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断简9:忽然闭口立

2020-07-29 06:41阅读:
文/雨烟

某一时刻,会因所见、所听、所思,
而惊讶,欢喜,寂然,醒悟。
而,忽然闭口立。

29
正午大厅暂时的清静,与工作时段忙碌热闹的景象形成了极大的反差。电梯门前立着,上下左右建筑及设施之于我的轮廓及份量,一时间变得格外清晰分明。
清静的短暂等候时间段里,惊讶地听见,电梯底层之下那久已不闻的唧唧唧虫声重又响起了。蛛丝一般的轻盈,微波一般地荡漾,一声声吟送的,分明都是秋意
。地气之新凉,居于其中的虫,自能这般先知先觉。
记起晨醒时触摸手机的那一刻,乍见屏上左下角“大暑”二字,好一阵子惊讶复愣怔。接连雨,真正的夏似还没有开始,悄然间竟已抵达夏的最后一个节气,心里还真不愿相信与接受。
午窗外,天色昏濛,空气湿闷。知了拼了命似的长声嘶鸣。可是,秋,已近在门边。春夏秋冬,一年,确已过去一半。心里叹着,岁月可真是经不得蹉跎呀。可,究竟拿它怎么办才算不枉度呢。
30
终于晴。晴得通透清亮,犹似一汪澄明的湖。却也不甚热。细辨析,夏味里,有依稀的秋意。
正午的树下步步向前。头顶上的团团浓绿里,蝉们卯足气力迸出韧长鸣声,空气微细的震颤之波随鸣声一并进到我的耳里、心上。
“歌声振林樾”。此句浮上脑海。
谁的句呢?百度知,出于袁枚的《所见》。“振林樾”的,非蝉,而是牧童的歌声。不过诗里也还是写到蝉的。“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放声歌唱着的牧童听见蝉鸣,忽自牛背跳下,闭口站立,思谋着要将那鸣蝉捕捉。
轻轻几笔的白描,极其平常的一个所见,却被诗人生动形象地定格,连同那一片刻的盎然之趣。字少,意简,可这小小的诗,却似岁月河床上的一枚小小卵石,经千万遍淘洗而犹自莹润美丽,而使三百年后这一个夏日里的凝望端详者为之心怀爱悦。
31
灰白的雨汽塞满天空,风湿凉。小雨仍在下,细又密的雨,向爱鼓噪的铁皮棚顶一声不吭。身体不适,灵魂似也倦于飞翔。内与外,一并地灰暗湿重。
风摇而致么,芭蕉根枝相互摩擦出一阵暗沉的吱嘎声响,像寂静又空旷的深夜里,谁人在使劲地将门推搡。昼与夜,在这声响里混淆了边界。
32
暮霭将村野轻轻笼罩。白鹭飞向沉绿地毯似的大块稻田。晚玉米们忠诚卫兵般整齐列队长立屋畔。是残留的雨还是初凝的露呢,青椒叶弄湿了摘椒人的裤脚。意杨树叶在屋脊之上的高处交头接耳无尽絮叨。四只大雁不时相互变换着位置,悠悠然飞过灰漠漠的上空,飞向了东南方。蛙不鸣,狗未吠。
暮色深处孑立的你,形单影孤无比落寞,却又为最丰富的语声包裹围绕。你微渺若蚁,而又威赫如王。
夏之断简9:忽然闭口立
夏之断简9:忽然闭口立
夏之断简9:忽然闭口立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