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味道

2020-01-16 10:30阅读:
小日子味道
昨下午,娃的幸福寒假开始了,一进家就自顾自的说:啊,总算可以跟这个地方朝夕相处30天了,然后,就甩开膀子干了两小时游戏,看给他痛快的。
痛快完就来约我进城买书。其实头一晚就开始谈判买书事宜了,谈判筹码是什么当晚就先来一组游戏,然后第二天下午买书再读一下午书以此作为补偿........一系列软磨硬泡,最后皆被我逐一否决,第二天老师还要讲卷子,早上还得6点40起床,怎么可能。
最妙的是全程态度坚定且面带笑容,记不得以前是哪位育儿大神教的,还挺灵光,竟成功破除此娃小小一波贪念头。
下晚,可能是游戏打舒畅了,小子一路上心情大好,过南屏街一带时,就开始指着各处告诉我,哪哪哪小时候我带他去泡过脚;哪哪哪去看过病,那里面有个什么样的好医生爷爷;哪哪哪又是卖果脯的上水井;哪哪哪有一家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一个个指给我看。
到了新华书店,又记起小时候带他看书时的种种,想想一晃快小10年了吧?多久没来这家书店了呢?也算是故地重游。
在绘本区,小子走过去指着一本本小书告我说:这本读过、那本读过,他还记得《石头汤》,也没忘记《猜猜我有多爱你》《爷爷变成了幽灵》以及那本《花婆婆》,看来丢进小泥土的小种子还在,还时不时飞在。
小日子味道

后来,娃给自己选了本康永哥还有复旦美女教授陈果,我挑来挑去给自己挑了本苏轼的寒食诗贴,本来打算选一本陶渊明先生,竟没能找到。
晚间,娃被同学约去唱歌,我独自惬意窝进沙发里翻那本石压蛤蟆体玩儿,读到: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节。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这惜春之情谁个不是如此,而更何况此时黄州苏子。
又读: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须已白。唉,这海棠时节遇苦雨,这矫燕遇污泥,这人生难担少年病,这折了人的盼头,如何是好?
又: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
又这人生,凄凄凉只剩这小屋一只,却又如小船一艘摇来荡去,又雨势来不已,任那一个个人生风雨吹打。
真可悲哀,却又击打出沉郁笔势,泼将出来的心头情意,风吹雨打中的骨胳。
末几句:
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哪知是寒节,但见乌衔纸。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涂穷,死灰吹不起。
此中之默默悲戚,荒绝之力透出毁誉之豁达,人生际遇之重低音,隐忍承受空、破、湿、寒、离、难。
小日子味道
小日子味道
天可怜见,从昨天中午开始嗓子症状开始莫名缓解,嗓子里的不明飞行物飞走了,这是抗生素喂的差不多了?还是老天先奖励过个好年?
管他呢,好一天就乐一天,高高兴兴操持起家伙什把油烟机和灶台擦洗出来,又洗了一堆脏衣服,又跟娃说了一小推车话,真个体会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痛快。
心下想着那红楼里宁宋二府不正也闹过年吗,想着他们正散什么压岁钱、金银锞,又摆什么合欢宴,献什么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想着这千百年来过日子模样竟也一般,所差不过大小玩法,人情路脑。
这小日子小闹腾,大日子大闹腾,这年关上下的小日子味道,就是收收洗洗,忙来忙去,忙完了好等苦钱男人回家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