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词大会》长大了,电影化出题让诗词更美

2020-01-28 22:49阅读:
纳兰惊梦/文
中国诗词之美,美在诗情有画意,“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一副高洁隐士独立于世,于幽静竹林里抚琴高歌的画面跃然纸上。
中国诗词之美,美在诗意抒胸怀,“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如挟天风海雨扑面而来的字词,皆是作者叹生命之脆弱渺小的喟叹。
《中国诗词大会》长大了,电影化出题让诗词更美
而《中国诗词大会》自2016年亮相荧屏以来,便始终以创新的节目结构编排和现场情景化的表演方式,通过不同阶层参赛选手的个性表达方式,带领观众欣赏诗词之美,领略中华文化厚重与精华,将它比作是一场诗词美学的教程丝毫不为过。
所以当《中国诗词大会》第五季再度以诗意盎然的姿态再度出现在全国观众面前,不论是忠实的铁粉还是新入坑的年轻粉丝都难抑好奇之情——这回《诗词大会》又将以什么样的形式带领观众一起领略中华文化跨越时空的精神宝藏呢?
答案很快就在第一期节目里被揭晓:本季节目新增了全新的出题方式“身临其境题”,由出题人置身于诗词的诞生地,带领观众一起寻找当年作者挥斥方遒的踪迹,并在实景之地提问,也让答题者身有沉浸答题之感,颇有“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味道。
《中国诗词大会》长大了,电影化出题让诗词更美
像第一道“身临其境”题,便是由身为西安人的康震漫步于恢弘的大明宫含元殿遗址,站在基址之上昂首四顾苍天白云,提问答题人“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九天阊阖开
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中那句并非描绘大明宫。这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式的出题方式,结合出题人的释意,无疑更拉近了观众与诗词之间的距离。
可以说,审美的情景是传播诗词之美的重要方式,《中国诗词大会》也正是在前几季节目的基础之上,不断根据节目本身内容创造出富有沉醉的审美情景。本季的电影化出题,更是通过审美情景从单一的演播厅转移到打破时空的诗词发源地,实现了“诗由情而生,情却因诗更浓”的审美兴趣升华。
《中国诗词大会》长大了,电影化出题让诗词更美
如果说,极尽璀璨炫目的舞美效果,搭配怡情适景的配乐,在最大程度上给观众创造了身临其境的感官感受;那么“身临其境”便是最大程度上创造了寻觅当年诗情的情境。如此对于节目制作精益求精的态度,对于创造一档全国电视观众喜闻乐见文化视听盛宴的追求,正是《中国诗词大会》经久不衰的魔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