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无酒

2019-11-15 23:33阅读:


今夜,无酒

白衣书生

感冒了四五天,滴酒未沾。可见,像我这么有小酒瘾的人,依然活得下去。不过正好,冬季虽然阴沉的天气多,但雨却未必多,那么只要路面干燥,只要我还不至于病得神智不清,还可以好端端地走路,那么骑骑摩托车过过瘾,倒也是另一番快意。
到了昨天,我终于扛不住了,总算要正式吃药了,要不然再扛下去恐怕会越来越难受。至于怎么个难受法,我倒也不必详述,相信只要是感冒过的人类,自然心知肚明。
才服了一天的药,便见好转,总不至于随时随地得往卫生间跑,手里还必须攥张纸巾,要不然那可邋遢得要死,想想都恶心。只不过,到底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怎么都能容忍,并且还可获得自我的无上安慰。只要病能好些,或者三两下就痊愈,那便好。
渐好的我,于是就有了些精神,和母亲草草地吃罢晚饭,见立体的鱼缸里有条死掉的鱼,便拿起小纱舀捞掉,水面荡起了细小的泡沫,看来得换水了。有了些精神的
我,怕以往那种接连死鱼的惨剧再发生,反正也有了精神,于是就索性脱掉外套,换上凉拖鞋,撸起衣袖,挪根椅子过来,便踩上去,从下面的柜子里翻出一圈十米长的软水管插到卫生间的马桶里,接上换水器就开始换水。每次换水得换掉缸里的三分之一,我便那么站着,右手握住采水管在鱼缸底部搅动以吸走残渣,左手握住换水器上的气囊有一遍没一遍地唿哧唿哧地捏,运用虹效应的原理进行抽水。好歹大半个小时过去了,人高的鱼缸里水面也下降到了预定的位置,那么我总该歇歇了。
坐到一旁的餐桌边吸上一根烟,略事休憩,便去收拾好换水的家伙,透明的软水管依是卷成圈用细绳拴了放到鱼缸下面的柜子里,卸下的换水器没了水管的拖累便也轻便得多,只须轻轻顺折一下就可放回鱼缸盖板上的原处。那么就开始加水,我很遗憾以前从没去看换水师傅当初是如何在卫生间里捣腾的,便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将用水管将自来水接到鱼缸里来的,于是我便只好照上次那么,采取愚公移山式,专门买了两个中号而牢实的塑料水桶,便有一桶没一桶地从卫生间提出来,再站到鱼缸前的椅子上,再一桶一桶地从上沿往里面倒,大抵再来个大半个小时,十桶水一边轮番接,一边轮番倒,鱼缸也就满了。这时候,再从鱼缸下的抽屉里找出一瓶水质镇定剂来,按照包装盒上的说明,用配套的小量杯倒个70毫升下去,便万事大吉。
母亲坐在旁边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已经乏了,便去睡了。我换好了鱼缸的水,一边暗地里总结,显然是晨间我鱼饲料下多了点,一时没被吃完便污染了水,所以傍晚下班一回来,便见到了水面的那条死鱼,以及飘浮的细小的泡沫。毕竟鱼死了一批又一批,从不养鱼的我怕母亲在家无聊,反正去年买到这处房子时便有这么个大鱼缸,那就养呗!热带鱼啊,活水草啊,饲料啊,鱼药啊,各买几样,缺什么买什么,开初的半年多我还骑了电动车专程跑去城里的渔店,后来便直接从淘宝网上买,不但便捷,也有很大的挑选余地,反正卖家包活,不然就补寄或退款。于是乎,买过几次后,我自学成精了,直到如今总是可以花个几块钱就可以买到一条稍大点的漂亮的鱼。
养热带鱼,自然是五彩斑斓煞是好看,只不过首先度冬是个难题。那么初养鱼时我也买了根简易的加热棒,一年下来,这两天网购的一支智能恒温的新鲜货又到了,那便好端端地用上,直接从缸外透过玻璃就可见到上面液晶屏上显示的实时温度和动态功率,反正一达到预设的28它就停止了,或者越接近瓦数就越小,况且这么一年下来还可以较以往节省个几大百块钱的电费,又何乐而不为呢?可见,高科技有高科技的好处,只要肯去适应新事物,总是会有收获的。
今夜,无酒。实在话地讲,我就吃了一碗红苕菜叶子稀饭,挑了几根炒菠菜和泡菜,有恙在身,胃口不好嘛,这样虽然清淡一些,但也让身体能够坦然接受。感冒有了好转,我也不那么愄寒了,所以脱掉外套撸起袖子劳作一番,也颇带劲儿。其实并非我家里没有酒,而上餐桌上没有摆酒,我也没有饮酒。吃着药在,病还没好,不要命了吗?可见我这人一旦理性起来,那还是要得人比。
收拾好餐桌、厨间,母亲已经她的房间里睡下了,我便回到楼上。在自我的空间里,缓慢地消磨时光。电脑似乎有了点小毛病,若再严重就只得修了。看是找人上门来,还是将主机卸下来抱到电脑城去,都成。两年前买的这台戴尔台式电脑,一直用着没发生过故障,是可能毕竟两年多了,得重装系统软件了吧!我已离开电脑公司20余年,加之也跟不上科技发展的形势,如今跟个一无所知的门外汉差不多,遇个什么毛病就只好找当初的卖家的伙计,想办法帮着维修解决。好在当初加的那个小伙子的微信一直没删,这回看来是用上了。
我对戴尔电脑的评价一直很好。我曾经买的一部笔记本电脑,用过两三年,后放了三五年,今年热天里翻出来再用,什么毛病没有,只是去门店里换了键盘和电池,也没花几个钱,实在便宜得紧。小半会儿就好,装进包里出门打个车就回家,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有时候,我也很为自己的理性感到可怕。前些年,有过连续两次,差不多半个月来内心一点波澜都没有,那时我就不禁想,看来是心如止水了,这不是好事吗?怎么觉得人若一直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即便有点喜悦或是伤感也是好事啊!至少要让我觉得自己在有血有肉地活着吧?
于是,我终于发现自己小酒瘾的来处了。人活着,毕竟还是要有所滋味,要不然跟机器跟木头一样又有什么意思?由此看来,多少年我对情感的纠结,正是我生命里的另一种“小酒瘾”,我只想有血有肉地活着,也不算枉度了这一生。
今夜,无酒。眼看近了午夜,我得去睡了。免得滴酒未沾,却满口胡话。让人贻笑大方不要紧,误导了别人才要命。
今夜,无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