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中国诗词大会》依旧还是诗词本来的样子

2020-02-12 15:35阅读:
纳兰惊梦/文
有人说,自己曾是“飞人”乔丹的忠实粉丝,在篮球之神退役后誓言再也不看NBA,因为他坚信少了飞人的篮球赛上多了一份寂寞;有人说,自己曾是“外星人”罗纳尔多的忠实粉丝,在“肥罗”退役后也一度失落不已,无论是看梅西、C罗还是伊布都提不起劲来,总觉得世界上只有一个罗纳尔多。
直到许久之后,他们才开始接受,自己所钟爱的不仅仅只是一个特定的偶像个体,而是这些运动项目通过偶像们所展现出的或永不言败、或肆意张狂的无尽魅力。
人总是会习惯性的恋旧,尤其是对于那些带给自己美好的人与事,更是容易恋恋不舍,而对于新人新物,又有意无意的严苛。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中国诗词大会》依旧还是诗词本来的样子
所以从启用新主持龙洋开始,第五季《中国诗词大会》就注定要陷入话题之中:已经连续主持了四季的董卿,无疑给《诗词大会》打上了强烈的个人风格特色。可以说,是董卿让《诗词大会》日久弥香,为大众所熟知所喜爱;也可以说,是《诗词大会》让更多人真正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董卿,也真正折服于她的气质与涵养。新人龙洋的接棒,难免让观众心生“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之感。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中国诗词大会》依旧还是诗词本来的样子
但正如一首诗、千般意。同一首诗,不同的人,可以读出不同的意境和审美,诗词的阅读与理解同时体现了诗歌再创作,更是诗歌审美境界的再体验。龙洋或许对不出“月如无恨月长圆”,讲不出“双鬓多年作雪,寸心至死如丹”,但她能够道出“不管你面对黑云压城还是惊涛骇浪,只要你相信诗词
当中的那些精神,那些力量,你就能够一往无前,通向坦途”这样的解读,又何尝不是从另一个角度对于《诗词大会》的理解与赏析呢?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中国诗词大会》依旧还是诗词本来的样子
今年节目除了在主持人之外,题目类型与剪辑风格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变革。譬如为了能够让答题者和观众更加生动与深刻的领略诗词之美、诗词之意、诗词之境,今年的《诗词大会》就创新了两大新题型:“身临其境”题和“对号入座”题。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中国诗词大会》依旧还是诗词本来的样子
“身临其境”题顾名思义,是出题人追随诗词圣贤的脚步,置身于流传千古诗文的创作地,带领观众重读故地寻找当年作者挥斥方遒的踪迹,并在实景实地发出提问。既让观众和答题者领略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亦让答题者身有沉浸答题之感,有道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身临其境”题的设置就颇有“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味道。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中国诗词大会》依旧还是诗词本来的样子
“对号入座”题需要根据诗词的表面信息与隐藏信息对号入座,倒有几分“连连看”的味道。像在第一期节目中,就出现了需要将描写古代游戏的诗作与画作对应起来。如果没有对古代游戏的常识了解,断然就不容易分辨出“蹴鞠”、“马球”和“捶丸”三种游戏的讯息。这个题型考验就远不止诗词储备量这么简单,还对选手的观察能力、理解能力等多方面都提出了不低的要求。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中国诗词大会》依旧还是诗词本来的样子
如此颇有新意且难度升级的变革,不仅仅只是为了“出奇”,更是节目组出于能够更加深入人心传播诗词魅力而做出的努力。过往无数节目的经验告诉我们,对抗观众的审美疲劳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要始终保持在一个高水平之上,更是难上加上。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中国诗词大会》依旧还是诗词本来的样子
但所谓尘归尘、土归土,《诗词大会》最终是为赏析诗词之美、传播诗词之美而服务的。于诗词之中品意境,于诗词之中窥人生,于诗词之中见真意,这方才是《诗词大会》本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