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2017-09-12 08:25阅读:
  北京人民大会堂进了上百次,坐下来吃饭,还是头一回。
  9月8日晚,中国人民友好协会与中日友好协会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纪念中日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45周年招待会。这是相隔10年,在人民大会堂再次举行这一纪念活动,充分显示了中国政府对于进一步改善与发展中日关系的重视。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我也有幸获邀,并因此见到了长年来为中日友好奔走的两国前辈。
  有两位特殊的嘉宾,在这一次招待会上,自然成了焦点人物。一位是周恩来总理的侄女周秉德大姐,另一位是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女儿田中真纪子女士。45年前,田中角荣访华,与周总理签署了《中日联合声明》,正式宣告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两位伟人已故,他们的后人,自然受到大家的尊重和亲近。
  主办方特别安排了一个内容,请周秉德和田中真纪子发言,回忆她们所知的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的故事。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在周秉德发言之后,田中真纪子拿了一大叠资料走上了讲坛。她告诉大家,今天来到人民大会堂,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爸爸妈妈的魂一起走进这一栋当年父亲与周总理举行会谈的大会堂。她向大家展示了自己手上戴的一块旧式的手表,这一块手表,是父亲当年访问北京时戴的表。她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的这一套衣服,告诉大家,这是用母亲生前最喜欢穿的一件和服改制的,还特别秀了花边。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田中真纪子的这一番表述,令金色大厅的气氛骤然有了一份历史的沉重感。而田中真纪子回忆父亲出发前来中国的几个细节,令人动容。
  田中角荣出生于日本东北地区的稻米产区新潟县的贫寒农家,最初的文化程度,只是小学毕业。1934年,16岁的田中角荣孤身一人来到东京谋生,先后当过建筑公司学徒,贸易商行卸货送货员,《保险评论》杂志实习记者。这期间,他白天上班,晚上到私立中央工学校学习,凭着坚韧的毅力,拿到了该校土木科毕业文凭。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田中被征入伍,并被派到中国的东北(当时的满洲)当了骑兵。不久就得了肺炎,被送回日本治疗,次年作了退伍处理。田中真纪子因此在招待会上说,父亲最感到欣慰的是“没有杀过一名中国人”。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田中角荣退伍后,在东京的饭田桥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凭借他自己的努力,公司越做越大,他因此也与日本政界有了交往。1947年,田中角荣竞选众议院议员一举当选。此后当过自民党干事长、邮政大臣、大藏大臣、通商产业大臣,并在1972年7月7日,当选为第64代日本首相。
  周秉德在致辞时,说了一句话:田中角荣先生为了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做得很不容易。他担任首相才84天,就冲破重重阻力,踏上了北京之路。
  那一天,是1972年9月25日。
  田中真纪子是田中角荣的唯一的女儿,而且在美国留过学,后来担任过日本外务大臣。
  田中真纪子在致辞时说,爸爸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真纪子,爸爸走到哪里,就要把你带到哪里,让你看够世界。”爸爸是说到做到,无论是当大臣还是当首相,出国访问时都带着女儿。但是,当田中角荣决定访问中国时,找了真纪子谈了一次话,告诉她:“爸爸这一次决定不带你去北京了,因为爸爸这一次感觉到有危险,做好了牺牲生命的准备。”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真纪子说,当时日本国内反对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的声浪很高,尤其是右翼势力十分猖獗,几次发出人身威胁。而日本当时对于“红色中国”知之甚少,加上“文革”的阴影,对于安全问题也颇有几分担忧。
  在出发去北京的早晨,从家门口到羽田机场去的目白大道上,右翼的宣传车堵住了路,各媒体的采访直升机在家的屋顶上盘旋。“临上车前,爸爸特地抱了抱我的儿子,对孩子说,外公要去北京办一件大事。孩子当时才2岁,问外公,北京在哪里?爸爸指一指天空,说在天空的那一边。爸爸最后对孩子说,希望外公能平安回来再抱你玩。说完,爸爸就上车走了。”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真纪子没有随父亲去北京,但是被NHK电视台请到了演播厅做嘉宾。对于田中角荣的这一次访华,NHK做了现场直播。“真的,我一直提心吊胆,不知道中国会怎样对待爸爸?但是当专机抵达北京机场,爸爸走下舷梯时,我看到电视直播画面,周恩来总理伸出了手,一个特写镜头,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那一刻,机场奏起了中国国歌,我流了眼泪。”真纪子说,爸爸的秘书不断地给家里打电话报告访问情况,得知周总理为了适应爸爸的作息时间,特意改变了晚上工作,上午睡觉的习惯,配合爸爸早起的习惯,而且还事先了解安排爸爸的生活习惯和爱吃的东西,我彻底放心了。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周秉德大姐补充了一个细节。田中角荣抵达北京后,被安排入住在钓鱼台的第18号楼。有一天,周总理到18号楼看望田中角荣,看到周总理因左臂受伤穿风衣不便,于是拿起风衣亲自给周总理穿上,周总理感觉到不好意思,说:“你是客人啊,怎么可以麻烦你呢。”田中角荣说:“您安排我入住18号楼,我就是这里的主人,请让我能为您服务。”周秉德大姐说,在正式的场合,双方彼此有争论,但是两位领导人有很多令人感动的交往,最终克服了种种障碍,达成了中日联合声明。”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中日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的谈判一度陷入困难境地,尤其是在对于侵华历史的表述问题上,田中角荣使用 “添了麻烦”的轻描淡写的说法,遭到了周恩来总理的严厉批评。周总理严肃地指出: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日本人民也深受其害;您只说“添麻烦”就了事了?用“添麻烦”一词作为对过去的道歉,中国人民是不能接受的。
  双方意见对立,谈判陷入僵局。“当时有人想放弃,跟我爸爸说,谈不下来了,我们回国吧,等下次再谈。”田中真纪子回忆说。“但爸爸喝了不少不知名的中国白酒,说睡一觉,第二天醒来一定会有智慧。”结果,经过双方的真诚努力,最后在历史问题上,联合声明中是这样表述的:“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田中真纪子最后说,在《中日联合声明》中,日本政府第一个作出了“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的承诺,这一承诺,为以后中国与他国树立外交关系提供了一个范例。但是她强调说,最令爸爸感动的是,周恩来总理亲自宣布,中国政府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这是很了不起的事,当时爸爸听了周总理的话,对周总理产生了敬仰。后来两人同坐一架专机飞往上海访问。”田中真纪子说。
  9月30日,结束中国的访问之后,田中角荣返回东京。家里做了田中喜欢吃的饭菜等着他。但是就是迟迟没有看到他回来。直到深夜,秘书打来电话,告知田中角荣被自民党国会议员们劫持到了自民党总部,要他说清楚在北京的一切,并认为他与共产主义中国恢复邦交正常化,是一个卖国贼,要求他切腹自杀。
  田中角荣回到家里,对女儿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次我做了一件很后悔的事,应该带你去中国。毛泽东、周恩来,这些中国领袖们的人格魅力太令人惊叹了。”
  田中角荣还留给女儿一句话:“现在大家不理解,但是过了50年,过了一百年,大家一定会觉得中日友好是大幸,会认为我的决断是正确的。”
纪念中日两国关系正常化45周年招待会剪影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前国务委员、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唐家璇致辞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日本前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致辞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致辞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与河野洋平会谈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中日嘉宾问候唐家璇会长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榊原定征和公明党副主席北侧一雄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高洪与日本驻华大使横井裕交谈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日本著名舞蹈家森下洋子拥抱中国老朋友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河野洋平与周秉德、全国人大常委曹卫洲合影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我与田中夫妇合影留念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与周秉德大姐合影留念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为何担忧遭暗杀
中日两国孩子们唱起了“希望之歌”,祝愿两国关系“再正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