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灿烂的日子

2019-11-07 01:01阅读:
阳光灿烂的日子

白衣书生


  到新北川这天,已近晌午。原本阴沉的天,豁然明朗起来,直到阳光灿烂。我对这样的意外猝不及防,一会儿就觉得身上穿多了,一会儿又遗憾没有带墨镜。以至于拍照时,阳光刺眼,只好虚起眼来,故而一些照片效果不太好,后来便只好一一地删去。
  以往,我也多次随朋友一起来新北川,就是巴拿恰步行商业街这里。只不过因了随朋友,自然一边赏玩一边交谈,况且大多就近找个茶苑坐了,未几就离开。那么对于它,无论去过多少次,我只能算作蜻蜓点水,礼节性地寒喧。
  在我以往去时,巴拿恰那里大多游客云集好不热闹,大抵是因了有当地的朋友计划,故而是刻意挑了热闹的季节。只不过,没有对比我便不太清楚,还以为一直都那么热闹着呢!我想,但凡朋友聚会,热闹便是气氛,这样至少能够愈发烘托出当地的热情。

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之所以会选择今日的闲游,主要还是想一个人去走走。无论巷道交错、商铺林立,都尽管走进去,深入到它的肌体与纹理中去,好好地感受一下它的存在,或许能够听见它脉搏跳动的声音。我怀了这样的心思,像一尾鱼似的,尽享自在地游来游去。以至于在一处民俗人像群前架了杆子坐到地上去拍照,竟惹得两个路过的姑娘嘻嘻地笑,即便走过了都还回望。我可没管那么多,拍自己的照,摆自己的姿势,旁若无人,没什么好拘谨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

  在巴拿恰大门前的路边下了客车,马路对面便是一座深色的碉楼,上面写着“禹王桥”三个烫金大字,像是古篆。楼前有个小广场,可供游客拍照,也可以移起脚步走过去。按照惯例,到了这里,自然是拍照的第一处点,单照合影都随意。拍完了,兴致不减,就又蹚过马路去到巴恰马的城门前,依瓢画葫芦,兴许还可摆出各种姿势,只要你够活泼够放得开,这自然是拍照的第二处点,都是很具代表性的。
  拍完照,便钻进高大牌坊似的城门,进入步行商业街,小作游走便找处舒适的茶苑坐下来,继续热火朝天地聊天,或赶去下一处。这下一处,或去当地朋友的家里吃酒,或去老北川地震遗址祭祀,我都有过。故而在我以往的记忆里,差不离就这么多了吧!
今天我去,在禹王桥的碉楼前赏玩了一会儿,坐在台阶上抽过了两支烟,眼看着这碉楼的两侧有阔梯可以上去。我便暗自地想,反正是游玩,何不如登上楼去瞭瞭四周的风景,想来也是不错,况且以前从没干过,心里便禁不住一阵窃喜。

阳光灿烂的日子

  拾阶而上,进到二层的门洞前,朝里一望,才蓦然发现这里不光是曾经所见的一面碉墙,里面还有深远。原来延伸出去的是一座跨越安昌河的廊桥,那碉楼只不过是这岸的桥头罢了。我立时被自己的这个新发现给惊呆了,好在我既有不灭的率直,也有过人的沉稳,故而没作声色,只管沿了那门洞里的深远直走下去,不多远就上了一个错层,那便是桥的主体部分。走着走着,我随意一望,便见到上面还有一层,然后才是一长溜的“人”字瓦顶。

阳光灿烂的日子

  这般样式的廊桥,我以前见到过,可不止是在影视片或网络图片上,而是几年前在雅安青衣江畔亲眼所见。只不过那要高大得多,且两侧有供汽车通行的道路。后来到百越之地旅行,也有所见,只不过够小巧,外观也极具当地的民族风格,少有现代建筑的元素。
  廊桥的中间部分,自然是一间间的商铺。我虽然没有细逛,但也走进去一两家,称了北川的高山绿茶,买了袋装的老腊肉。虽然分量不大,但也是一处特产,一份纪念。带回家去享用,自然可以调剂一下日常饭菜的平淡。

阳光灿烂的日子

  廊桥上的商铺,从桥这头连到桥那头,有卖木雕的,有卖服饰的,有卖小百货的,有卖土物产的,并且还有在两侧一字排开摆了木制椅几的茶园。商家并不吆喝,也没有什么吵闹,我只见到两侧的檐外都成排地插了鲜红的国旗,直伸到桥外,兴许随风飘摇,也是一番好景致。我尤其是见到灿烂的阳光斜投进来,斑驳有致,那可美了,足以让人浮想起诸多影片中那尽显静谧及其浪漫的场景与气氛。

阳光灿烂的日子

  只不过,我不是来拍电影的,而只是一枚平凡且平静的游人,那么走到对岸的桥头,随意地眺望,就再走回来,毕竟今天的主角是巴拿恰那里的步行街。桥下的安昌河何其宽阔,纵眼望去,波光粼粼,远山苍翠。兴许经得阳光的一番抚照,那远山之前便莫名地升起了缭绕的薄雾,便愈发衬出远山的深黛与千古的神秘。


阳光灿烂的日子

  巴拿恰的城门里外都是小广场。或者说,这原本就是一个大些的广场,只不过被这牌坊式的城门栽在了那儿,一下子便把里外分隔成了两个池塘。这池塘却是平地,并且足以显出现代建筑的细致与平整,游人们自然都不尽老实,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或三三两两,或陡然一群,都鱼似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

  进了那座没有门扇的高大城门,没走几步我便发现右边的近处有人群,并且还有激昂的山歌嘹亮地传来。细锐而高扬的女子的歌声,在背景音乐的伴随下,让人想到了翱翔的雄鹰,想到了苍凉的山峦,想到了辣口的马槽酒,想到了乌黑的火药枪,直想到已故作家冯翔的长篇小说《策马羌寨》中,那既往的岁月里,一场场轰轰烈烈惊心动魄喊杀震天的战斗景象来……

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禁不住朝人群走过去。原来是三四个妙龄的姑娘,着了鲜艳的民族服饰,在一个铺了红地毯的小舞台上载歌载舞,围观的人群都差不多是些古稀之年的老人。在他们的言语间,我听出了原来是个旅行团,约莫有五六十人之多。那些姑娘在舞台上跳了两遍舞,台前坝子里的一堆篝火便点燃了,演员们便走下台来,带领起人群围了篝火转圈式地跳舞。只不过虽然一些游客加入了进去,但毕竟年岁大了,结果没转两圈便散去。这时候便有人站出来高声招呼,演员们自是回到一旁的小屋休憩,老人们便成群或不成群,结队或不结队地向步行商业街那横竖交错的巷道及其深处,尽情地漫去。

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在他们散去之前,就先一步提起拍摄杆,顺了中轴线朝前一路游去。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看过了手工糖的摊子,望过了牛骨梳的货柜,经住了酒旗的勾引,熬过了山货的魅惑。可我毕竟是人,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况且晌午都过了,肚子里也有了些饿意。于是在走着看着的路上,先买了三串煮透了的腊肉香肠边走边啃,啃着啃着就凉了,不过我到底对自己的肠胃有信心,这点还不至于会闹肚子,其后果然。

阳光灿烂的日子

  逛过了甬长的步行商业街,便是禹王园。这是一处宽阔的广场,左右两端,一边是高高在上的大禹的金身塑像,一边是层层攀沿挂了红绸压了白石四方的祭祀塔。我在这处广场上小憩了一下,坐到花台边的水泥凳上,抽烟喝水,补充能量。继而又极不安分地四下里观赏那些树,树间的那些花,颇为乐趣。什么万寿菊、三色堇、长春花、一串红、天竺桂、八角金盘、杜鹃花,红红绿绿,黄黄紫紫,虽非百花盛开的好季节,却也错落有致不失生动。

阳光灿烂的日子

  步行街与禹王园之间是一条小马路,穿园而过又是一条小马路,走出去就是文化广场。一进文化广场,依有一小截羌楼的巷道,只不过缓走几步就出了一道小城门,出去一回望,便见到这小城门上悬挂了一个白羊头,想必这是羌人的图腾,是祈福驱邪的祥物。然而我也不甚了解,唯有哪天请教了当地或羌人朋友,兴许便会知道。

阳光灿烂的日子

  文化广场,与禹王园比起来,自然要大很多,甚至可以说到近十倍。可我毕竟只是凭肉眼来观望,况且又不曾学过建筑上的丈量,那么显然是不准确的,那便只当是自言自语,不作任何要经得别人来考证与评判的把柄。可见我这条鱼,虽然算不得油滑,却也懂得自我保护的道理,且时时处处必要地谨慎,免得坏了什么家国大事,或是误导了什么要紧的人。我原本就是一个糊涂鬼,甘愿承认自己的不学无术,浅陋便是浅陋,无知便是无知,也没什么有损颜面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

  巴拿恰步行商业街,是一片低层的建筑群,差不多都是羌族部落历史沿袭而下的碉楼与现代民居的结合体,比如房屋主体或下部着重是碉楼风格,呈深灰状,越楼上就越是现代民居的橘色木墙与檐梁,房顶要么是垛口要么是琉瓦,或者二者斜斜地交错与对接,这里那里也未必就一定要一刀切,故而说分字排开、错落有致,应该不算什么浑话。只不过,这其间,或者就是前后门的位置,都是有高耸的碉楼的。前门两侧各竖一个,后门那里虽然单单一个,却内设电梯,据说可以直接乘了上去瞭望这一片的全景。当然,堂堂一个4A级风景区,怎么少得了各式餐饮与宾馆酒店的呢!

阳光灿烂的日子

  偌大的文化广场,进去一扫眼,便见到一个曲岸迂回的人工湖。广场的中央便是一座巍峨的纪念塔,在金灿灿的斜阳的辉映下格外苍劲。远处的一侧有一座电影院,再则是幼儿园。四周自是少不了绿树成荫,时而鲜花潋滟。我自好一番游走,也好一番歇憩,不知不觉间便到了半下午。我暗自盘算了大致的返程时间,以免误掉了客车回不了家,这自然不是我的预设,况且还得腾出时间来,好歹走了这一遭,总得觅点食饮点酒的吧!只不过,也得消磨一些时光。

阳光灿烂的日子

  到了下午五点,我在新北川的这一旅,也就到了尾声。我回到当初下车时的巴拿恰大门前的路边,没过一会儿,便候到了路过的返回市区的客车,上车不久就睡着了,直到售票员大声地朝着全车厢喊,到站了到站了!我这才惊醒。往窗外一看,天色已是黄昏。于是乎,便就近寻了公交车一路摇摇晃晃地回去。尽管感慨良多,却也为这意外而来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十足地欣慰。

阳光灿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