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安好

2019-12-13 05:12阅读:
愿你安好

白衣书生


  和J,四年前就断了联系。可在这年隆冬的一个晚上,下个月就要过春节了,我却意外地梦见了她。这样的前所未有,以往即便千思万想,也是不肯入梦来的。然而这个梦,就完全是我跟她的故事。在梦里,我是男主,她是女主,时时得见,栩栩如生,再无他人。可见,我有多开心,多温暖,多幸福的了!
  若说“一个人的爱情”,便是我跟J曾经长达六年的故事里,最为真实的写照。抑或仔细回忆起来,每次见面都是一场告白,唯我才会有,唯她才会有的吧!我还记得,每次向她当面表明心迹,表达爱意,我都极其自然,也极其郑重,并且一直微笑,脸上眼里都放着光。那是一种情不自禁,天生的自然与自在。而J,便十足地开心,我被她的桃花般的笑靥给迷醉了,一直都是。在一次约会时,我们对坐在湖畔的林荫边,隔着烧烤炉,就着早春午后的暖阳,她不断地烤好串递给我,让我下酒,一边说“我只管烤菜,你只管喝酒”,一边乐癫癫地问我,从什么时候起,怎样爱上她的,我都一一捋来,毫无虚滑。
  几大年过去了,那时情景至今不忘,以至于我终是将家搬来这湖外的街道,或作长期的定居。在小
区的另一侧,便是我那次候了她一个小时的公交站。若是夏夜小走,有时也会漫不经心地荡去那株站前广场的大榕树下,兴许无论是否干净,都只管在旧木长椅上躺下来,在暗夜的朦胧里,默默而独自地回味。约莫一两个小时,再回去。
  记得有一年,我在杭州。忽然一夜非常想念她,就再也呆不住了,写下一篇《我在江南不想你》后,次日就急匆匆地爬上火车,一路摇上三四十小时就回来了。可尽管如此,我的回来,依然没有见着她。后来见着时,也不知道是几个月或者一两年之后的事情了。虽然我被思念折磨得很辛苦,可我从不埋怨她,也不会因此而生气。兴许她深知这一点,要不然我们的会面又怎会回回都满怀欣喜的呢!
  直到一年,她的不再欢喜,甚至与我在茶楼的雅座里,话都不肯说,只管生闷气地趴在桌沿上看手机里的电影,也不肯让我坐去身边。我便心知,这故事要完了。事实上,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也失去了联系。兴许万事都有个结束,像这么让我来一气之下删去她所有的通讯方式,也不失为一种最好的方式。那天下午打完牌,她不肯跟我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吃晚饭,还说要去见一位房产商,我便懒得劝。早前两个人喝茶时,她说如今她也愁嫁了,却又不肯嫁给我,让我多年的期待便一下子凉透了。
  虽是如此,我搬来这处新地方居住后,依是给她写信,也给她寄书,前后四封,都走邮局的挂号。虽是近在一座城,有时也感觉好遥远,远得就像隔着一整个世界。要不然,我就不会在一年寒冬,在她上班那里的江对岸游走,然后去写下一篇《彼岸时光》了。或许我光有文字,光有情谊,对她而言,是不够的。但我不认为她有什么不好,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一直都是。
  正当我打算给她写第五封信时,这样的心念刚刚升起,就意外地梦见了她。在梦里,我们依是往日里的那般乐融,她对我的微笑里闪烁着狡黠,总是把握着一种若即若离。我一个转角就能寻见她,依是彼此开心地讲话,依是彼此不息地微笑,再一个转角就又不见了。如此往复,便醒来。在梦里,我的思念并不那么沉重,也不那么煎熬,因为一转眼就又能见着她。可见,我是多么地欢喜与幸福了!
  或许从今以后,对于“J”,我只会用来代表她,而不再作其他的用途。随心所往,随念而行,即便日后我在这样漫漫里,老去或者消亡,也都是无憾的。我忽然想起,以前有个女孩子跟我讲,“我承认我没有你那么勇敢,去面对爱情。”是的,我就是这样的一种人,爱即正义,勿须躲藏,也勿须掩饰。即便别人要去如何非议,我都懒得去理会的。毕竟人生很短暂,生命很短暂,我更愿意将时间与精力花在令我欢喜,即便因了欢喜而忧伤与痛苦的事情上,这才是值得的,才可以让那原本乏味的生活里,闪出亮眼的光彩来。
  愿J,都收到了我寄去的那些信。也愿她,安好并且圆满。即便我不再是她故事里的人,也不是她的男主,都没有关系。我愿将自己的心心念念,在这流水一般的时光里慢慢地消磨,沉静得谁也不知。兴许我跟她不再有相逢,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继续“一个人的爱情”。自然,更不会妨碍她,也不会妨碍其他人。
  放眼身外这个浩大的世界,爱情、得失乃或生命,都如水滴,似尘埃。我在万丈红尘里修行,爱与不爱是我的缘分,得与不得是我的宿命。“你若安好,我便晴天。”总算有人讲出了这么一句厚道话。




愿你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