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2017-08-09 06:58阅读:
  大家是否还记得,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了一次9级大地震,这次地震发生时,我刚好在北京采访两会,当天,我被中央电视台和第一财经频道叫到了演播室,对日本大地震进行了解读评论。
两会结束以后,我立即赶回来日本,当时,飞往日本的国航客机上只有三名乘客,乘务员不解地问我,福岛发生了核泄漏,大家都在逃离日本,你为什么还往日本赶?我说,那里有我的工作。一个礼拜以后,我绕道进入了灾区,看到许多熟悉的城市变成恐怖的废墟,虽然不是自己的国家,但毕竟也是自己长期生活的地方,心中产生了许多的痛楚。过去六年,日本地震灾区的灾后重建,到底进行得怎么样?7月下旬,东京都政府邀请外媒记者前往灾区采访,于是我再一次来到了地震灾区。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2011年3月进入岩手县陆前高田市时看到的情景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2017年7月,再次进入陆前高田市,在同一地点拍摄的照片。
  6年前发生的这次大地震和引发的大海啸,是日本千年以来没有遭遇过的一个巨大的灾难,当时在灾区看到,凡是海啸没有到达的地方,房子都是好端端的,凡是海啸到过的地方,所有东西都被卷走,这一次大地震,破坏力最大的不是地震,而是海啸。海啸最高的地方达到了36米,36米是什么概念呢?就是13层高的房子都被淹没了。上万吨的船,被海啸轻易地推上海岸,汽车像毛巾拧过的一样扭曲。这一场大地震,尤其是大海啸,令日本整个东北地区2万人死亡和失踪。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宫城县石卷市遭遇大海啸袭击时的情景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遭遇大海啸袭击的气仙沼市渔港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我在一处高坡的学校,看到海啸的高度为22.6米,10层楼高,淹没了1楼,28小时后才退去。
  2008年的时候,我们四川也遭遇过一次重大的地震灾难,汶川地震发生后一周,我接到了四川省人民政府的联系,希望能够尽快提供日本灾后重建的方案,当时我联系了遭遇过阪神大地震的神户市政府,又联系了遭遇过中越大地震的新泻县政府,这两个日本地方政府提供了他们全套的灾后重建的方案,我邀请了一些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在短短三天时间里面,昼夜努力,翻译了灾后重建的大部分方案,然后在汶川大地震十天之后,我就背着这份日本灾后重建方案,飞到了成都,交给了四川省人民政府,成了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以后的一份重要的参考资料,3年之后再去四川灾区,看到灾区一座座新城已经建成,而且许多新城已经变成了一个很好的旅游区,灾民也安居乐业。中国政府,尤其是中国地方政府的对口支援,使得四川灾区在短时间之内,能够迅速的实现重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我们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一大优越性。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灾前的石卷市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灾后的石卷市
  那么日本大地震大海啸发生之后,他们的灾后重建进行得如何?我这次来到日本东北地震灾区的岩手县宫城县和福岛县,采访了受灾最为严重的几个城市,过去6年,整个灾区的灾后重建还只完成了50%。我们去参观了几个临时安置房,灾民们大多数已经搬进了新居,像气仙沼市,还有300多户人家住在临时安置房中,我问了他们当地的市政府干部,为什么这300多户人家还不能住上新房?他告诉我一个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人家他们是自己造一户建的别墅楼,但是灾区的建设公司根本来不及,所以都在等待建设中。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大地震大海啸袭击后的气仙沼市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灾民临时安置房已经少有人居住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新建成的灾民小区
  日本灾后重建,面临的最大问题主要是两个,第一个,是沿海地区的大部分城区,都遭到了海啸袭击,而且海啸袭击过的地方,不仅卷走了所有的房子,同时也把城市的土地削掉了两米左右,也就是说,城区的土地要远远低于海平线。那么如果在这种低洼的城区重新建造房子的话,这就意味着,千百年以后再次发生同等规模的地震和海啸的话,这座城市还将遭遇巨大灾难,所以,灾后重建的首要任务,是要将老城区的地基垫高10米。像岩手县的陆前高田市的整个城区有12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都需要垫高十米。结果这个城市把周边海拔两百多米的高山进行了开挖,然后将泥土一车一车地运到城区填埋,然后进行填埋,垫高,夯实,防止地基下沉,整个工程,就是一个愚公移山的工程。我在现场看到,整个城区垫高工程已经完成了60左右,有100多辆工程车在工地上忙乎,市长说,要完成整个城区的垫高工程,预计还需要三年的时间。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遭海啸袭击后的陆前高田市城区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目前正在实施“增高工程”的陆前高田市城区
  陆前高田市不仅垫高了城区,而且也重修了海塘,长达5公里、高7米的钢筋混泥土结构海塘已经全部建成。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土地私有制的问题,日本所有的土地,都是有名有主,也就是说,每一块土地要不是个人的,要不就是国家的。尤其是在农村,大部分土地都属于一个人,在这次大海啸袭击过程当中,许多的城区,都被掏空变成废墟,因此也根本分不清你们家和我们家在哪里?特别像南三陆町政府,政府大楼都被海啸卷走,土地资料已经不再存在,所以,如何解决当地居民的土地产权问题,成了地方政府一个十分头疼的问题。南三陆町也和陆前高地市一样,进行了浩大的填土工程,也要把整个城区垫高10米。
南三陆町町长佐藤仁告诉我,海啸刚过不久,许多的灾民对海啸充满着恐惧,所以政府提出来灾后重建方案,让城区垫高,变成一个商业区,居民区全部迁到高坡上去。政府把老城区的所有土地进行一次性收购,然后根据每户人家的原有的土地面积,由政府帮其置换到高坡上重新建设家园,以防此类巨大海啸的再度发生。当时大家都赞成这一个方案,但是过去若干年,许多灾民开始怀念自己老城区,觉得不能放弃代代相传的土地,放弃了会对不起自己的祖宗,所以还是要求回到老城区。这样一来的话,老城区不住人的规划就要被打破。所以如何说服这些灾民放弃搬回老城区的要求,也成了政府一个头疼的问题。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海啸毁灭了城市,令无数人无家可归。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南三陆町的过去与现在
  中国在四川大地震灾后重建中实施的一个最成功的措施,就是沿海发达城市通过对口支援的方式,对灾区的一个乡镇,一个城市实施援建,由富裕地区出资帮助灾区建设新城。但是日本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它实行的是地方自治的体制,也就说,每一个地方政府的财政收支都是实打实的预算,几乎没有机动经费。每花一分钱都要由地方议会讨论决定,最为关键的是,这些钱都是当地市民缴纳的税金,一旦地方政府拿当地市民交纳的税金去支援别的城市的话,当地市民的医疗保障等方面待遇可能就会受到影响,市财政将会出现赤字,所以日本大地震大海啸发生以后,它没法做到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对口支援,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灾区死去大批的公务员,那么日本各地政府提供了许多公务员去灾区帮助他们去处理各种各样的灾后重建工作。所以,虽然中央政府出了很多的钱,但是灾后重建基本上还是需要地方政府自己的努力。而目前灾区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人手不够,超市里的收银员一小时的工资都已经达到1200日元,大约80元人民币,远远高于东京。
  所以,这些问题都阻碍了日本东北地震灾区灾后重建的进度。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地震后出身的灾区孩子们
  我们这次采访没有去福岛县核辐射区采访,福岛县是一个遭受了大地震大海啸、核辐射三重苦难的城市,目前核心区还根本无法进入。不过,当地的灾民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对于核辐射有那么的恐怖,灾区的马路边有不少的核辐射量检测仪,显示的核辐射量都接近于核泄漏之前的普通的低数据。我们接触到的灾民,大多数认为,核辐射问题基本上已经过去,水产品和农副产品都实行严格的检验,都没有发现超标,生活可以安心。福岛县出产桃子,我这一次也买了几斤,味道相当的不错。但是,福島灾区的人口并没有出现增加,核泄漏的阴影还笼罩在不少人的心头。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日本东北地区灾后重建的路还很漫长,在这一次采访中,我们能够感悟到当地政府和当地市民拼命努力重建家园的干劲,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的故土。有一些在外地工作的人,因为家乡受灾,反而把自己的企业搬回老家,以显示自己与家乡同在的决心与爱心。
过去6年,日本大地震灾区变得咋样?
  我们这一次采访中,还刚好遇上整个东北灾区长达一千公里的马拉松接力赛,许多奥运会金牌得主都参加了这次为灾区为灾民鼓劲的千里跑。日本政府希望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开幕的时候,整个灾区的灾后重建能够基本上完成,这样的话,距离大地震发生也已经十年。灾后重建的路是漫长了一些,但是一旦想到千百年之后还会遇到同样的灾难,灾区重建也不得不这么做。当地政府希望我们记者们为灾区写一句话,我写了这么一句:那一天,我们都不会忘记,灾区,加油!
【特别PR】计划想去日本留学,或者已经在日本留学工作的网友,该如何在日本立足?对于这一个综合性的问题,我在喜马拉雅FM电台中,推出了徐静波频道“立足日本”的特别专辑,专辑分13个节目,全面解答大家在日本留学和工作将遇到的各种问题。专辑的链接在此http://www.ximalaya.com/39200626/album/4555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