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2020-01-12 18:08阅读:
文/雨烟
(注:随记,不成章。)
42
雨又由昼下进了夜。听夜雨轻嘀嗒,想,夜之后,又将是雨晨么?晨间蕴在空气里的不明不白的烟尘,该被这一场缠绵冬雨清洗尽净了吧?
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风花雪月从来都只日常中的吉光片羽,蛛丝般拂之难去时加叠缠的困扰烦忧方是常态。自然以雨自洁,那么,你用什么将内心的不悦不适消解?
到了夜心,满世界清醒着的似乎只剩下
。来自东北的风,我在睡床之上的檐角,一声刚了一声又起,声声相递。枕上听来,眼前似见一缕又一缕红色丝缎滑过,留下一道又一道柔软而又有力逸动痕迹。寂又烈的境。
夜去晨来,依然风凄雨迷。碎了的芭蕉依在围墙角轻摇摆,摇摆出光色断续的绿波。空气寒冽清润,心为触碰到其中腊梅的芳踪而轻盈欢悦。
43
是一个没有檐滴声的寂静早晨。地面上的水渍未尽收。蔷薇花瓣散落,一片片艳粉娇红,却也无甚颓意。接连阴雨,院门前的东西向小巷道竟长出一抹抹森细的绿苔来,枣树的枝节亦滋生出斑驳隐约的绿痕。
晓云渐散,曙嫣然。怀着期盼,向光色明媚处疾行。一路未见有结冰,但湿寒之气浸肌沁骨。走步让身体迅速灵活并恢复和暖。
雨水涨满冬湖。寒波澹荡。湖色或柔丽或清冷,因足步与视角的移换而呈现出的背景。不得不承认,自然是神奇高妙的调色师,使同样的物事呈现出不同的面目姿韵。蒲苇低眉顺目,湖侧立成优雅的风景几日前那片好看的深紫红色浮萍,已探询无着。
喜鹊时鸣于高枝。日复一日,都能看见那棵老树勤恳郑重擎举的姿态,擎举一个由断茎枯草垒叠起来的小小的家不论阴晴雨雪。那黑色枝桠间的小小的黑色的家里,亦藏有烟尘间一个微渺而温情的梦
44
近湖时先就听见时不时的噼啪劲响。仍是那位精壮中年男子,仍是在公园西北侧临湖木栈道上,一次次地威武挥鞭。长鞭如厉蛇一遍遍噼啪划破空气,却怎么也划不破晨天深垂于湖面的灰阴。
用目光一一问候过清冷的湖面,枯蒲、衰苇和残荷、水鸡与白鹭。一只通体乌黑的水禽,个头略大于水鸡,边游边还不时扭动身体,游在几枝冬日瘦削的垂柳间。它的警觉度似比水鸡些。但亦是造次不得的,各自相安为好,只将手机镜头默默追随。
返归路上又牵挂起那位只有两颗牙的爱笑的驼背老头好些日子不见,他究竟怎样了?元旦已过,若得见,再问他年岁,定会骄傲地答以87岁。深深瘪陷的嘴巴,沙哑而努力的声音,孩童般天真的笑容……想象中他应答时的样子,使笑意也爬上了我的嘴角。
奇怪的是,可爱的不可爱的狗,今晨往返路上竟一只都没遇见。向天空看了又看,找不出一丝放晴。唉,该给两个晴天了,好让人有心情有劲头做些年前必要的清洗整理。
45
还是那但任阴晴变迁静默自守的湖,还是那弄不尽风的蒲苇、照不尽影的枯荷,还是那永远松不了戒备心的小水鸡。不同的是,今,有个太阳,妩媚在水里,在它们也在我的眼里、眉间、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
断简56:冬日小记(之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