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今天与二阶俊博聊了些啥

2017-05-16 12:48阅读:
  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这几天专程赶到北京参加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二阶访华,带安倍首相亲笔信,似乎已成惯例。迄今为止,二阶已经做过三次“安倍信使”。当然,这三封信,是安倍自己想写的,还是二阶写好叫安倍画押的,没人知道。这一次,二阶又带了一封到北京。
  日本有人开玩笑说,二阶先生如果不带安倍亲笔信的话,恐怕就见不到中国最高领导人。话是这么说,中国最高领导人也不是闲着没事等你来信。见与不见“信使”,是一种外交考量,而每一次都见都接,说明中国没有放弃对于“中日友好”的期望。
  安倍首相这一次给习主席的信到底写了些什么?目前还没有公布,或许根本不会公布。但是,二阶今天在与习主席会谈后,见到日本记者团说了一句话:“这封信很厚实”。这一“厚实”的含义,包含了两个意思:一是信有好几张纸,二是内容很丰富扎实。
  那到底厚实在哪里?在于安倍首相在信中首次向习主席发出了“在今年或明年方便的时候访问日本”的邀请。这一点,事后已经得到了二阶先生本人的证实。
  其实这几天,习主席与二阶先生何时会谈?大家都抬头期盼很久。昨日高峰论坛闭幕后,终于传来确切的消息:16日上午9时15分,钓鱼台国宾馆。
习主席今天与二阶俊博聊了些啥
(今天的会谈还没有照片。这一张照片是2015年5月,二阶先生向习主席递交安倍首相亲笔信的情景。)
  这一次会谈属于小范围,日本媒体都无法入内。所以,只能在会谈后,从二阶先生以及外务省官员中挖消息。
  二阶先生在会谈后向日本记者团举行了一个吹风会。他说自己是第一次看到习主席在接过安倍首相的亲笔信后,打开了信封拿出了其中的中文函,边阅读边与二阶会谈,读得很认真。
  那么,习主席跟二阶先生聊了些什么?
  新华社发了一个通告。通告的全文是这样的:
  习近平主席在会谈中指出,二阶先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长期致力于中日友好交流合作。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明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两国关系既面临新的机遇,也需要应对一些突出挑战。
中日双方应该在四个政治文件和四点原则共识基础上,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改善两国关系。希望日方同中方相向而行、排除干扰,推动中日关系沿着正确方向向前发展。希望包括二阶先生在内的两国各界友好人士矢志不渝、继续努力,为两国关系改善凝聚更多正能量。
  习近平主席强调,中日邦交正常化45年来,在两国各界有识之士共同努力下,中日关系得到巨大发展,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为地区和平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历史证明,和平、友好、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也是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普遍期待。我们应该对干扰两国关系改善进程的问题症结深入思考,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扭转。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日两国在推进经济全球化、推进贸易自由化等方面有着共同利益。“一带一路”倡议可以成为中日两国实现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新平台和“试验田”。日方明确表示肯定“一带一路”倡议。我们欢迎日方同中方探讨在“一带一路”建设框架内开展合作。
  以上是中方的新闻稿。但是,参加会谈的日本外交官们,却十分在意习主席说过的一句话:“两国要加强高层交往”。日方的解读是:第一次听到习主席亲口说了这句话。
  于是大家乐观地估计:中日两国今年应该可以恢复政府首脑的互访。因此,二阶先生在会谈中,表示日本将尽早主办中日韩三国首脑会谈,以实现李克强总理的首次访日。同时期望在今年7月于德国举行的G20峰会上,实现安倍首相与习主席的正式会谈。二阶真的期望习主席答应明年访问东京。据他说,习主席的回应是“考虑考虑”——没有拒绝。
  我们注意到,今天双方参加会谈的主要高官,日方有安倍首相的政务秘书今井尚哉,中方有负责外交工作的国务委员杨洁篪。今井是安倍首相最重要的政治助手,也是最贴心的跟班。今井这次单独访问中国,似乎肩负重要任务,不排除与中国协调日本加入亚投行和寻求安倍首相年内访华的可能性。
习主席今天与二阶俊博聊了些啥
二阶先生在会谈后的记者会见时说,习主席的会见让大家坚定了推进中日合作的信心。
  今天的会谈,时间虽然只有17分钟,但是,会谈很正式,而且采用了同传翻译,因此根据二阶先生自己的说法:“会谈的内容很丰富”。只是他提了朝鲜问题,没有得到习主席的积极回应。
  今天的会谈,也许正在透露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中日两国政府都期望借邦交正常化45周年之际,实现两国关系的“新正常化”。
安倍首相昨日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消除了一些疑问点,我们会积极考虑加盟亚投行的问题。”这是安倍首相第一次公开放出日本可能加盟亚投行的信息。虽然是因为全世界多数国家开始跟着中国跑,让日本产生了怕成孤儿的恐惧感。但是,安倍的这一表态,发生在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际,应该也可以看作他是向中国伸出了一支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