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雨烟
遥忆童年寒冬
竟然低至零下12度。冷呵,真正的严寒。能想到的值得安慰的事是,那些可恶的害虫,农田里的,我的牡丹枯枝上的、石榴树上的,一定全都给冻死了。
童年的小河,这时节,是该可以走冻的。厚得看不见水流的冻。那时的小孩,还会将小板凳翻过来贴在封了冻的河面上推着往前跑,一壁跑,一壁呼出一团团欢乐的白雾,留下一串串的笑。
那时的屋里,会有煨得热热的火盆。暗红的火灰里,埋有花生、黄豆粒、玉米粒、蚕豆。这里那里,时不时有玉米粒从火灰底下蹦出来,爆成散发出香味的小花朵。蚕豆也是。
……那时,已经遥远到模糊难辨。深埋在厚实的衣服与围巾里,我默然迈步于15分钟的上下班路上,看见枯枝被寒冬正午时分的阳光涂上一层薄银,在辽阔而蔚蓝的天宇下闪烁着清寂的光芒;看见一丛狗尾巴草摇曳在凛冽的风里,将自己的疏影投印在一段荒凉的旧壁上。
平生第一篇作文
气温略有回缓,昨天早晨已回到零下8度。经历过零下12度的严寒,这样的低温,似也不那么可怕了。但暖和的被窝还是很使人留恋的。嘻哈着起床之际,不知怎么又怀起了旧,他断续说出了以下的话,回想觉得挺有意思,于是试着照原样录了下来:
你还记得自己这辈子写的第一篇作文么?不记得了?我记得。
是二年级升三年级时候。复式班。学校只一个小平房,教室少。下雨天,老师来了,还是个公办老师呢,一个学校只两三个公办老师,其余都代课老师。老师发下本子,一人一本,然后拿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叫各人写作文,他也不讲该怎么写,自己到一旁专心去擦自行车了。黑板上的字是:新学期的打算。
怎么写呢?从没写过作文,不会。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老师的自行车很仔细地从前盘已擦到了后盘,还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于是眼睛瞄向隔壁。是个女生,五年级的,已在写,写一个字手捂一个字,非常神秘的样子。但还是瞄到了,于是也照着写到自己的本子上:新学期开台了。
可是,“开台”是什么意思?是新学期了机台应开足马力?不明白。但作文总算开了头,于是,接下去大概写了类如我要学好语文、算术什么的,终于没交空白本子。后来本子发下来,看见老师在“台”的左边加了个“女”。就去翻女同桌的本子,发现她的“台”的左边是有个“女”的,只是那个“女”写得又瘦又小,几乎可以忽略。哈哈哈……
还记得,暑假前老师布置了这么个作文题:暑假的打算。有个女同学写的是:五年级×××,放假带宝宝。×××是她自己的名字,宝宝是她弟弟。作文也就这一句话,却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都有。她弟弟现在一个农村乐队做吹鼓手,就是在婚丧喜事上吹拉弹唱的那种乐队,上次表去世葬礼上还遇见,我俩专门吃了杯酒……
素笺93:旧事拾零
素笺93:旧事拾零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