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周期扰动宏观,大格局等待五月花开

2018-03-08 10:34阅读:
新任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在3月底启动2018年第一次加息吗?看来这个问题已经变得比较确定,美国强劲的制造业数据、繁荣的就业市场和稳定向上的通胀水平叠加在一起,难免使人产生这样的忧虑,鲍威尔是否还会象他的前任一样有足够的耐心来坚持渐进式的加息政策,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尽管鲍威尔公开表示,他不会比耶伦更加激进,但是在下一次加息会议结束前,美元可能会延续近一个月以来的弱势反弹走势。美国最新的PMI数据显示,其制造业指数达到60.8,继续以大幅超预期的持续站在荣枯线之上。而在国际油价的带动下,CPI指数已经连续两月同比涨幅超2%,
尽管中国资本市场同样受累于美元加息预期的影响,但是中国的宏观周期并没有跟随美国经济的景气步伐,相反,在最近的三个月里,一个新的小型库存周期已经形成,中国PMI指数一年以来首次跌落在51之下,为50.3,已经非常接近荣枯线。钢材和铁矿石库存在最近三个月持续增加,对价格形成较大的压制。
中国资本市场近期的回撤与美国强烈的加息预期和中国宏观小周期不无关系,两者相辅相成。
股市在内忧外患中出现大幅回调,符合市场前进的基本规律,投资者正在急切地确认本轮调整的性质以及未来的前景,对于2007年美国股市见顶和1987年股灾的历史教训使得全球的投资者对泡沫破灭的风险十分警惕。但是,与2007年相比,目前美国宏观经济呈现出持续的繁荣,而银行体系健全的运营与2007的状况绝然不同,市场的真正的担忧在于,由于低利率的政策停留的时间过长以及持续的资本涌入,美国可能出现超出预期的通货膨胀压力,而这一点也是导致1987年股市崩盘的重要原因。综合以上因素,我们的判断是,通胀因素可能导致美国股市繁荣不会永远保持下去,因为利率上调的累积因素正在增加,另一方面,由于金融系统和宏观方面的稳健,美国股市见顶的过程可能远比市场担心的时间要长得多。
国内市场的周期风险则正好相反。金融机构去杠杆导致的市场流动性终于在市场产生消极影响,无风险利率上升导致市场风险偏好减弱,银行主动收缩资产端规模,而负债端则出现了 历史性的逆转,居民存款意愿和能力都已大幅下降。短时期内值得安藯的是,在美国连续四次加息之后,中国央行仍然没有主动提高基准利率水平,所以,真正的货币紧缩其实并没有到来,主动去杠杆意味之一是在新一届政府就
位之后有足够的货币政策和财政工具来应对全球性的流动性萎缩。
国内资本市场正面临着宏观小周期的困扰以及金融去杠杆的阵痛,这个过程可能还要延续一段时间,但是准确把握整个2018年的财富路径,却需要以大格局理解国际资本流动、大类资产价值移动、政府动机和战略,到五月前后,一条更加清晰的市场路径将会呈现在投资者面前。
持续关注笔夫的观点,请加入微信公众号:衍生交易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