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笺14:围城

2019-06-11 14:28阅读:
/雨烟
下晚班了。着的裙装,路上走着,觉出有一些些凉。芒种已过,夏的季候了,早晚尚有春的余息逗留。
边走边又听康震讲李清照。康震正说着的是,自汴梁迁回老家青州,志趣相投的赵明诚李清照,过起了“赌书消得泼茶香”的夫妻生活,雅致和谐,水乳交融。十年之后,赵明诚重获朝廷启用,赴外就任。为官期间,许因出于无子嗣之谋虑,或是因从顺流风时俗,赵明诚大约也蓄了歌伎纳了侍妾,李清照在词里流露出哀怨失落的意绪。……被奉为世间美满之典范的这一对,二十八年的相伴生活里,似也掩有许多难以言说与评判的事。
再度想起上周的清华培训班上,有位老师讲课过程中提及,近期有女子找他咨询婚前财产约定事宜,他给女子列出的应考虑条目占了显示在屏幕上的几乎两个完整页面,他却还说,因时间仓促还没来得及列完让她先参考着做。呆呆看那迅速掠过的页面,心里一阵发慌。想,这样桩桩件件都清楚标注所属的婚姻,仿佛是一块临时凑到一处随时都准备拆开各各归位的拼图,没有深度的交融,也似乎并不打算做深度的交融。没有起码的信任作为基础的婚姻,使我觉得荒谬不真实。
嫁(娶)一个人,常就是嫁(娶)了一种难以自控的命。重情的人也许会想,没有了相爱的人,有再多钱又有什么意思呢?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当爱情死亡情感破裂的时候,财产分配,往往确实就上升为关系处理的主题。好像是:没有了你,至少,我还有更具忠诚可靠度的金钱作为倚靠慰抚。保留退路
也许是明智的,然而,终究也是冷硬的,具有深深讽刺意味的。
某晚走进瑜伽房,先到的妇人们正热烈讨论一桩变异的婚姻故事,一个个说得义愤填膺,并不时互相鼓励莫犯傻莫舍不得给自己花钱。听来的故事老而常新,大意是,某家境尚好的女子不顾父母的坚决反对,毅然决然地嫁给了某贫穷男子,两人一同从无到有吃辛受苦挣下了一份颇有规模的家业,为了某种利益两人决定假离婚,可人老珠黄从不舍得乱花钱的妻忽然发现,丈夫另有了年轻新欢并常为她一掷千金,而所有的财产均转在丈夫的名下,自己已一无所有。
这样没有道德良心的人终究是极少数。不管怎样,仍要怀揣对真善美的信任与憧憬,用心追求努力经营一份属于自己的笃实情感。而不枉此生之一行。
特意经过菜市场,想买点什么时令东西回家。小超市的门两边各停着一个卖玉米的小推车,扫了一眼,决定买那个小而粒嫩的。瘦削精明的妇人迅速为我装玉米入袋时,背对着另一侧的摊位小声向我嘀咕,他那个不好吃的,我这是自己家长的,又甜又粘。没吭声,微信扫码付完款,头也不回地离开。不管怎样,新鲜煮玉米,我与他,都很爱,永吃不腻。
开门,虎妞正坐在院子里的银杏树下,看见我不惊也不叫,身姿端然。很久没看见它了,它瘦了。昨夜听见它有些哀怨也有些无奈的长久叫唤,声音徘徊在南邻房屋的周围,心里就猜,大约它是在找它忽然又全都消失了的小小的孩子。猫世界更无所谓的规则道德可言,完全受制于生命本能的驱动。这虎妞,不知道已经历过多少次别离,独自承担过多少次剧痛?……眼前的它实在是瘦,瘦得几乎脱了形,神情却是安静的,似还有几分已然接受命运安排般的淡然。
素笺14: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