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素笺96:六便士与月亮

2021-01-24 18:20阅读:

雨烟-n

心是耳,是目,是鼻,是手,是脚……是世界。

关注
/雨烟

虽隔着层口罩,仍能捕捉得到新出笼包子暖暖的面香。上下班路边的两家早餐店早已全都改做包子代加工点,一日四次往返经过时都这么热气腾腾白雾缭绕,常见好多白白胖胖的包子整齐摆开在苇箔上,一副饱足安好的景象。多少家,借由这,而为自己与亲人营造年的感觉与气氛?传统意思根深蒂固,尤其对于上了年纪的人,不蒸些包子不能算是过年似的。
晚间走入小区,还时不时遇着油煎肉圆的浓香。夜色里边走品咂这抹香息,儿时过年锅灶边的景象瞬间重现脑海。黄黯的灯光,温暖的灶台,慈和的父母,小小的人儿。刻在记忆深处的一幅发黄的老照片了。……深知这不知溢自谁家厨房的香,其味之好,其实远胜于肉圆入口时。
天边有月了。新月。细又弯的一枚,清而俏而皎。终于又见。几日不见,便会想念。一种轻轻浅浅的牵挂而已。轻浅,却在。无法想象长久无月的人间,该是怎样的寂寞又荒凉。新月若有味道,我想,必是薄荷一般的清凉,仿佛尘息不及的深涧与森林的气息。而那,亦是我所想望的。
英国作家毛姆有部小说,名谓《月亮与六便士》。关于何以给小说取这样的名字,有这样的解释:六便士是当时英国银币的最小单位,有个朋友跟毛姆开玩笑说,人们在仰望月亮时常常忘了脚下的六便士,毛姆觉得这说法挺有意思,就给书起了这么个名。月亮代表高高在
上的理想,六便士则代表着伸手可触的现实。
如此说来,我便是一个既乐于于烟火日常中低头捡拾六便士,又还需要时不时仰头寻找凝望月亮的人了?

无意间翻到一个小视频。黑暗的舞台上,斜落的两小束白光中,70多岁的谷村新司手持麦克风从容悠缓地唱,双眼多是沉醉地微闭。是名为《星》的歌曲,只其中一小部分而已,却一遍遍地看与听。
歌声中想起了自己的中学时代。那时家里有一盒磁带,收录机反复播放,久听不厌,里边就有这首歌。当时并不懂得歌里唱的是什么,但依稀能明白其中的深情,很喜欢听。
其实大多时候,美就是一种感觉,一种韵味。语言并不是障碍。
转眼许多年过年,如今青葱早就不再,两鬓业已星星。然而今日再遇这首歌,那盛夏长假里动人歌声自屋内逸出的种种旧日景象,随同熟悉的旋律,瞬时一并醒来。像星光,照亮我遥远的身影。
四围俱是农田的小学校,四幢两排的长平房,东南侧一幢最东的两间屋,砖铺地面,房前站有一排树,对着家门的是棵冬天会挂圆而刺的果子的法桐。以及点缀、充盈或流动于实物之间的光影、气息、色彩。还有,单纯的快乐,小忧小愁,对不可测知未来的莫名期待……
有人说,记得的,才算是真活过。那么,感谢这首歌,它帮我记住了一些日子,曾陪我活过生命中的一小段岁月。
素笺96:六便士与月亮
素笺96:六便士与月亮
素笺96:六便士与月亮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