩会儿也是别人打发寂寥的一种方式呢!平白无故地把感情陷进去,心生希望并且熊熊燃烧,到头来还不是把自已给搞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的吗?加之如今的我,已经不太看好网恋了,过去堪称惨烈的教训实在令人刻骨铭心。
  我只管置身于这片敞放的夜凉里,任微风徐徐地吹拂,或饮茶或吸烟或敲字,惬意之极!反正下午睡了觉,晚上就没法早睡,那么就这么消耗着吧!反正人生还长,也没什么着急事。我总是从万般纷扰里脱出身来,冷眼看世界,似乎也已经习惯了。
  我就在这样的习惯中,时时泡在文字里,文字的事务里,虽然算不上精彩与得意,却也不失为我于这漫漫的寻常中最好的选择。
岁月静好(B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