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一地狼烟

2021-11-25 06:51阅读:

白衣书生A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关注
一地狼烟
白衣书生

我的太子摩托,终归是放到当初买车时的那家车行寄卖去了。三年,就像一场梦,由此而系起。
这年,眼看还有一个月就完了,我似乎又可以来暗自地盘结。唯为有趣的,莫过于两件事,都在文学。一是在五场赛事中,都获了奖。其中一篇纪念徐志摩90周年的获奖作品,在“都市头条”上居然阅读量一路飙升至47W,这既是我人生里的首次,又博得了前所未有过的“人气奖”。眼下一篇正在参赛的作品,已经突破了主办方对阅读量的要求,看来稳拿“网络人气奖”多半没问题了。二是近来的几篇网络投稿,动辄阅读过万,已经沦为平常。在“齐鲁壹点”上,3篇,1.5W--2.5W不等,就连“青年作家网”上的一篇,也达到了1.3W。要知道,在此之前,我唯有新浪网上的一篇作品,高达过3.5W,而且那还是13年前的事了。由此可见,互联网这个东西,真是打破了传统的传播方式,稍一触电,就不得了!
做新浪“大V”已经有14年了,由于一向不喜沾染惹人眼球的话题,故而平平。无论博客或微博,就那么着吧!几年前,那种阅读量动辄上万的事,只发生在腾讯微博上,最高的一条似乎是7W,只可惜去年到底还是关
停了,不知是自身的经营不善,还是在什么资本的打斗中落了败。故而,像我这般只顾写点纯文学短篇散文的“V”,实在是浪费别人的指标了,想来也是惭愧。
近几年,App和微信公众号突然很火,很大众化,很普遍。似乎只要你愿意,谁都可以去注册一个。我忽然想起十年前博客与微博的百般热闹来,看来人气这东西,还是颇有些喜新厌旧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互联网的发达与昌盛,直接改变了人们的日常阅读习惯,这的确对传统纸媒的冲击极大。似乎前年我看到过一条新闻,说是一次性就关停了200家报纸。到底是指北京,还是指全国,我的确记不清了。
无独有偶,十一年前我去北京,参加首届中国作家新创作论坛时,发言的标题恰好是《网络时代的出现,迎来了中国文学蓬勃发展的春天》,还记得当时浩大的会场内,掌声如雷。毕竟“网络”或“互联网”,对许多向来靠纸笔写作的传统作家而言,实在是太新鲜了,故而就刺激到了他们的神经,从而因新鲜而好奇,因好奇而兴奋,让我无意间戳中了一个时代潮流中话语上的点,算是一种误打误撞的巧合。
还记得,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先生当时出席论坛,在讲话中就特别意味深长地提到,“一个作家的出名,只要那么一两篇文章出名,那你就出名了”,仔细想来,这话一点不假。可是,在当今网络阅读何其丰富的时代,去为了“出名”而出名,恐怕即便身后有雄厚的资本为你运作,那又能如何呢,想想都是没趣,还莫如淡泊以待,让机遇与巧合去给你以“一夜暴富”般的想象吧!故而多少年来,我都是要买彩票的。有参与,才会有机会,才会有种种的可能。
我活在对“种种的可能”的无尽臆想里,就像一场浩荡而久远的期待。未来是什么,未来会怎么样,我实在一点都不知,那么就放宽心,拭目以待吧!想那曾经的时代,没有互联网,朱自清能够想到他的《荷塘月色》与《背影》,鲁迅能够想到他的《狂人日记》与《阿Q正传》,沈从文能够想到他的《边城》,路遥能够想到他的《平凡的世界》,三毛能够想到她的《撒哈拉的故事》,张爱玲能够想到她的《倾城之恋》,钱钟书能够想到他的《围城》,海子能够想到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会成其为日后脍炙人口的经典吗?故而我一向赞同,每一位写作者,都要学会从万般喧哗中静下心来,倾心地追求艺术的玄妙与精华,即便一时半会儿还没出成名,那就去具备足够的耐心吧!万一哪天就一炮走红,一举成名了呢?对我来说,不过就是多卖几本书的关系,或者仅此而已。
有那些浮躁心,成天地折腾自己,倒不如安坐下来,品一杯茶,饮半盅酒,浮想一下那些传说中的风花与雪月。这么一想,恐怕昨天朋友开车过来,陪我把摩托送去车行的事,反倒变得有趣了。朋友打来电话时,我已经饮过了酒,于是便无法动车。于是他就先开车去车行载来一位师傅,帮着把摩托给骑过去,随后再载上我一同前往。一番接洽后,他便送我回了家。在这个过程中,大家觉得颇为有趣的是,我一个人骑车,居然备了五顶头盔,你说好不好玩儿?
一地狼烟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