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拿免费医疗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就彻底否定免费医疗本身

2020-05-31 09:18阅读:
庚言 2020-05-29 来源:子夜呐喊
来源:忠魂
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教授张其成先生今年提了四个提案,其中一个是“逐步实行‘全民免费医疗’”,请注意,是“逐步”。结果这个提案没有一家媒体愿意报道,只有人民网在不显眼的地方发表了,且是在报道《发挥特色优势 推动中医药全程参与疾病救治》时“夹带”报道的:
不要拿免费医疗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就彻底否定免费医疗本身
  张其成先生说这个提案“不讨好甚至挨骂”——在资本精英和权力精英那里,这个结果是必然的,不成想张其成先生以及其他博主将这条新闻转载到新浪微博后,也引来一篇骂声,当然,支持的声音还是占多数的——他们只是精英眼中的“民粹”嘛。
  那些反对的声音,笔者随手摘了一些:
不要拿免费医疗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就彻底否定免费医疗本身

  为了不引战,截图把评论者的网名都隐去了,这里有知名的工业党和国家主义者,也有自由派。从评论内容大致也能看到这种差异——国家主义者是从国家财政无法支撑的角度来反对,自由派则是站在免费等于低效的角度来反对,但这并不妨碍,平日里在舆论场上掐的“你死我活”的两派,在反对免费医疗这个问题上高度一致地联合起来了。
  某个著名的国家主义大V更是经常性地把“免费医疗”当作靶子拿出来骂:
不要拿免费医疗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就彻底否定免费医疗本身
  放到四十年前,免费医疗是社会主义阵营的普遍事物,并不稀奇;而目前全世界真正意义上实现免费医疗的国家仅有古巴,朝鲜尽管也实行免费医疗制度,但受制于外界的封锁和经济能力,并不能保证充足的医疗救助。
  自由派反对免费医疗——这个社会主义特有的事物并不奇怪,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站在资本立场的,自由派的另一个名词是右派;至于国家主义派,往往被贴上左派的标签,从对免费医疗的态度上,足以说明这个标签是不准确的。
  实行免费医疗、让医疗回归为人民服务的事业,而非资本牟利的产业,这对谁有利,当然是对老百姓有利。国家主义派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很值得分析:他们经常使用的一个话语就是,国家强大了,老百姓才能幸福;换言之,老百姓只是国家强大的工具,为了国家强大,有时老百姓必须要承受“阵痛”。因此,在996、周秀云案、华为251、李文亮,等等诸多问题上,他们公开地站到了底层民众的对立面。
  笔者认为,只要不是立场分歧,认识上的分歧都是可以在大辩论中得以澄清和取得共识的。
  反对免费医疗者,经常举的负面例子就是印度或者英国,至于美国,那是医疗私有化的典范。所谓的印度“免费医疗”本身就是一个谎言,这里没必要去纠缠。至于,英国乃至整个西欧,他们的“免费医疗”只是有限的“免费医疗”,正是在冷战背景下,苏东社会主义阵营对毗邻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形成了强大的道义压力,西欧各国革命的势头此起彼伏,西欧资产阶级才被迫对民众作出妥协,实行高福利制度,其中就包括医疗福利。所以西欧曾经的高福利并不是资产阶级“良心发现”了,而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西欧各国无产阶级斗争的结果。
  随着苏东剧变、全球化下产业外迁以及新自由主义的推行,西欧各国的高福利政策大幅缩水,其中,自然也包括医疗福利。
  英国的免费医疗制度尽管得以保存,但其极低的效率早已成为中国国家主义派为现有医疗体系进行辩护的依据。
  英国自80年代以来,卫生领域的财政投入裹足不前,有些财年甚至会往下砍,在通货膨胀的背景下,实际上是压缩了卫生投入。英国每年在卫生医疗领域的开支占GDP的比重是9%——10%,比其它欧洲国家都低,是美国医疗卫生开支占比的一半。但因为美国医疗高度私有化,导致了高昂的医疗成本,医疗开支主要进了大资本口袋。
  有限的医疗投入必然导致没有充足的资金新建医院或养活更多的医生,来满足民众的医疗需求。以2015年为准,英国每千人拥有医生数为2.8人。低于经合组织3.3人的平均值,而其他几个西欧国家则明显高于这一数值,奥地利5.1人、挪威4.4人、瑞典4.2人、德国4.1人、西巴亚3.9人、意大利和冰岛3.8人;医疗开支最高的美国是2.4人(是不是很讽刺?);实行社会主义免费医疗的古巴是6.7人,就连经济困难的朝鲜也有3.7人;而中国为2.59人。
  因而,卫生投入不足是英国医疗“效率低”(排队时间长)的主要原因。但即便以比欧洲其他国家低、以美国医疗开支一半的投入水准,英国依然能够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并且依然保持较高的医疗服务水平,这不也反过来说明全民免费医疗本身的制度优势吗?英国女性人均寿命82.9岁,男性平均寿命79岁;而中国分别为79.2和74.9,美国分别为82.2和77.1。那些国家主义者还敢去嘲笑英国的“全民免费医疗”,还要脸么?
  至于英国免费医疗低效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分级诊疗制度执行得不彻底,这更加是一个技术问题,完全是可以解决的。
  可见,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不是能不能做到的问题,而是愿不愿意做的问题,是要继续把医疗作为资本牟利的支柱产业之一,还是要让医疗回归为人民服务的本来角色。至于怎么样一个免费的方法,完全是技术问题,都是可以逐步讨论、完善的,不要拿免费医疗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就彻底否定免费医疗本身。
  进一步说,支持还是反对全民免费医疗,是一个立场问题,是站在民众立场还是站在资本立场的问题。
文章链接:
风闻:不要拿免费医疗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就彻底否定免费医疗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