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波讲演录:日本企业转型创新给中国的启示

2019-10-21 15:20阅读:
 1016日,在天津行的第十六届中国制造际论坛上,徐静波表了题为《日本企中国来什么的启示?》的演,日本企型途径与新成果,行了系分析,并中国企提出了建。以下是一次演的记录整理稿:


徐静波讲演录:日本企业转型创新给中国的启示


  各位领导,各位嘉,大家好!
  谢谢大会委会的邀我再度出席“中国制造际论坛”,并作主旨演。
  去年,我在一个台上说过一句:“华为的手机主要是在日本研的”,一句,我发现不太对劲,因了一些网友的神,至今有人在网上才在茶叙时间,几位企家跟我:“徐先生,去年你一句,其中国的制造服了一帖清醒大家看到了中日两国制造的距离,也大家知道了日本其并没有失去20年,我需要向日本学。”
  我,我不是一名经济学家,但是,作一名日本经济产业察者,我想能够给大家展的最新动态
  去年候,大家没有感受到中美易摩擦来的巨大力,但是,今年的一次国际论坛1400多名与会者,我发现大家的色有些凝重。前些天,我在日本经济团中国经济状与前景,日本的企家跟我,你中国人太在乎美国人的打,日本已跟美国打6,每打一次,我表面上是妥一次,但是,其背地里是努力一次,果我是越打越勇,打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当然在被你中国超越。
  所以,我今天想的是,我需要打起精神来,我中国的制造须实现伟大而艰难型,中国制造业转型成功了,那么中国经济的基就扎了,我的未来就不再担忧别人的打
  在上午的桌会上,中国工程院制造研究室主任屈明院士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中国工程院曾经组织50多位院士,将中国的制造与日美德等先国家的制造业进行了比,得出的结论是,在26产业中,我中国占绝对和相优势的有60%40%是日美德等达国家占优势
  短短的几十年,中国的制造从无到有,从弱到,已取得了相当了不起的成。但是,我要研究,我的短板在哪里?也就是40%的部分,我缺什么?屈院士是《中国制造2025》的主要笔人,他揭开了底:中国缺基与基材料的研究。我做到了世界第一,但是高承等核心零部件需要从日本口。特朗普为啥不打中国的服务业,而专门中国的制造?他就是看中了中国产业发展的瓶
  我中国在面经济滑坡、设备减少的力,在一种力中,制造是首当其冲,有些企陷入了困惑与彷徨。借着今天的机会,我想跟大家来聊一聊日本当年在经济遭遇泡沫经济与危机打压时,他是如何应对的?如今又是在朝哪些方向型?
  日本在70年代、80年代期,跟5年前的中国一都相信“明天的日子一定会比今天好”!但是,到了90年代初,泡沫崩,日本重的剩、房地暴跌、根收、出口受阻、内需市GDP的困境,情况比我们现在要糟糕得多。日本那个候怎么干?企相互合并,抱取暖寒冬。130多家城市商业银行逐合并几大行,150多家钢铁合并三大集,把压缩到最合理的状。到了1997年,洲金融危机生,日本企业选择的一条路,就是“走出去”,所以,90年代末到20初,出了日本企中国。日本在海外在有7万家企,在中国就有35000家,一半的蛋放在中国子里。到了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冲波来,日本采取的策,就是“抛弃”,把白色家电脑、甚至手机等他们认为是中低端的品扔掉,行背水一式的型。
  经过10年的努力,日本企业现型是否成功?我只能在半路上,但是已看到了成功的形。
  日本企略,概括起来是三条:第一是控制上游,主要是控制先材料和先制造设备;第二是占据中游,主要是研核心零部件;第三是放弃下游,也就是,尽量少做品,因中国、国甚至一些国家都已做的很好,日本再参与争,已没有太多的意和价


徐静波讲演录:日本企业转型创新给中国的启示

  那么,日本是如何来控制上游的?我来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
  今年7月,日本政府突然发动对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