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2020-05-22 22:35阅读:
纳兰惊/
嘻哈、方言、江湖,三个关键词就可以目标范围锁定GAI的身上,这就是标签。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继接连摇滚风的《极乐》和港式情歌《别留》均不敌老炮郑钧之后GAI终于在这一期《我是唱作2》重新回归到了渝式方言说唱的攻击气势之下,终于将陈粒从上位区拉到了中位区。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至此,六期《我是唱作人GAI一共上台表演了六首原创作品,总战绩三胜三负。其中,获胜的三首作品分别是《烈火战马》、《蒙着眼睛走》和这期的Untitled3.30》;落败的分别是《极乐》、《兰花草》和《别留》。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换而言之GAI的两首非嘻哈作品全部落败了。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怪圈从此浮现:观众们既希望歌手有突破,但是又不希望你完全摒弃原本的风实在是群难伺候的主。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更有意思的是GAI这次的作品名字叫做Untitled3.30》,你可以说他是被刘思鉴起名风格感染了,玩了梗。但仔细琢磨下,这Untitled何尝又不title的对立面,隐约表达的GAI音乐标这回事的态度。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纳兰曾在之前一篇《我是唱作2》里提及人设标签是快速形成记忆的利器,无论是演员还是歌手都是如此。但问题是新人怕没标签,因为没标签被人记不住;老人又怕标签烙印太深,从此只被一首歌或者一种风格定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对于成熟歌手来说,寻之间的平衡方才成功之道。尤其是在讲重度垂人群分的当下,音乐也同样也是如此。这对于参加《我是唱作2》的歌手们也是一个绝佳的启示:logo+应该是更好的选择。即不放弃自身特色的时候,以特色为核心向外延创造。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譬如摇滚老炮儿郑钧在《我是唱作2》里的表现,就具有相当的统一性,包括第一期硬核的《刀》,第二期后劲十足的《低空飞行》,以及《__算什么》、《青春挥舞》、《青春的葬礼》,乃至这期有些直男式甜蜜摇滚情歌《天敌》,都是建立在他对于生活的思考与态度之上。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要知道,摇滚从来就不止是一种简单的音乐形态,更重要的是它的根本,其实是一种对于人生的态度与处世哲学。你或许会觉得郑钧的摇滚不那么硬核,但少了年轻气盛的郑钧,却让我们看到了他这个年纪眼里的摇滚。
摇滚内核的郑钧,绕不开说唱的GAI,《我是唱作人》为何依旧标签化
这不就是《我是唱作2》本来的价值么?对于创作人来说,留下生活的作品,远比节目的胜负来的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