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龙湖断章

2020-03-18 18:18阅读:

1:
我从遥远的北方来。
起因是,他微醺,抱一团深沉的夜色不停说你。
他说,云龙山啊——驮着汉韵的余响横亘天地,云龙湖呢——披着楚王的华服跋涉经年;
他还说,这山是城的隐形注脚,这水是这城的眉眼。
这方山水便在我的心间鼓动起来。
这是他隔着千山万水给我的,最美丽的描述。
我要在夏天择一个日子,以想象为引,去见它,被它俘获。
奔赴的过程,它的张力无限。
奔赴的过程,我的心情响应马蹄。
2:
站在湖中路,我知道它接纳了我。
一阵风吹过,湖面似被皴染了的绫罗,鳞鳞而抖,又似环佩叮当,为升腾的雅兴而推波助澜。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携万千神兽醒来,身着蓑衣骑在马背上御风而行的仙人们醒来。
笔走长天的青山醒来,胸吞落日的碧水醒来,十八位楚王醒来。
朝暮承接气脉,风影转合古今,千年驿道之上的剑戟,被压缩在水光斑驳之中。
我看到汉赋撷韵而来。
听到楚歌缭绕城邦。
我还看到气短的英雄撑不住半片江山,听到华章之末流溢出的声声叹息。
掬一捧湖水忆往昔。
当淮海之役卷土重来,
当信仰驻扎人间,
有人想到永垂不朽,我想到——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3:
云龙山有数不尽的传说。
传说里的王、神仙、爱情、炊烟一直在时序里潜研。
云龙湖里有数不尽的荷花。
荷花举着禅意,王敛起慈眉善目,神仙向往人间,爱情排起长队,炊烟便高蹈起来。
我还在湖中路。举目而望,
湖光山色,满目安详。
湖水揽过山腰,山峰撷取光阴。
当光线在湖里碎成金屑。
当小舟踩着波纹,拾级而远。
当堤岸的四季脱颖而出。
我看见,湖水虽然波澜无惊,青山虽然苍翠无二,但在这山水气脉之下,有一股历久弥新的气节,在千年的锤炼中,愈加笃定与坚贞。
我看见,游人愈安闲,光阴越踏实;草木愈繁盛,诗赋愈归真。
当沧浪打湿笑声、踌躇锈钝笔锋,我还看见,这灵气四溢的山水,漫过沧桑,附着在墨客手中的笔,勾勒出澎城的一骨一筋。
4:
走过十八景,便走过了长长的乡愁。
吟过诗八千,便消磨尽英雄几多。
谁倚栏杆目送飞鸿,谁叹人生百年如寄应开怀。
这纯粹的云龙湖水,串起巷陌人家,绾起风轻云淡,轻浅的足音便从四面八方赶来。
晚霞满空。
有人撩开一帘暮色,沐风而坐。
有人依堤而行,似在寻觅故人。
有人在湖对面,弄曲陶埙,柔软着当下光阴。
他说的那家临堤小吃店在湖光中举起尘间烟火。
那坐在诗词里怀古的诗人生出馋涎。
那廊坊角楼放出各色典故。
那斜斜的酒旗,一边晾晒酒香,一边弥散风情。
5:
我想,一定有人如我一般,边游湖边种诗句。
也一定有人如他一般,边走边种植静好岁月。
那些体内因这一方湖色而打开的花朵,开成昼夜,开成圆缺,开成一世清凉。
云龙湖适宜与人对酌,半斤对八两的醉意旗鼓相当。
云龙湖适宜追古抚今,剑戟铿锵与悠然南山平分秋色。
云龙湖适宜内外兼修,涤尽满身尘土,洗去心上铅华。
我想,一定有人如我
为这千载余音的萦绕,一边向它奔赴,一边向内心皈依。


(写给徐州云龙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