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简64:冬日小记(之二十一)

2020-02-11 12:36阅读:
文/雨烟
(注:随记,不成章。)
68
阳光明亮又温煦,几缕薄淡的白云闲闲斜逸在清晨蔚蓝色的天宇,路侧尚未返绿的林木间传出鸟儿欢快的鸣叫。仰头所见所听是如此的安恬,使我好一阵子恍惚。低头疾行,想起那棵正在落果的石楠,前瞻后顾将它找寻。绿化带里植有好些棵修剪成球形或伞状的大石楠,近日发现,其中一棵在落果。一树绯红的小果子,因熟透而自然坠落,坠出一地触目的斑驳。可是,那一片狼藉里,分明又蕴有新希望。有希望总是好的,不致使人颓败,而让人有力量继续前行。
微信浏览一篇女孩日记。母亲、父亲先后染病亡故,女孩亦染,二十来天而已,一个小家庭遭遇彻底解体,其中的苦痛无奈看得肝肠似被一阵阵揪扯,泪飞顿作倾盆雨。宁愿相信,这只是一个被故意编造出的煽情的故事,又一个因灾难而生的谣言而已,不曾真实发生过。
每天都会关注那组数据。每每看到时,心里总是很疼,并且,是的,还有郁愤伴生。只是一组冰冷理性的数字么,不,那可是无数个鲜活活的生命、无数个原本平静的家庭呀。而且这数据完全可以不这么攀高的,如果初始时及时采取了对应措施。然而,只能是如果了。而今,为使数据压减,举国齐动员,又如何计量一日日里有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在消耗?
是企业复工的日子。但是,就在今早,一位我不认识但确知是真实存在的二十来岁的女孩,名牌大学研究生,因癌,自行辞别人世。读她留给人世的最后的话,一小屏深情而又平静的话,心里难受得难以言表。可以想象,那女孩岂是甘心抛弃生命的呢,不过是不得已的选择而已。所以,有幸依然拥有健康与平安的人,当知惜福,并要好好地活。
下晚班路上电话父亲,父亲用带着浅笑的声音说在与母亲玩牌,玩的仍是“干瞪眼”。他似乎因说玩牌而有些不好意思,而我听着却觉得安心。“干瞪眼”是年前他女婿教给的一种简单牌法,可两人或多人参与,且无对家需要关顾,只考虑自个儿的输赢即可,玩起来挺轻松。除夕至今父母一直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没有出门,看电视,玩牌,如此地相互陪伴。虽此地没有确诊或疑似病例,仍再三嘱他们继续小心,毕竟是年迈体弱的易感对象。
69
下雨了,地面因雨而湿黑。细粉似的小雨。初春的雨。春雨贵如油,窗前的他说了这么句。由此句想到,此时的泥土是高兴的,此时路边的树木、田野里的庄稼是高兴的,漫天阴郁云汽带予心里的压抑感忽然间完全消散。
持续多久了?内心总是纷乱又嘈杂。悲伤、疼痛、愤怒、烦躁、厌倦、迷茫等情绪时相交缠于心空,有时抑制不住流溢于言表。也时作反省,也曾试图让自己的心静下来,静到一段文字中,静到一缕光色里,静成一汪清澄的潭水。但是,好难。有的,也只是短暂的安顿而已。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手机音频里,一个女人,用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就说完了三毛并不平凡的一生。末尾,还引用了一直为我所喜的这段文字。如果可以,是的,来生我想站成这样一棵树,独立于尘世的忧喜歌哭之外。
断简64:冬日小记(之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